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四百六十六章我来了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呜”

  三辆车子呼啸着驶向南陵武盟。

  飞驰的车子中,叶凡从宫素琴嘴里问出一个号码,然后神情冷冽拨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听,传来一阵摇滚音乐,纸醉金迷,接着,一个沙哑声音传了过来:

  “宫素琴,打我电话干什么?没看到本少正嗨着吗?”

  对方很不耐烦:“找到叶凡直接关水牢就是,别打扰我。”

  “慕容飞雄,我是叶凡!”

  叶凡语气淡漠:“我打这个电话只说一件事,王诗媛有事,我让你生不如死。”

  “叶凡?”

  慕容飞雄微微一怔,很是意外通话的是叶凡,随后冷笑一声:

  “废物,自身难保还咋咋呼呼?”

  叶凡冷冷出声:“我再次提醒,你敢碰王诗媛,我一定让你后悔来到这世界。”

  慕容飞雄不以为意:

  “啧啧,叶废物,牛啊,被宫本打残还这么硬骨头?”

  “你真有本事,南陵武盟又怎会被我霸占?薛如意他们又怎会被我打入水牢?”

  他狞笑着刺激叶凡:“我告诉你,王诗媛就在我身边,待会我唱完歌,我一定好好疼她。”

  他不知道宫素琴有没有完成任务,但对于他来说,叶凡毫无杀伤力,最迟明天下午就会人头落地。

  叶凡淡淡开口:“你会后悔的。”

  “后悔,可笑,叶凡,你以为,现在的南陵武盟,还是你的南陵武盟吗?”

  一阵女伴的娇笑声中,慕容飞雄毫不客气打击叶凡:

  “你错了!”

  “他现在是我慕容飞雄的。”

  慕容飞雄摆弄手机喊了一声:“让那娘们叫几声。”

  “啊”

  叶凡很快听到王诗媛被抽打的尖叫声。

  声音带着绝望,痛苦,还有一抹迷离,似乎有点神志不清。

  宫素琴俏脸一阵快感,就喜欢看叶凡憋屈。

  “我刚吃了药,大概十五分钟发作。”

  “到时我就会拿王诗媛发泄,你放心,我会把怎么疼王诗媛的场景,录下来送给你好好观摩。”

  “等我玩腻了,薛如意、黄天娇我也会好好疼她们,对了,听说你还有个貌美如花的前妻?”

  “等我有空,也一定品尝一下味道。”

  慕容飞雄一阵狂笑:“待罪之身,我要帮她们好好赎罪哈哈哈……”

  “你不爽,你现身啊,你过来杀我啊。”

  “我在南陵武盟三号宴会厅等你。”

  周围同伴也跟着哄笑起来:“对啊,过来杀我们啊。”

  挂掉电话,叶凡手指轻轻一挥:“成全他们。”

  “叶凡,虽然你身手恢复不少,但你要杀慕容少爷简直是异想天开。”

  宫素琴闻冷笑一声:“先不说那里有近百名执法堂子弟,就是慕容少爷身边也有三大高手。”

  “你去找他,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你识趣的,还是解掉我蛊毒,向我下跪求情,或许可以保你身边人无恙。”

  她微微喘息:“不然慕容少爷一怒,你和身边人全麻烦了。”

  叶凡没有说话,只是打了一个响指。

  “啊”

  宫素琴又钻心疼痛起来……

  五分钟后,黑色轿车停在了南陵武盟门口。

  车门打开,叶凡他们走了出来,沈东星手里提着脸色苍白的宫素琴。

  叶凡说过,要让她痛不欲生,那就痛不欲生。

  慕容三千利用执法堂拿下了王东山等人,还让慕容飞雄带人占据了这栋建筑。

  所以叶凡下车看到的子弟,全都是执法堂的人。

  叶凡像是一柄长枪,缓缓抵住了十几名守卫的咽喉。

  他没有半句废话:

  “挡我者死。”

  说完之后,他就径直向主建筑走去。

  一个执法堂的光头弟子先是一愣,看清楚叶凡后就讥嘲一声:

  “废物,还敢来这里?”

  “被宫本先生收拾的还不够?想要慕容少爷好好收拾你?”

  他牛哄哄上前:“来的正好,给我们洗厕所去……”

  几个同伴哄笑起来。

  “嗖”

  只是话音刚刚落下,他们就见独孤殇猛地一窜,从五人身边冲杀了过去。

  “扑!”

