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四百七十六章鲜衣怒马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梧桐山一战悄悄落幕,山上流了不少血,埋了不少人,但在外界却没掀起什么浪花。

  比起宫本下战书时的四方哗然,决战之后的平静超出常人想象。

  好像叶凡和宫本就没出手过。

  两天之后,南陵大江上面,三层的游艇顶层,九千岁席地而坐,白衣飘飘,手抚古琴。

  “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娇……”

  他神情从容,手指轻柔,却奏出一曲激情澎湃的沧海一声笑。

  曲子不仅让江横渡他们热血沸腾,也让应邀前来的叶凡微微惊讶。

  九千岁不仅身手了得,音乐造诣也是大师级别。

  一曲终罢,九千岁双手从古琴离开,随后笑着望向了叶凡:

  “梧桐山一战结束,你却没有扬名立万,知不知道为什么?”

  说话之间,他拿过了茶壶和茶叶,不紧不慢冲泡起来。

  叶凡笑着走了过去:“不知道,不,应该说不在意。”

  “第一,宫本死了,这是阳国耻辱。”

  九千岁手法纯熟烫着茶杯:

  “一个成名几十年的地境高手被你杀了,传出去会让整个阳国武道蒙羞。”

  “所以整个阳国不惜代价捂下此事,对外宣称决战前夕,宫本但马守突然走火入魔意外身亡。”

  “第二,我踢走了陆卿,但不代表软骨头的人没有,出于双方情感考虑,武协全力封杀此战。”

  “陆卿对你怨恨至极,也不希望你一战成名。”

  “这个女人虽然可恶,但不得不承认,她这个交际花手段不错,通过一个明星出轨转移众人注意力。”

  “第三,也是最重要原因,我不想你出这个风头。”

  他望着叶凡轻笑一声:“知道我这用意是什么吗?”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叶凡抬起头回道:“我这么年轻,这一战,我享受多少风光,就会有多少凶险。”

  “没错!”

  九千岁赞许点点头:“你这个年纪晋入地境,不敢说后无来者,但绝对是前无古人。”

  “此战一旦传播出去,不仅阳国会有无数人不惜代价刺杀你,就是其余国度武道只怕也想要你死。”

  “一个二十多岁就成为地境高手的天骄,将来就很有可能成为天境高手。”

  “天境这种妖孽,他们是不会随便允许出现的,每一次都会不惜代价联手打压。”

  “而你现在根基未稳,修行未深,容不得太多闪失。”

  “所以这份风光先压一压,等你地境身手稳固了,再慢慢崭露头角不迟。”

  “你也不用担心山本他们报复,刚刚死了宫本但马守,他们暂时没胆子来神州一闹。”

  “最重要的一点,我已经定下六个月后的挑战,这足够他们手忙脚乱半年了。”

  “十大天骄都是未来接班人,全都跟国宝一样,夭折一个就会动荡不安。”

  他把一杯茶放在叶凡面前:“你有足够时间沉淀自己。”

  叶凡轻轻点头:“明白。”更新最快s..sm..

  “这么努力,这么九死一生赢得胜利,却要憋屈放弃这份风光……”

  九千岁手指捏起一杯茶:“不委屈吗?”

  “没什么好委屈的。”

  叶凡也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我对功名没多少感觉,我重心也不在武道上。”

  “我更希望做个小医生,娶一个小娇妻,过着接地气的市井生活。”

  “打打杀杀,不是我想要的。”

  “所以梧桐山一战越是淡化越是高兴,最好所有参与者脑海都没有这一段记忆。”

  叶凡很是坦诚,如非九千岁秉公处置慕容三千,还让他成为第一使,决战完后叶凡都准备辞掉会长一职。

  现在决定留下来,一是报答九千岁的知遇之恩,二是希望扶持薛如意他们一把。

  九千岁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看来咱们还真是一类人,你这想法跟我当年差不多。”

  “我以前也是想着,桃花三亩,土狗两只,娇妻一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吃着自己捉的鱼,喝着自己酿的酒,人生惬意,不外如此。”

  他的眸子多了一抹落寞,似乎想起了江南水乡吹过的春风,想起了三千桃花映红的俏脸。

  桃花依旧,春风依然,伊人却不再。

  “阿秀,你一句顶天立地,我赤脚上岸,剑荡天下,尸山血海,从不后退。”

  “如今,我鲜衣怒马,只手压半国,而你却一睡不再见……”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青丝绾正,十里红妆,何时才能娶你画轻眉?”

  看着九千岁站起来的身影,还有微不可闻的自语,叶凡能清晰感受到他的痛心,寻思九千岁也是有故事的人。

  片刻惆怅后,九千岁重新转过身来,脸上恢复了风轻云淡:

  “叶凡,我能理解你的想法,安宁的日子真的很美好,只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当你坐拥医武绝学的时候,你的人生就注定无法风平浪静。”

  “因为面对欺负,面对耻辱,面对身边人受伤害,你不可能跟以前一样一忍到底。”

  “而一旦你想要反抗,那势必招致更残酷的报复。”

  “所以你只能让自己强大,让自己位高权重,这样你才能压过他们,让他们忌惮,让他们害怕,保护身边人。”

  他像是一个过来人,轻轻一拍叶凡的肩膀:“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叶凡微微一怔,随后轻声一叹:“明白。”

  九千岁那一番话,让叶凡彻底打消离开武盟的念头。

  “好了,不说这些了,今天请你来,主要是想跟你好好喝顿酒。”

  九千岁笑着坐了下来:“晚一点,我就要离开南陵了,再度相见又要半年了。”

  叶凡好奇问道:“你要出远门?”

  “回家。”

  九千岁声音一柔:“探望一个沉睡了多年的故人……”

  叶凡在船上呆了大半天,喝了茶,吃了饭,还听了歌,最后还小醉一回。

  直到黄昏,他才回飞龙别墅。

  父母和苏惜儿已经从宋家回来,所以叶凡刚刚开门,苏惜儿就迎接了上来。

  她给叶凡熬了解酒汤,还拿毛巾给他擦脸,细致的像是一个体贴妻子。

  只是叶凡还没好好感受这份温柔,耳朵就微微一动,他听到了一记抽泣声。

  随后叶凡从靠椅上起身,轻轻推开父母的房门。

  他一眼看到沈碧琴拿着手机在抹眼泪。

  叶无九在旁边安抚。

  叶凡眼皮一跳问道:“妈,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沈碧琴下意识收起手机摆手,表示自己没什么事。

  叶凡走了进去:“你哭成这样还没事?”

  “你妈是高兴。”

  叶无九笑了笑:“你太姥姥终于肯让她回去看看了……”

  叶凡哐当一声摔倒:

  “我哪来的太姥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