王婿叶凡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去恨秦无忌吧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30 15:25: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与此同时,十几公里之外的一艘游艇上,卫红朝从舱室走了出来,来到白色的甲板上。

  甲板的露天沙发上,坐着十几个男女,这些男女不仅帅气美丽,还很有气质。

  此刻正一个个端着酒杯谈笑着原油宝穿仓的事情。

  叶禁城坐在中间,一不发,只是慵懒扫视手头债券。

  最近的经济波动,相比一堆亏损的神州权贵,收取更多消息的叶禁城赚的盆满钵满。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年头,先机就是金钱。

  “叶少,两个消息。”

  卫红朝让人帮自己摘掉蓝牙耳机,随后让一个靓丽女孩起身让位。

  他坐在叶禁城身边低声开口:

  “第一个,叶凡和金芝林真的站稳脚跟了。”

  “我找几个官方人暗示了一下,寻思给医馆找点麻烦,结果无一例外推却。”首发..m..

  “他们说金芝林现在是大风暴,谁敢对它玩手段谁就会千夫所指。”

  “特别是早上被人纵火后,金芝林更是万人关注。”

  “门口装的几个直播摄像头,实时在线少则十万人,多则百万人。”

  “一个个号称赤子神医守护人,警方也对它加强了巡视。”

  他苦笑一声:“现在想要半夜一把火烧了都不行。”

  卫红朝心里很是憋屈和不甘,在龙都被叶凡整得这么惨,红朝会馆也被飞机撞毁,想要报复却无从下手,实在难受。

  “叶凡让金芝林一炮而响,还站稳脚跟,虽然让我意外,却没多少震惊。”

  叶禁城脸上没有波澜:“他如果没有两下子,怎能让我在境内摔大跟头?怎能让齐轻眉关在侯门?”

  “又怎能在李寒幽手底下死里逃生?”

  “我现在想要知道的,他能不能救好赵明月?”

  赵明月的病情好转对他是一个麻烦,虽然他自信花点时间能解决,但还是不喜欢计划之外的变故。

  特别是龙都之行,他接连受挫,一众同伴折掉大半,这更让叶禁城想要绝对掌控全局。

  “能不能治好不好判断。”

  卫红朝靠在沙发上开口:

  “赵明月患得是心结忧郁,这就注定她时而疯癫,时而冷静,喜怒无常。”

  “不过望子花园传来消息,赵明月真把叶凡当儿子了,比叶天赐还要好。”

  “她不仅对叶凡嘘寒问暖,还亲自下厨做饭,就差把饭喂给叶凡吃了。”

  “日常行动看起来正常,但把叶凡当儿子这事,却让人感觉她病情又重了。”

  他摇摇头:“养了二十多年的叶天赐不如外人,这赵明月脑子越来越不好使了。”

  叶禁城若有所思抿入一口红酒:“也许叶凡更符合她对失子的想象。”

  “也是,叶天赐胖成猪,还窝囊废物,更是愚蠢不可救药,谁也不想要这样的儿子。”

  卫红朝想起那个胖子就掠过一抹戏谑。

  随后他偏头向一个长发青年开口:“韩少风,给死胖子挖的坑怎样了?”

  不远处,正抱着一个女人谈笑风生的长发青年扭头回应:

  “放心吧,他入局了,倒霉也就这几天的事。”

  他眼神很是不屑:“叶天赐这种废物都搞不定,我他妈拿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

  “那就行,这是我们一个大缺口,你上点心。”

  卫红朝把目光收了回来,随后又对叶禁城开口:

  “对了,叶少,还有一件事。”

  “赵明月下午去了金芝林,还为叶凡发怒捅了慈航斋的人。”

  “阮小青中了三剑,在医院抢救两个小时才活过来。”

  “同行的李文凤说,赵明月突然失控,不仅偷袭了她们,还无视慈航斋招牌,甚至喊着要跟慈航斋同归于尽。”

  “只是慈航斋念叨她是病人,还跟叶家同枝连理,通报叶家一声后没有报复。”

  “老太君则是很愤怒,觉得她破坏了两家感情,准备把赵明月叫过去训斥。”

  他笑了笑:“如不是你小姑叶如歌及时阻止,估计叶家又要鸡飞狗跳了。”

  “捅慈航斋的人?”

  叶禁城一直平静的眸子突然迸射一抹光芒:

  “看来赵明月真是疯了,连慈航斋的人都敢伤害。”

  “她疯癫了二十多年,是不是觉得慈航斋跟普通山门一样可欺?”

  “自从老斋主十几年前晋入天镜之后,慈航斋就不仅仅是宝城圣地,还隐隐驾驭着神州各大山门。”

  “连叶堂都不敢招惹,她赵明月捅人,真是无知无畏。”

  “如不是她还挂着叶夫人的名头,估计早被老斋主一掌拍灭。”

  他心里无形中放松下来,赵明月对慈航斋的叫嚣和动手,让他觉得这女人确实疯了,不然怎会如此不自量力?

  天镜高手,一个打一百个地镜大圆满的人,赵明月哪来的底气鱼死网破?

  他只能判断这女人真的无可救药。

  这也说明,叶凡的救治没有半点作用。

  想到这里,叶禁城心情好了不少,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必要的时候,可以跟李文凤多走动走动,让她对赵明月的仇恨大一点。”

  他轻飘飘一句:“至于谁死谁活都不是坏事。”

  卫红朝会意一笑:“明白。”

  叶禁城问出一句:“李寒幽的手尾处理的怎样了?”

  卫红朝简单直接:“死无对证。”

  叶禁城满意点点头:“金屠强的手尾呢?”

  “全部清理干净了。”

  卫红朝神情犹豫了一下:“不过金玉川来宝城了,他想要见一见你。”

  “我觉得有些事情需要说清楚,所以就安排在岸边等你指示。”

  他轻声一句:“叶少,你要不要见他?”

  “金玉川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见我?而且他的来意我清楚。”

  叶禁城不置可否站了起来,脸上不怒而威:

  “你让金玉川转告金豪,韩宋两家人质一事跟我无关,是秦无忌越过权限给门主打的电话。”

  “我没反应过来事情已经结束,而且那批人也不属于我掌控。”

  “还有,这是第一次解释,也是最后一次解释。”

  “下次再敢千里迢迢跑来质问我,我不介意让三角洲再换一个人。”

  “我能让他金豪代替猜霸,也就能让一条狗代替他金豪。”

  他眼里闪烁一抹杀机:

  “金豪要恨,就去恨秦无忌吧……”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