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四十七章挖机毕业的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飞请进。”

  在林三姑和林小颜的惊讶目光中,韩月把叶飞迎进了八楼的办公室。

  办公室一百多平米,装修奢华,不仅家具全部名牌,就是落地窗玻璃也都防弹。

  里墙还摆着一个书架,上面摆着几十件古玩,有瓷器,有鼻烟壶,还有玉石摆件,不一而同。

  办公桌后面的墙上也挂着几幅画作。

  韩月出声招呼:“要喝点什么吗?”

  不得不说,在公司的女人,比在家里要成熟要端庄,虽然还是青春逼人,但能看到成长的痕迹。

  叶飞扫过她一眼,随后摇摇头:“不用了,过来给我看看,早点治疗,我还要回去买菜呢。”

  韩月差一点就抓起裁纸刀。

  随后,她硬生生忍住怒火,踢掉脚上的小皮鞋,还当着叶飞的面褪掉长袜,最后走到叶飞面前一坐。

  她左脚一抬,一只晶莹如雪小脚就出现叶飞眼前。

  白里透红,曲线完美,趾甲还涂着金色,阳光一照,很是诱惑。

  韩月翘起嘴角:“治疗吧。”

  叶飞深深呼吸一口气,压制住内心的冲动,随后伸手抓起女人的小脚。

  足底有一道疤痕,一寸多长,颜色很深,跟周边白皙形成鲜明对比。

  显然这就是韩月滑冰时的刺伤了。

  叶飞抬起头问道:“你昨晚吃了很多海鲜?”

  “你怎么知道?”

  韩月微微一惊,随后点头:“昨天高兴,就大吃了一顿,我喜欢大闸蟹,多吃了几个,有关系?”

  “你当时被刺伤受到感染,虽然进行了治疗,但没有彻底根除,部分筋脉得了炎症。”

  叶飞淡淡出声:“所以一遇冰凉或吃海鲜,就会况,再不进行根治,最多三个月,不仅一条腿保不住,五脏六腑也会衰竭。”

  韩月闻大惊,随后身子一倾,整个人趴在茶几上,同时翘起了腰身。

  一个极其撩人的弧线瞬间呈现。

  “别废话了,快给我治。”

  韩月带着哭腔喊道:“我可不想截肢,我宁愿死也不要截肢。”

  叶飞懵比了:“你干什么啊?”

  “你不是要给我治疗吗?”

  韩月微微张嘴:“我这不主动摆好姿势了吗?

  你尽管打,只要能治好我的脚,打再重我也忍着。”

  “啪”叶飞一巴掌打在她后面:“谁跟你说我要这样子治的?”

  “上次是舒缓筋脉,缓解你的头疼。”

  他哭笑不得:“今天是治你的脚,要把炎症除掉,毒素逼出来,用的是针灸。”

  韩月俏脸瞬间通红,忙缩回高高挺起的腰身。

  接下来,叶飞就用四象解毒针法给韩月解毒。

  待放出足底的三股脓血后,韩月顿感整条腿轻松了,不仅不再疼痛,还充满了活力。

  此刻,她觉得,叶飞这样的,她能踹十个小半天后,三轮针灸便即完毕,清洗消毒敷药,叶飞得心应手。

  那份认真的样子,让韩月精神恍惚了一下,第一次发现叶飞有点帅气。

  “炎症消掉了,筋脉也修复了,我给你开个药方。”

  叶飞拿起纸笔,嗖嗖嗖写了一张药方:“每天吃一副,连吃半个月,到时就会彻底没事。”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韩月欣喜若狂接过药方,第一次心甘情愿喊出主人。

  接着,她跑回办公桌旁边,直接打开抽屉,摸出一个盒子丢给叶飞。

  “听宋姐姐说,你已经结婚了,这玩艺送你。”

  韩月笑容如花:“你拿去送给你老婆,她肯定会喜欢的,也算是我一点心意。”

  “什么东西?”

  叶飞一脸警惕:“你可以不要耍我。”

  万一里面是啥成人专用的,他还不被唐若雪活活掐死?

  韩月一拍桌子怒道:“我是有底线的好不好?”

  叶飞一脸质疑,不过最终没开启盒子,他话锋一转:“借一部车给我,我待会有点事。”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发现已经五点半了,出租车正是交班时间,很不好叫,所以借部车赶去爱琴海餐厅。

  “嘿嘿,你也会求我啊?”

  “看你今天表现不错,本宫就赏你一部车。”

  韩月拿出一把车钥匙丢给叶飞:“限量版兰博基尼,一千两百万,一周前落地,就在楼下,拿去吧。”

  “谢谢娘娘。”

  叶飞抓住钥匙:“要不要帮娘娘生个龙子啊?”

  这混蛋在开车,她却没有证据!韩月正要发狂砍叶飞,却听到房门被人急促敲响。

  “咚咚咚”韩月上前打开,一对年轻夫妇出现。

  男的一身阿玛尼,女的一身香奈儿,珠光宝气,富气十足。

  男的满脸焦虑:“韩月,你说有神医今天给你治疗?

  神医在哪里?”

  漂亮女人也出声追问:“对,你治疗的怎么样?”手机端sm..

