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四百六十二章无可匹敌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看到宫本但马守压过来,慕容三千带着执法堂子弟忙后退几米。

  杏眼女子还连连娇喝:“来人,来人,快保护慕容长老!”

  “叶凡,你还真是害人精,害死自己,害死我们,害死武盟了。”

  杏眼女子不敢对宫本但马守叫嚣,只能把怨气发泄到叶凡身上。

  慕容三千也面沉如水:“叶凡,不管你今日能不能活下来,我都要把你这害群之马打入水牢。”

  天下那么多软柿子不捏,却去招惹宫本但马守这种魔头,简直是害人害己。

  叶凡没有理会他们,只是看着从容走来的宫本。

  他发现,这老家伙确实不好招惹。

  不过他也没有惧怕,运转起太极经热身,随时准备一战。

  “还不调人保护我们?”

  慕容三千对王东山吼道:“想要害死我们吗?”

  王东山看了叶凡一眼,得到确认就打出一个手势。

  “保护叶会长。”

  三十六名武盟子弟横挡过来,手持盾牌护住了叶凡。

  接着,三十六把三棱长枪从盾牌后面探出。

  两侧也闪现二十四名武盟精锐,一个个提刀拿剑,把叶凡和王东山他们保护的水泄不通。

  “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挡住我吗?”

  这时,一路走来的宫本但马守,忽然绽放了一抹戏谑:“叶凡,你太幼稚了,格局太小了。”

  说完之后,他便突然动了。

  不动如山,动则惊涛骇浪,地动山摇。

  在慕容三千眼皮一跳时,宫本但马守的右脚猛然抬起,然后对着地板一脚踩了出去。

  “砰”在一记巨大的碎裂声响中,青砖地板被宫本但马守一脚踩裂,蜘蛛网一样的裂缝瞬间蔓延。

  足足五六个平方米的地面,被踩碎成无数块石头。

  “轰!”

  下一秒,宫本但马守的左脚跺在地面。

  于是,那无数块碎石全都砰一声弹起。

  “破!”

  宫本但马守怒吼一声,双手猛地一推。

  数不尽的石块轰然散开,疯狂向着叶凡方向射了过来。

  “小心!”

  在叶凡一把扑倒王东山时,数不清的碎石像是炮弹一样轰了过来。

  “扑扑扑!”

  沉闷响声中,数十名武盟子弟身躯巨震,一个个连人带剑喷血盘旋倒地。

  接着,叶凡前面的盾牌也倒塌,持盾者也都摔飞出去,惨叫声一片接着一片。

  就连十几名武艺不凡的好手,也在碎石击打中不断退后,随后跌坐地上喷出鲜血。

  太强大了,太强大了。

  王东山他们震惊看着这一幕。

  他们虽然也是习武之人,但从来没见过这样强悍的身手,举手投足,就毫不留情撂倒一大片。

  这种杀伤力堪比驾驭的苗封狼。

  “蝼蚁一样的人也敢挡老夫的路?”

  宫本但马守淡漠一笑,背负双手继续前行,目光始终牢牢锁住叶凡,好像不给他机会跑路。

  叶凡没有理会,让太极经调动全身。

  王东山眼皮直跳,随后拳头一握。

  他要下令死战。

  “叶凡,我警告过你,乖乖放了凌千水,你却是不听。”

  宫本但马守声音冷漠:“结果,你看到了,灭满门的下场。”

  黄三重喊出一声:“宫本,你不是说七天后决战吗?

  怎么转眼就袭击我们?”

  沈东星跟着胡搅蛮缠:“对,对,日子都定好了,你突然来这一出,太无耻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这个样子,以后怕是没有人相信你的宣战了。”

  他想要唬住对方:“拿战书麻痹对手,然后提前突袭,啧啧,卑鄙,无耻,你怎么向武道各方解释?”

  “哼,老夫一生行事,何须向世人解释……”“嗖”话说到一半,宫本不可一世的神情,突然变了一下,前行的身子第一次侧开。

  几乎同个时刻,一柄黑剑突然从宫本头顶一斩而下。

  这一剑,出现的毫无征兆!而且又快又急!瞬空一剑。

  为了保护叶凡,独孤殇直接施展出了绝招。

  而且,在这一瞬间,他将自己的剑意全部都释放了出来!这一剑,很突然,很恐怖!牛哄哄的宫本但马守不仅侧身,还后退了一步,接着双手衣袖一挥。

  剑落下!“轰!”

  一声巨响,袖影轰然碰碎。

  紧接着,一把黑剑来到了宫本但马守的面前。

  气势如虹直取咽喉。

  宫本但马守右手朝前伸出,这一掌,硬生生挡住了独孤殇这一剑。

  独孤殇突然怒喝,“破!”

  随着这一道声音喝出,他双手持剑朝前猛地一旋。

  宫本但马守眼皮一跳,右手一缩,同时左手对着剑身一轰。

  “轰!”

  一拳出,黑剑退,人跌飞!独孤殇这一跌,跌出了十几米远,而他还未停下来,宫本但马守又爆射了过来。

  紧接着,一拳打向了独孤殇的腹部。

  薛如意他们脸色巨变,全都清楚,这一击如被打中,独孤殇不死也会重伤。

  “砰”就在众人惊呼一片时,一手恰到时机挡了过去。更新最快s..sm..

  掌心抱住了这一拳。

  “啪!”

  又是一声闷响,拳掌相撞,气流飞荡。

  漫天灰尘中,宫本但马守后退了两步,叶凡抱着独孤殇则跌出了七八米。

  宫本但马守嘴角牵动不已,看看袖子上的剑痕,看看拳头关节的红肿,不屑一顾的眼神再度凝重。

  “让我来吧。”

  叶凡放下独孤殇,右手连连抖动,化掉宫本但马守的蛮力,还趁机压制喉咙的鲜血。

  随后,他脚步一挪站到了前面。

  接着,他右手一探,抓起一把长枪。

  下一刻,叶凡朝前一个疾冲,长枪宛如蛟龙出海,对着宫本但马守就刺了过去。

  他没有用迎风柳步慢慢周旋,周围太多武盟子弟,自己不硬碰,他们就会被波及倒霉。

  面对叶凡这雷霆一击,宫本但马守没有半点情绪起伏,依然不紧不慢靠前。

  “太弱了。”

  当叶凡冲到三米距离时,他左手才漫不经心一挥。

  刹那间,叶凡四周出现了一道道流云袖影。

  这些袖影瞬间便将长枪淹没。

  间接着,一道宛如长剑的袖影从宫本右手射出。

  “轰!”

  长袖击中长枪,无数流影炸开。

  宫本但马守站在原地,风轻云淡,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而叶凡退后了七八米,气血翻滚,脸色苍白。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