  与此同时,一道凛冽黑光闪过,五人还没作出反应就感脖子一痛。

  下一秒,他们捂着咽喉扑通一声倒地。

  伤口的血,怎么堵也堵不住。

  一剑杀了五人,独孤殇没有半点表情,抬脚一踹,一马当先杀入进去。

  叶凡神情平静继续向前走去。

  这时,不远处现身六人。

  他们感觉到这里发生动静,下意识靠近过来查看,只是还没辨认出血迹。

  “嗖嗖嗖!”

  独孤殇已经抬手,一片剑光倾泻过去。

  “嗤嗤!”

  利器掠喉声响起,六人悄无声息地死去。

  宫素琴痛心无比,这些全是她交好的师兄师妹啊。

  她悲愤不已:“叶凡,叶凡,你不得好死,你会下地狱的。”

  独孤殇没有停滞,反手一剑,又是三名冒头敌人倒地。

  无可匹敌。

  独孤殇继续气势如虹推进。

  他刚刚抵达主建筑时,三名执法堂高手觉得有机可乘,忽然从楼上扑飞而下。

  身影,在黄昏的阳光中拉长,刀刃也变得尖锐两分。

  “嗖嗖!”

  独孤殇右手一转,黑剑劈出了一个十字,气势凌厉。

  冷风中,三道身影刚冲到途中就纷纷停滞,随后就像是折断翅膀的鸟儿,一一落地。

  全部溅血身死。

  其余同伴吼叫着要冲出来围杀,也被独孤殇毫不留情斩杀。

  不可抵挡。

  宫素琴面如死灰,完了,完了,执法堂精锐损失大半。

  叶凡依然没有停滞脚步,不紧不慢向大厅靠近。

  他需要气势如虹地推进速度,需要这种突击厉杀的感觉,需要这种感觉对所有人生出震撼。

  就如他在门口所说,挡我者死。

  因此一路前行,一路杀伐,所过之处,血流成河,偶尔几声惨叫,也是稍纵即逝。

  “轰!”

  远处,突然一记响雷炸起,让这黄昏变得更加寒冷。

  叶凡面无表情的缓步前行,目光落在近在咫尺的目标建筑,他毫不犹豫的踏入进去。

  脚步刚刚触碰台阶,一个黄衣老者闪了出来。

  “小子,受死吧。”

  黄衣老者没有半点废话,右手一闪,一把弯刀在手,随后一刀劈向独孤殇。

  凶焰如怒,恐怖的威压,如山砸下。

  “扑!”

  只是他刚刚冲出几步,就见一只手轻轻一抓。

  随后,黄衣老者就身躯一震,满脸震惊,弯刀当一声落地。

  他的咽喉上,多了一只手。

  这只手,捏碎了他的战意,断了他的生机。

  “啊!”

  黄衣老者摇晃几下,随后就一头栽倒,抽动几下就死去,眸子有着茫然和不甘。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在叶凡手里不堪一击。

  叶凡看都不看,从他身边从容走过,目光始终看着前面。

  宫素琴看着黄衣老者泪流满面:

  “不,不,你们没资格杀他!”推荐阅读sm..s..

  这是她的启蒙老师,也是执法堂元老,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独孤殇一剑杀了他。

  “轰”

  天空又炸起一记响雷,掩盖着南陵武盟的厮杀。

  抬脚、迈步,叶凡的动作仍然如平常走路一般随意,但他的人已经走入了大厅。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尽头宴会厅。

  几个执法堂子弟下意识要去报信,却被独孤殇毫不留情刺倒在地。

  门口两个人刚要拔出武器,也是咽喉一痛倒下。

  独孤殇一如既往的快狠准,不给对手半点反应机会。

  一路杀入,七十多名执法堂子弟死去,手足情深的宫素琴很是痛苦。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叶凡他们不仅敢来执法堂,还真的大开杀戒。首发..m..

  她强撑着面子:“叶凡,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叶凡没有理她,径直走到了宴会厅门口,还没靠近,就听到里面隐约传来男女欢笑声。

  “砰”

  叶凡一脚踹了过去。

  大门轰一声巨响打开,宴会厅瞬间安静了下来,几十名男女下意识望了过来。

  叶凡饱含杀意的声音压过一切喧杂:

  “我来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