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针锋相对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5-07 12:59: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啊”高韵芝捂着脸踉跄后退,白皙粉嫩的肌肤瞬间破相。

  不仅俏脸多了五个指印,嘴角还流淌出一股鲜血,盘起的头发也散落下来,很是狼狈。

  她难于置信看着赵明月喊道:“你打我?”

  高韵芝心里很是震惊,怎么都没想到赵明月会出手,同时心里变得愤怒不已,这个疯女人怎么敢打自己?

  二十年来,赵明月不是忧郁就是疯癫,还时不时自杀,早已让身边人不耐烦,也让外人对她失去敬畏感。

  她本以为自己吓唬两句,赵明月会识趣滚蛋,至少赵明月该明白洛非花不是她能得罪。

  可高韵芝没想到,向来只会伤害自己的赵明月,今晚却当众给了自己一巴掌。

  高韵芝咬着嘴唇撑起身子怒道:“叶夫人,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啪”“你眼睛瞎看不到我在做什么吗?”

  “啪”“我堂堂叶夫人打不得你这条狗吗?”

  “啪”“谁给你胆子在我名下酒楼驱赶我出去的?”

  “啪”“谁又给你底气站出来叫板我这个叶夫人的?”

  赵明月对着高韵芝又是一连串耳光,打得挣扎起来的高韵芝惨叫连连:“是不是我二十年的自艾自怜,让你们觉得我已经失去獠牙了?”

  “是不是我对你们的过于宽容,让你们觉得我软弱可欺了?”

  “啪”“给老娘滚出去!”

  赵明月最后一巴掌直接抽飞高韵芝:“你被开除了!”

  高韵芝披头散发倒在地上,脸颊红肿的可怕,失去了刚进来时的妩媚风情,只有说不出的凄惨和狼狈。

  那份高高在上更是荡然无存。

  叶凡苦笑一声,怪不得赵明月跟老太君不对付,这种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女人,怎么可能轻易被老太君压制?

  叶天赐也是大吃一惊,像是不认识母亲一样看着赵明月。

  在他印象中,他从来没见过赵明月这个样子,更多是自艾自怜自我伤害,连他闯祸也更多是一声轻叹。推荐阅读sm..s..

  现在赵明月的爆发,不仅刷新他的认知,也让他感觉赵明月新生了。

  “弟妹,这样打高经理,不好吧?”

  就在高韵芝捂着脸起身时,门口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接着一股香风涌入了进来。

  叶凡抬头望去,十几个男女鱼贯而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漂亮女人,容颜精致,身姿迷人,说不出的雍容华贵。

  一袭银色的短款礼服,一双银色的高跟鞋,将她妖娆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

  胸口露出的一抹嫩白,更是如白雪一样刺眼。

  一个非常成熟非常诱人的风情女人。

  洛非花。

  高韵芝看到她出现,马上挣扎起来跑过来,俏脸很是委屈:“夫人……”叶天赐神情尴尬打了一声招呼:“大伯娘。”

  赵明月脸上却没半点惧怕,相反一如既往犀利:“我打自家一条狗,嫂子也要过问?”

  “明月,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你是不是病情又发作了?

  不然怎会干出这样的事说出这样的话?”

  洛非花带着人款款走到赵明月面前笑道:“高经理是你能打能羞辱的吗?”

  高韵芝微微挺直身子等着洛非花给自己讨回公道。

  “打不得?”

  赵明月没有给洛非花面子:“我在自家酒楼还不能教训自家看门狗了?”

  “自家酒楼?”

  洛非花闻娇笑一声:“明月,看来你病情真是越来越严重了。”

  “这酒楼开张二十多年了,你什么时候操心过关注过?”

  “酒楼多少员工,多少张桌子,多少个厢房,估计你都不知道。”

  “可以这么说,它除了挂在你名下之外,几乎跟你没有半点关系,而且下个月就要过户给禁城。”

  她轻声提醒着赵明月:“妹妹说这酒楼是你的不合适。”

  “我熟不熟悉酒楼情况,二十年有没有打理,跟酒楼属不属于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赵明月毫不客气回应:“只要我还没有过户,它就是我赵明月的东西,任何人都不能占为己有。”

  “难不成一条狗在你家住了二十年,整栋别墅就是这条狗的了?”

  她淡淡一笑:“嫂子觉得我说的不对,可以问问你身边的律师,它是不是我的酒楼。”

  “弟妹这是要摘桃子啊。”

  洛非花没有纠缠酒楼归属问题,她当然清楚法律上确实属于赵明月。

  她嫣然一笑,话锋一转:“就算酒楼名义上是弟妹的,但二十年来一直是高经理打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谈不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劳苦功高绝对跑不了。”

  她看着赵明月轻启红唇:“弟妹这样当众打她还开除她未免太让人寒心。”

  高韵芝闻一脸委屈,两眼泪汪汪,想要引起众人怜惜。

  “她再劳苦功高也是我一条狗。”

  赵明月也笑容温润开口:“既然是吃我大米的狗,咬我了,我当然有打她的权力。”

  “一条狗?”

  洛非花红唇轻启:“高经理劳心劳力二十年,就得到你这样一个评价?”

  “她劳心劳力二十年又不是免费打工。”

  赵明月声音带着一股子威严:“她每个月都拿工资每年都拿分红,一个服务员上位到酒楼经理还有什么不满足?”

  “还有,二十年来,我一分营收没看过,一分利润没拿过,请问这些年的营收和利润跑哪里去了?”

  “是酒楼二十年没赚一分钱,还是高经理私下吞掉了?”

  “没赚一分钱,说明她无能,滚出酒楼再适合不过,私下吞掉,那就是人品恶劣,刑事犯罪。”

  她看着高韵芝直截了当:“高经理,看在你劳苦功高的份上,给你一个星期时间给我合理解释。”

  “如果一个星期后,拿不出这二十年的利润账目,你又无法给我一个交待,我就会让警方介入调查。”

  “到时可不要说我不念旧情让你寒心。”

  赵明月给予高韵芝致命一击。

  叶凡流露赞许,赵明月做事不仅干脆利落,还总是一剑封喉。

  “夫人”高韵芝俏脸瞬间煞白,下意识望向洛非花。

  她吞了不少钱,但更多利润在洛非花手里。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