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五百二十九章胡山河来了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千家企业,十个亿合同。

  简单两个数字,让全场止不住一片死寂。

  如果说公孙倩和戚曼青是叶凡请来的托,那宫大师就没有人再怀疑他的真实性了。

  宫大师是出了名的饮食界泰山北斗,权威堪比食品安全署长,他绝不会弄虚作假给别人站台的。

  这也就是说,合同是货真价实的了。

  这十个亿合同,比起公孙倩她们一个亿,效果何止大十倍,因为它是真正下沉到各大餐饮行业。

  一旦太婆凉茶被各方接受,那它就会呈现爆炸性口碑,继而席卷整个大江南北。

  沈宝东露出了恐惧。

  陈惜墨呆若木鸡。

  就连陈晨曦也感受到巨大压力。

  这是对沈氏集团一记致命冲击。

  太姥姥心颤了一下喊道:“宫大师,你为什么要对我们作对?”

  “作对?”推荐阅读sm..s..

  宫大师微微一愣,随后坦然面对太姥姥他们笑道:

  “太姥姥,我没想跟沈家作对,也不喜欢恩恩怨怨。”

  一双手就能征服无数人胃的他,根本就不屑把沈家集团当成对手。

  “你没想跟我们作对?”

  太姥姥声音变得凌厉:“你用自己地位和面子,给叶凡签下十亿合同,这不是作对是什么?”

  “这里面的客户,只怕大部分也是沈家客户。”

  “叶凡究竟何德何能,让宫大师你不顾晚节,从沈家手里抢走客户?”

  “他们给了你多少钱让你这样巴结?”

  她把拐杖顿的砰砰作响,脸上皱纹都绷紧了,很是生气。

  事关沈氏凉茶生死,她也不再顾忌宫大师的地位了。

  “太姥姥,不用对我泼脏水,我问心无愧。”

  “这些合同,没有一个是我强迫的,也没有一个是我用面子换来的。”

  宫大师脸上流露着傲然:

  “我只是把三十六个餐饮巨头聚在一起,然后请他们喝了一杯叶凡酿制的八级凉茶。”

  “所有人,包括一度跟你一样,误认我收钱代的餐饮巨头,喝完之后,一个个全都抢着签订意向合同。”

  “如非我担心叶老弟的生产线还不成熟,无法规定时间熬制太多凉茶,合同金额能达到一百亿你信不?”

  他被叶凡提点一番,佛跳墙味道好了十倍,也让他更加名利双收。

  于是他知道叶凡开凉茶店,也就顺手帮了一把。

  宫大师端起一碗凉茶喊道:“今天,我不仅给叶老弟站台,我还要给太婆凉茶评级。”

  “7s凉茶!”

  “市场第一!”

  宫大师当众宣告着太婆凉茶的品质,瞬间惊得在场不少人尖叫和震惊。

  要知道,沈氏凉茶评级也只是四星半,叶凡的凉茶七颗星,岂不是说它效果翻倍?

  “你,你”

  没等太姥姥他们一伙开口,陈惜墨一个箭步冲上去,俏脸很是愤怒对叶凡喊道:

  “叶凡,你太无耻了。”

  “你利用自己会熬制佛跳墙,跟宫大师暗地里进行利益交换,你这样做要不要脸?”

  “你这凉茶究竟什么品质,你心里没点数吗?”

  “你盗窃沈家秘方改过来的凉茶,比得上沈家正宗的凉茶吗?”

  “我知道你喜欢打肿脸充胖子,可没想到你卑鄙到这地步,连宫大师都拖下水。”

  “我对你太失望了”

  她对着叶凡一顿劈头盖脸斥骂,随后转身面对着全场众人喊道:

  “事情是这样的,叶凡手里有一张宫廷佛跳墙的秘方。”

  “宫大师为了让叶凡传授给他,就帮他拿下这十亿合同。”

  “我认识叶凡这么久,他整天吊儿郎当,根本就不懂凉茶熬制,怎么可能让一堆餐饮巨头青睐?”

  “宫大师这一出,也不过是跟叶凡唱双簧。”

  “我妈妈和叶阿姨她们那天也在的,她们全都知道叶凡给了宫大师秘方。”

  陈惜墨还焦急向陈晨曦偏头:“妈,你快站出来说几句。”

  陈晨曦柳眉皱起,虽然觉得宫大师不可能这么做,不过看到女儿憋屈样子,而且也见不得叶凡意气风发。

  她站出来淡淡一笑:

  “这个我可以作证,大前天,我们在宫廷御膳房吃饭,叶凡写了一张秘方给宫大师。”

  她补充上一句:“他当时还说,那张秘方,会让宫大师的佛跳墙更加完善。”

  几个旗袍女伴也出声附和:“对,没错,我们都可以作证。”

  “啊,原来是一场交易。”

  “宫大师不是很正直的人,一个亿站台费都不要吗?怎会跟叶凡做交易呢?”

  “宫大师痴迷厨艺,叶凡有宫廷秘方,他自然一头栽进去,对他来说,名声比不上秘方重要。”

  “完蛋了,完蛋了,宫大师虽然情有可原,但这样暗箱操作,名声还是会毁掉,以后没人相信他了。”

  一堆宾客窃窃私语起来,还对宫大师和叶凡投去鄙视神情。

  听到这些声音,太姥姥和沈宝东等人神情缓和起来。

  陈惜墨重新昂起了头,像是斗胜的公鸡望着叶凡:

  “叶凡,别想在我手里弄虚作假。”

  陈惜墨俏脸很是得意:“要想压思成一头,你要拿出真本事来。”

  “我不会让你用龌蹉手段胜利的。”

  在她原先想法,叶凡就该门可罗雀,凄凉孤独地衬托沈氏风光,但凡有半点起色,那就是大逆不道。

  叶凡看着陈惜墨的眼睛多了一分冷冽:“你们欠宫大师一个道歉。”

  宫大师笑了笑:“叶老弟,我没事,倒是他们,有眼不识你这颗慧珠。”

  很坦然,无所谓,还制止叶凡给自己辩驳。

  他对陈晨曦轻轻摇头:“陈总,你不会知道,你失去了什么”

  “就他,还失去什么?”

  陈晨曦看着叶凡,鼻子不是鼻子,眉毛不是眉毛。

  “啾”

  就在这时,又有一枚烟花升空。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接着,一记响亮声音传了过来:“天城武盟,胡山河,胡先生到。”

  “什么,是胡山河?”

  “这可是武盟副会长,天城屈指可数的人物,他怎么来了?”

  “据说是陈总亲自替沈家邀请,人家给面子过来看一看。”

  在场百余人刹那间喧哗起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