  “钱总,钱夫人,别急。”

  韩月爽朗一笑:“我已经治疗完了,效果非常好,让我半死不活变成了充满力量。”

  她还抬腿猛踹了几下:“你看,好了。”

  “韩月,恭喜你,对了,你快说神医在哪啊?

  让他赶紧给我们看一看。”

  钱总急的跳脚:“我们夫妇也赶着生孩子,两年内再不生,我爹要把身家全部捐给慈善基金了。”

  钱夫人也附和一句:“韩月,事成了,不会少你好处的,以后嫂子给你介绍好对象”“神医就在这。”

  韩月忙给叶飞介绍:“叶飞,这是钱胜火,钱总,钱夫人,沈嫣,百花银行少东。”

  “他们也是为暗疾所困,求医多年无果,恰好知道韩家遇见神医,就想着死马当活马医。”

  “我看他们求医心切,就他们过来试一试。”

  她还罕见地表示歉意:“我知道会困扰你,可钱总是我好大哥,我真不忍心”叶飞轻轻点头:“没事,理解。”

  接着,他又多看了对方一眼,叶飞记得,唐若雪的资金困境,就是被百花银行造成。

  韩月又热情给钱氏夫妇介绍:“钱总,钱夫人,这就是治好我的叶神医,叶飞。”

  “你们好。”

  叶飞礼貌伸出手。

  钱胜火两人皱着眉头一握。

  一触即分。

  “这就是神医?”

  钱胜火一愣,他不是不相信中医,只是觉得这个年纪,怎可能有高水准?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只怕连医书都没有念完。

  沈嫣也是一脸怀疑。

  钱胜火很不客气望向叶飞:“你是神医?”

  叶飞也没有客气:“算不上神医,业余爱好,我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

  钱胜火顿时不悦,心想韩月真是疯起来没边了,没有行医资格证的人也敢说神医?

  神棍还差不多。

  沈嫣也问出一句:“你是医科大学在读生?”

  叶飞随意扯了一句:“不是,我也没读过医科大学,我蓝翔挖机毕业的。”

  “真是乱弹琴。”

  不等韩月出声,钱胜火神情一怒:“知不知道胡乱行医,等同于谋财害命?”

  韩月神色一变,暗叫钱胜火要坏事:“钱大哥,你怎么回事,难道你还信不过我?”

  虽然韩月平时跟钱胜火不少生意往来,但比起叶飞的价值,她毫不犹豫站在叶飞这边。

  “你说呢?

  一个毛头小子,医科都没念过,怎么相信?”

  钱胜火连韩月一起骂了:“真是浪费时间,我们连股东会议都不开了,结果你让我看这玩艺。”

  沈嫣也语气责备:“韩月,你草率了。”

  换成以前,两人不会这种脸色,无奈韩月把叶飞吹的太神了,让他们如死灰的心重新苏醒。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愤怒也就越多。

  “钱总是吧?”

  叶飞制止韩月说话,盯着钱胜火冷笑一声:“你平时食欲不振,精神不显,身体疲乏,每天需要喝入大量咖啡提神。”

  “而且半夜盗汗,失眠多梦,四肢发凉。”

  “除此之外,你走路时右肩微沉,左腿轻颤,脊椎应该受过伤,肾亏加上旧伤,你日常难于久坐。”

  韩月一愣。

  钱胜火夫妇却听的瞠目结舌:“你你怎么知道的?”

  叶飞没有停滞,望着沈嫣开口:“钱夫人,你应该有间歇性的咳嗽,伴有浓痰,痰中带血,而且时常感觉胸闷,隐痛,你有肺病。”

  “还有,你任脉瘀血凝滞,自我修复能力差,这让你月事经常血崩或者崩漏。”

  钱胜火夫妇张大着嘴巴,下巴都快合不上了,叶飞连脉都不用诊断,就这样把症状说出来。

  这就像亲身经历一般,难道他真的有那么神?

  “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你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你无法生育,是因为宫子过寒。”

  “其实这不过是主生育的任脉出现问题。”

  “如果打通你任脉的阻滞,你还是可以生孩子的。”

  叶飞一口气说完,随后便不再理会众人,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神医,神医”钱胜火回过神来,嚎叫一声,撒腿去追叶飞。

  沈嫣也如梦初醒一样追出去。

  只是他们冲到走廊的时候,叶飞已经进入电梯下去,再追下去,叶飞已开着兰博基尼消失。

  钱胜火夫妇大急,连忙启动玛莎拉蒂就要去追,而韩月一把按在方向盘:“不要去追。”

  她提醒一句:“叶飞正在气头上,你追上去也没意义。”

  “韩月,是我不对,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钱胜火满头大汗:“你赶紧帮我打个电话,说说好话,多少钱都没问题,请叶神医务必出手。”

  “对,请他帮帮忙,一定要让我怀个孩子。”

  沈嫣也满脸懊悔:“韩月,把地址给我,我们去求他。”

  “先缓一缓,这时追过去只会适得其反。”

  韩月淡淡出声:“晚一点我会跟他通个电话,到时你们再去找他不迟。”

  半个小时后,韩月电话打过去,却发现叶飞手机关机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