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四百五十四章我看不起你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凭他是我大哥。

  沈东星的声音不大,却狠狠冲击了陈飞狼他们。

  谁都清楚,沈东星是怎样一个混账东西。

  前任会长儿子,南陵第一恶少,欺男霸女,杀人放火,实打实的九世恶人,无数人头疼的滚刀肉。

  陈飞狼虽然也是一个混蛋,但比起沈东星还是逊色一筹,平时见到也是避退三舍。

  因此从沈东星嘴里喊出大哥,对于陈飞狼他们具有巨大冲击力。

  只是虽然震惊,但大庭广众,面子还是需要的,所以陈飞狼站直身子,盯着沈东星喝道:“沈东星,你干什么……”他声音带着一股子低沉:“你要为这小子,跟我翻脸吗?”

  “啪”沈东星没有废话,直接上去一巴掌,打得陈飞狼踉跄后退。

  “翻脸翻不起吗?”

  沈东星对叶凡早已经死心塌地,所以有机会表现自然不会放过。

  “你”陈飞狼捂着脸颊发怒,怎么都没想到,沈东星这样不留情面。

  王宗元他们也目瞪口呆,没想到两大少之间闹成这样,也震惊叶凡跟沈东星关系。

  只是无论怎样,他们都无法插手,也不敢多嘴。

  陈飞狼厉喝一声:“沈东星,别欺人太甚。”

  他恨不得一拳打出去,也相信能撂倒叶凡,可沈东星怎么说也是沈氏家主,还跟武盟关系亲切,他不敢动手。

  否则南陵武盟子弟会认定他犯上,到时别说新任会长,就是大哥狂熊也会打断他的腿。

  因此他只能色厉内荏:“我让着你,不代表我怕你,为一个外人翻脸,你脑子进水。”

  “啪”沈东星又是一巴掌,打得陈飞狼嘴角流血:“外人?

  得罪凡哥,就是得罪我沈东星,也是得罪沈家。”

  放在平时,他懒得招惹陈飞狼,低头不见抬头见,但涉及叶凡,他就毫不留情。

  陈飞狼怒不可斥:“沈东星,你为一个赤脚医生出头,值得吗?”

  他气得不行,但还底气十足,他不信沈东星会为了叶凡和他作对。

  不是敢不敢,而是值得不值得。

  “值得吗?”

  沈东星冷笑一声:“老子告诉你,只要凡哥需要,我可以一枪崩了你。”

  “就是我爹活着站在这里,他也会告诉你,得罪凡哥,就是得罪沈家。”

  “倒是你,敢张牙舞爪得罪凡哥,如被狂熊知道,估计双腿打断。”

  沈东星心里清楚,狂熊早就跪服叶凡,陈飞狼所为,告状只会被痛揍。

  “你……”陈飞狼脸色变了变,没想到沈东星为了叶凡,竟然这样不管不顾。

  这说明叶凡非比寻常。

  难道自己真踢到铁板了?

  他下意识看向王宗元。

  王宗元忙慌乱说道:“陈少,这小子就是一个赤脚医生,还做过我的业务员,真没啥背景。”

  柳月玲也点头附和:“这个我可以证明,叶凡家里就是卖凉茶跑货船的。”

  穷小子?

  沈东星会这样护着?

  肯定有什么没调查到的。

  陈飞狼脸色非常难看,随后咬咬牙,决定去问问大哥狂熊再说。

  他摸摸疼痛的脸,声音一沉:“今天我认栽,走。”

  他带着王宗元一伙准备离开。

  “站住。”

  一直沉默的叶凡淡漠开口:“谁跟你说事情完了?”

  这一瞬间,叶凡无形的气场笼罩而出。

  周围几十号人,都自觉低人一等,情不自禁的收敛气息。

  陈飞狼扭头望向叶凡喝道:“我认栽了,你还要干什么?”

