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四百三十章他是叶堂的人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宫艳君是酒井雪子,酒井雪子也是宫艳君。

  换个名字袭杀叶凡,只是更好掩饰身份和处理手尾,可没想到叶凡一口道出她来历。

  宫艳君自然二话不说就出手。

  “叮!”

  只见刀光一闪,刀尖瞬间刺至叶凡的咽喉,宫艳君也诡异站到后者面前。

  真是又快又狠。

  叶凡整个人仿佛都被这一刀刺飞出去,身子像是柳叶一样摇摆起来。

  迎风柳步。

  刀光凶悍,却刺了一个空,宫艳君反手又是一刀,直削叶凡的脖子。

  但叶凡依然躲了开去。

  “嗖嗖嗖”宫艳君娇喝一声,一口气连刺十三刀。

  刀刀凌厉,刀刀致命,刀光也把叶凡罩入进去,让叶凡看起来好像随时要被刺死。

  但宫艳君清楚的知道,每一刀都擦着叶凡而过,虽然只是一两厘米距离,但却注定伤不了叶凡毫毛。

  任宫艳君如何出刀,也不能有丝毫突破。

  她面沉如水:叶凡比她想象中还要厉害。

  “不错,战斗力比静宫法子强多了。”

  狭小空间中,叶凡风轻云淡躲闪:“怪不得能成为凌千水的杀人利器。”

  “只是你不该来刺杀我,静宫法子拿枪都没爆掉我的头,你一把武士刀又怎能杀我呢?”

  “宫艳君,你还是投降吧。”

  “只要你投降,把血医门和凌千水秘密告诉我,我可以饶你一命。”

  “不然你下场会跟黑狼一样悲催。”

  叶凡一边躲着锋利武士刀,一边劝告着宫艳君投降。

  区区一个凌千水,叶凡没放在眼里,但血医门,叶凡却很有兴趣。

  “嗖嗖嗖”宫艳君没有回应,只是右手一抖。

  武士刀一改刚才的锐利坚硬,忽然也变得柳枝一样柔软起来。

  宫艳君挥刀姿势优雅的就如古代妃子跳舞,刀尖跟着叶凡身躯不断飘飞。

  刀柔了,速度却变快,刀尖如蔓延的墨水贴向叶凡。

  蔓延,流长,长触及胸膛!“有点意思!”

  叶凡露出一丝赞许,随后又是一脚滑出,险险避开这一刀。推荐阅读sm..s..

  没等宫艳君反应过来,叶凡右手一抖:“你也接我一剑吧!”

  也不见他如何作势,鱼肠剑从掌心闪出,缓缓击出。

  这一剑给人缓慢无比,可实际上却顷刻到武士刀前面。

  宫艳君眼皮一跳,娇喝一声,武士刀往前一挡。

  “当!”

  刀剑在半空中狠狠碰撞,刀尖瞬间碎裂,洋洋洒洒就如天女散花。

  还没有等宫艳君退后,叶凡又一拳轰了出去,打在了宫艳君刀身上。

  武士刀发出一声脆响。

  刀身猛烈的抖动!与此同时,握着刀柄宫艳君,只觉一股巨力涌来。

  她身子似乎被千斤巨石所撞,不受控制的向后退出去。

  不过脸色微变的她并没有慌乱,一边挥舞着半截断刀自保,一边身子敏捷退向了房门。

  她全力阻止着叶凡进行追击,但先机之势尽失处于被动状态。

  “嗖”下一秒,叶凡身子靠前,一道更加飘逸的半月弧线,似乎割裂了寒意割破了空间。

  鱼肠剑就像风那么自然,向她轻柔圈了过来。

  剑尖形成的弧线,就像是天空旋转的小风圈。

  虽然速度很慢很平和,可是风吹来的时候,有谁能抵挡?

  又有谁知道风是从哪吹来的?

  宫艳君脸色一变,半截断刀连连挥动,可鱼肠剑依然轻飘飘刺进圆圈。

  “叮!”

  鲜血溅射。

  宫艳君顿感胸口一阵疼痛,挥刀抵挡之余低头寻视,却现肩胛处多了一个伤口。

  鲜血不断流淌,染红半截衣衫。

  没想到叶凡这么强大,怪不得静宫法子会失手。

  “杀!”

  宫艳君脸色巨变,对着叶凡连连劈出三刀,把他逼退之后,身子猛地一转,拉开房门冲了出去。

  刺杀失败,叶凡又这么霸道,宫艳君只能先逃出这里再说。

  刚刚冲到开阔大厅,灯光亮起,她发现门口多了两个人。

  一个是独孤殇,一个是钟天师,虽然宫艳君都不认识,但看得出两人不好招惹。

  她本能后退,却见叶凡堵住去路。

  “吵啥呢?

  是不是吃宵夜了?”

  就在宫艳君神经绷紧时,苗封狼打开房门揉着眼睛出来。

  懵懵懂懂,无尽茫然,很是人畜无害。

  “不准动!”

  宫艳君身子一转,动作利索劫持住苗封狼,还把武士刀架在他脖子上:“把路让开,不然我杀了他。”

  她杀气腾腾,还把刀锋下压,让苗封狼见血:“让开。”

  只是宫艳君很快发现,叶凡他们不仅没有半点害怕,反而一股子怜悯看着她。

  好像她才是被劫持的人。

  叶凡一声轻叹:“宫艳君,投降吧。”

  宫艳君怒吼一声:“把路让开,听到没有?”

  叶凡摇摇头:“让开你也走不了啊。”

  此刻,苗封狼清醒了两分,还把流淌下来的血,用手指沾上舔一舔。

  他笑容变得诡异起来。

  “走不了?”

  宫艳君冷笑开口:“出了这个门,我直接跳入湖里,以我的水性,十个你也找不到我。”

  “行,行,让路,给你走。”

  叶凡对独孤殇和钟天师挥挥手:“让路。”

  独孤殇和钟天师一扫刚才警惕和杀意,几乎同时把路让开。

  钟天师还把大门也打开:“请。”

  宫艳君微微一愣,没想到叶凡这么容易妥协,难道是手里人质很重要?

  不过她没想那么多,厉喝一声:“全部退后,不准动。”

  她劫持着苗封狼向前走。

  可她突然发现,全身动弹不得,不仅双手失去知觉,双脚也变得僵直。

  接着她就见到,十几只小蜈蚣、小青蛇、小蝎子,从苗封狼身上爬了出来,然后攀上她的脖子和脸颊。

  嗖的一声,蜈蚣钻入她的鼻孔和嘴巴里面她连连吐出,却不见蜈蚣出来,对苗封狼吼道:“你们对我干了什么?”

  “你们对我干了什么?”

  她又惊又怒。

  苗封狼嘿嘿一笑,从她怀里钻出来,然后捏了一只蝎子,丢入她的内衣里面。

  宫艳君简直要崩溃。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随手劫持的人质,会这么恐怖。

  “你看,我没说错吧,血光之灾。”

  叶凡上前看着女人笑道:“你现在是不是可以跟我说点东西了?”

  宫艳君愤怒不已,想要视死如归,但被毒虫折磨的生不如死,只能吼叫不已:“你要我说什么?更新最快s..sm..

  你要我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要你说什么。”

  叶凡笑了笑:“不过要活命,总要拿点有价值的东西”说话之间,苗封狼又给宫艳君伤口放了一条蜈蚣。

  蜈蚣死命往里面钻。

  “天狼,天狼”宫艳君止不住吼出一声:“天狼是叶堂打入血医门的人,但他已经被我们策反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