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四百九十七章偷窃秘方的人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凡把阿婆凉茶股份交给韩剑锋后,他就回白云居睡大觉了,同时让独孤殇盯着韩剑锋夫妇安全。

  他担心韩孝忠哪根筋不对劲,无视萧家压制又作出疯狂的事情。

  今晚没有把韩孝忠他们除掉,是叶凡想要看看天城武盟烂到什么程度,到时来一个连根拔起。

  回到白云居,叶凡发现父母已经躺下了,也就没有打扰,自己洗漱一番睡觉。

  第二天早上,叶凡早早起来,晨练一番,继续稳固境界和医术。

  途中他还看到去公园散步的父亲,打了一个招呼就继续绕着白云居跑起来。

  也就在这时,五六辆车子呼啸着冲到白云居门口。

  车门打开,钻出沈宝东和张秀雪夫妇,后面还跟着十几个男女,还有两名制服男子。

  “砰”没等沈碧琴和苏惜儿迎接出来,沈宝东就一脚踹开门口:“搜,给我搜!”

  他声色俱厉吼叫一声:“就是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搜出来。”

  七八个男女马上散开,冲入各个房间搜查起来,哐当哐当响个不停。

  叶凡他们行李箱和衣服全部被丢了出来。

  正在做早餐的沈碧琴跑了出来:“大哥,发生什么事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啊?”

  看到衣服那些被撕扯,她很是心疼:“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她还发现,今天不仅沈宝东夫妇来了,还有几个族中长老也现身了。

  他们背负双手,冷眼旁观着自己和小院。

  “啪”张秀雪气势汹汹上前,一巴掌打在沈碧琴脸上。

  “发生什么事你心里没点数吗?”

  “沈碧琴,枉费我们对你这么好,你却干出龌蹉之事。”

  “二十年过去,你还是死性不改。”

  “以前泄露秘方让我们损失惨重,昨天趁着我们带你去过户,又在车上把我老公精心弄出来的秘方偷走?”

  “你还要不要脸?

  还有没有人性?”

  说话之间,她又是左右开弓,把沈碧琴打得头晕转向,脸颊都红肿不已。

  沈宝东几个人袖手旁观,完全没有制止张秀雪打人,甚至脸上还带着一股子快感。

  “什么秘方?”

  沈碧琴为自己辩驳着:“我不知道啊……”“啪啪”张秀雪抓扯着沈碧琴头发怒吼:“沈宝东辛辛苦苦弄的阿婆凉茶升级版,不是你偷走是谁?”

  沈碧琴努力解释:“大哥,嫂子,我真没看过,真不知道啊。”

  “还装疯卖傻?”

  张秀雪练过几天空手道,所以下手很是凶狠,直接抓住沈碧琴一根手指一折。

  “快给我认罪。”

  沈碧琴尖叫一声。

  “不要打沈阿姨。”

  这时,冲出来的苏惜儿看到这一幕,喊叫一声跑了过来。

  她双手拉扯着张秀雪,然后扭打在了一起。

  沈碧琴自己被打没关系,看到苏惜儿吃亏就本能拉扯:“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有事好好说。”

  二对一的情况下,张秀雪肯定拉扯不过,沈宝东看到这情况急了。

  他对身边几个男女喝出一句:“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给我打。”

  几个男女马上冲上去,三个人对付一个,把沈碧琴和苏惜儿凶狠扯开,然后对着她们猛踹了几下。

  沈碧琴和苏惜儿闷哼倒地,神情很是痛苦。

  “把她们给我拉起来。”

  披头散发的张秀雪气急败坏吼道:“双手绑起来。”

  几人再度上前,把沈碧琴和苏惜儿按住,然后拿绳子绑在双手。

  “啪”“你这个小偷,不知羞耻。”

  “啪”“你这个小贱人,助纣为虐。”

  张秀雪面容狰狞上前,然后对着沈碧琴和苏惜儿就是十几个耳光。

  “你们盗窃秘方还不算,还敢动手打我,老娘不扇死你们。”

  “我告诉你们,今天不把所有东西交出来,我让你们牢底坐穿。”

  她气势汹汹发泄着戾气。

  “大哥,究竟怎么回事?”

  “我真没拿过你什么凉茶秘方啊。”

  苏碧琴双手被困还被人死死按住,只能任由张秀雪一个又一个耳光打在她脸上。

  血迹很快从嘴角流淌出来。

  “沈总,秘方找到了。”

  这时,一个搜查的男子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上面裹着一张纸。

  沈宝东把那张纸拿出来,纸张印着沈氏集团办公室等标志和字眼。

  而纸面上,龙飞凤舞写着几十款中草药,还有阿婆凉茶升级版几个字。更新最快s..sm..

  笔迹,是沈宝东的。

  只是苏碧琴扫视一眼,她身躯就巨震不已,眸子难于置信:这完全就是太婆凉茶秘方,跟自己交给沈宝东的一模一样,只是笔迹和纸张换了。首发..m..