  叶凡无视众人讥讽目光,背负双手上前一步:“脸,我就不想打了,只是你要断我一手,这事还没完。”

  “如果我没有两下子,或者不是沈东星出现,我现在只怕脸被你们打肿,手也断了。”

  “我这人睚眦必报,有些事情虽然没有发生,但我心里已经有了阴影。”

  “所以今天不打断你一只手,事情完不了……”叶凡笑容很温润,声音很温和,但字眼却带着一股子萧杀。

  陈飞狼他们脸色巨变。

  沈东星笑了笑,大哥始终是大哥。

  李末末心中刚松口气,没想到叶凡认识沈东星,能够侥幸捡回半条命。

  可听到叶凡一番话,心又提了上来,真是恨不得当场把叶凡的嘴堵上:你这张自以为是的嘴,就不能软一下?手机端sm..

  没看到这是什么情况吗?

  沈东星的撑腰,见好就收就得了,狐假虎威撕破脸皮,自己难堪,沈东星也难做人啊?

  李末末恨铁不成钢的跺跺脚。

  “叶凡,别不知好歹,陈少是看在沈少的面子上,才不跟你计较。”

  陈飞狼还没有开口,跑过来的柳月玲却率先说道:“你赶紧见好就收,道个歉,免得陈少生气。”

  她语气咄咄逼人,却自认是在救叶凡。

  柳月玲原本跟洪大祥要看叶凡笑话的。

  结果却是沈东星冒出来,不仅化解了危机,还打了陈飞狼三巴掌。

  她和洪大祥都无法接受。

  随后,见到叶凡要继续叫板陈飞狼,柳月玲就按捺不住。

  除了看不惯叶凡狐假虎威之外,还有就是担心事情闹大牵连到自己和女儿。

  在柳月玲看来,叶凡今天来这宴会,肯定是听到自己早上所说。

  她可不想蒸蒸日上的李家,被叶凡这个外人毁掉了。

  “道歉?”

  叶凡嘴角勾起一抹戏谑,柳月玲还真是太自以为是了。

  柳月玲哼出一声:“我劝告你,还是赶紧道歉,不要借着沈少狐假虎威。”

  “沈少能护住你一时,护不住你一世。”

  她提醒着叶凡:“你什么底细,什么背景,心里没点数吗……”叶凡懒得听柳月玲继续说:“你没资格教训我。”

  “你……”柳月玲差点噎死,随后喝出一声:“你再这样,我就不管你了?”

  叶凡没有理会柳月玲,望着陈飞狼淡淡出声:“一人断一只手,不然事情完不了。”推荐阅读sm..s..

  此时,沈东星收起了锋芒,抱着双手看好戏。

  “叶凡,别猖狂。”

  陈飞狼盯着叶凡怒不可斥:“没有沈东星,我一个手就能捏死你。”

  “陈少真是年少有为。”

  就在这时,人群外传来一个温柔却不乏寒意的声音:“连我朱静儿的朋友都想捏死了。

  “全场一怔。

  随后,陈飞狼他们眼中就见到朱静儿等人出现。

  一袭黑色短裙,白色针织衫,里面加了一件白色的衬衫,让朱静儿显得英姿飒爽。

  柳月玲她们都认识朱静儿,看到后眼皮直跳:“朱小姐好。”

  陈飞狼也挤出一句:“朱小姐……”朱静儿无视周围众人的目光,径直走到叶凡身边挽住他手臂:“这些小角色就别浪费时间了,狂熊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的。”

  叶凡思虑一会,最终放弃动手的念头,毕竟宴会还没开始,现在见血很不利。

  “我们进去吧,父亲他们也快到了。”

  接着,薛如意就挽着叶凡向内院走去,看都没看陈飞狼他们一眼。

  只是陈飞狼的额头却渗出了冷汗。

  朱静儿是什么人?

  朱长生的女儿,别说狂熊了,王东山都要礼让三分。

  这样的女人,对叶凡毕恭毕敬,陈飞狼怎能不凉?

  王宗元也是满脸呆滞,看着叶凡背影,不知道心里面在想什么。

  原本高高在上的洪大祥,酒杯掉在了地上浑然未知,一双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叶凡。

  他仿佛要将叶凡一丝丝剥开,看看叶凡到底是什么人,他凭什么赢取朱静儿的青睐?

  李末末则有点难于接受叶凡的光鲜,望着众星捧月的叶凡背影紧咬嘴唇:“叶凡,你好手好脚的,竟然真吃这个女人的软饭……”“我看不起你……”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