  沈碧琴下意识喊道:“大哥,这不是……”“砰!”

  沈宝东一拳打在沈碧琴小腹:“贱人,死性不改。”

  沈碧琴要说的话硬生生吞了回去。

  看到真的搜出凉茶秘方,周围不少人马上议论起来:“天啊,这沈碧琴还真是龌蹉,害了家族一次不算,还要害第二次。”

  “听说这秘方价值几十亿,如被她偷走,沈家就损失大了。”

  “见钱眼开,说的就是这种人,枉费沈总对她那么好。”

  路过围观的人纷纷摇头。

  几个家族长老也是眸子冰寒,对沈碧琴完全失望透顶。

  沈碧琴艰难喊道:“我没有偷,我真没有偷……”“小妹,你真是辜负我对你的好。”

  沈宝东一扫昨日的笑容,揪着沈碧琴头发冷冰冰开口:“本来这次让你回来,是想给你一次机会,结果你还是跟当年一样手脚不干净。”

  “这件事,你最好痛快认了,只要你承认了,我看在兄妹一场份上,我让你签个保密协议就不追究了。”

  “如果你不承认,那我就让警方抓你,不,是抓你们一家人。”

  他发出一个警告:“我有理由怀疑,你们一家都是小偷。”

  “对,她儿子也是小偷。”

  张秀雪摸着脸上伤痕喝道:“偷了我的玛莎拉蒂。”

  沈碧琴没有再喊叫,只是看着沈宝东流泪:“大哥,为什么啊,为什么啊……”“赶紧当着大家的面承认。”

  沈宝东不耐烦开口:“你偷窃了我辛辛苦苦配制出来的秘方,保证以后不再犯了,也不泄密。”

  沈碧琴死命摇头:“我没做过,没做过,我不会认的,而且那秘方……”“不认,那就打,打到你认。”

  沈宝东吼叫一声:“打完了,再抓你们去警局。”

  张秀雪突然一伸手抓住沈碧琴的头发,猛地往自己跟前拉过来:“死鸭子嘴硬,找死是不是?”

  “你这样的落魄小姐,穷妇一个,拿什么跟我们硬骨头?”

  沈碧琴头发被抓着,再加上脸上还有伤口,此时,脸上显露出痛楚的表情。

  “赶紧认罪。”

  张秀雪又一巴掌打过去,目光里闪出几分怨毒和愤恨:“快点!”

  沈碧琴的头发被打得散落在脸上,但她顾不得脸上的伤口传来的疼痛:“我没有偷,我不会认罪的……”此时,她嘴角血丝如缕,脸上被掌掴青红一片,但更多是眼神的茫然和痛苦。

  “我看看你骨头有多硬。”

  张秀雪拿来一把钳子,然后一把扯过苏惜儿的手。

  剪钳咔嚓咔嚓响着。

  苏惜儿努力缩手却被人死死按住。

  沈碧琴虚弱喊道:“你要干什么……惜儿是无辜的……有事冲我来。”

  “冲你来?

  可你不听话啊。”

  张秀雪把剪钳夹住苏惜儿一根手指:“我给你十秒钟考虑,你不认罪,我就剪断她一根手指。”

  “不,不,你不能这样,人不能坏成这样啊。”

  沈碧琴痛苦无比喊道:“不能这样啊。”

  张秀雪冷冷出声:“还有什么,比你都偷窃两次更坏呢?”

  沈宝东淡漠开口:“小妹,赶紧认了吧。”

  苏惜儿艰难挤出一句:“沈阿姨,不要认,没做过,不要认。”

  “啪”张秀雪一握剪钳,巨大剧痛顿让苏惜儿尖叫一声,连话都无法说出来。

  鲜血还从她手指流出来,显然已经破皮了。

  “不要,不要。”

  沈碧琴痛哭流涕:“我认罪,我认罪,是我偷了阿婆凉茶升级版。”

  “是我偷了,我一个人做的,跟惜儿无关。”

  她生而善良,却总是被生活打击,如今更是被自己家人算计。

  她哀莫大于心死。

  “果然是你。”

  沈宝东哈哈大笑,环视四周一眼:“大家都听到了吧,就是她盗窃了我秘方。”

  他让人拿来早就准备好的供词,让沈碧琴在上面签字画押。

  “是你就好,死罪可逃,活罪难免。”

  “今天,赶你出家门前,我还要替天行道,剪掉你偷窃的手。”

  张秀雪恶狠狠夹住沈碧琴的手。

  沈碧琴已经迷迷糊糊的,毕竟身体上连续遭到重创,精神也备受折磨,从恐惧和悲痛,到哀求和痛心。

  而且她也放弃挣扎。

  没有什么比被亲人算计更痛了。

  “住手!”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声怒吼,随后一个人影就闪入进来。

  “砰砰砰”几个拉扯沈碧琴和苏惜儿的男女全部跌飞出去。

  随后,叶凡一脚踹在张秀雪胸口……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