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五百五十章叶堂镇东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到秘书的汇报,汪清舞打了一个激灵,俏脸瞬间煞白。

  她失魂落魄向外走去,叶凡担心她出事,忙跟了上去。

  钻入保时捷,汪清舞手忙脚乱,足足半分钟都没启动车子。

  叶凡看不过去,把她挪到副驾驶座,然后自己坐在驾驶位置启动。

  问清楚地址后,车子就轰的一声窜出,直奔十五公里外的东山疗养院。

  一路上,汪清舞失去了灵动和笑容,只是死死拽着安全带,目光僵滞看着前方。

  毫无疑问,那个叶少对她很重要。

  “不要担心,他一定会没事的。”

  叶凡一边踩着油门,一边宽慰着汪清舞:“只要他还有一口气,我一定把他救回来。”

  听到叶凡这番话,汪清舞的俏脸多了一抹血色,她感激不已望向了叶凡:“叶凡,谢谢你。”

  叶凡神情犹豫着开口:“看得出他对你很重要,他是什么人?”

  汪清舞对叶凡无比信任,所以听到他好奇,她没有半分犹豫告知。

  那个叶少,名叫叶镇东,是叶堂核心成员,也曾是叶堂屈指可数的高手,为叶堂立下不少汗马功劳。

  二十多年前,他营救过被绑架的幼小汪清舞,一人一剑把她从武装分子手里救回。手机端sm..

  也是二十多年前,他护送叶夫人回国探亲,遭受强大敌人袭击,他替叶夫人挡刀挡箭,还中了剧毒。

  最后,他虽然活了下来,但双腿却无法站起,双手筋脉也受到重创,只能在轮椅上度过后半生。

  为了他的安全,叶堂把他送回龙都疗养。

  这一疗养就是二十年。

  这二十年,不仅让叶镇东渐渐消沉,也让他嗜酒如命,尽管不乏有人探视,但他一颗心几近死去。

  无法再站起,无法再拿剑,对于叶镇东来说生不如死,所幸这些年有汪清舞鼓励,不然只怕他早已经自杀。

  看到他对叶堂失去价值,叶镇东昔日的仇敌也渐渐嚣张,喊着要亲手杀了他血债血偿。

  所以这几年,有不少势力潜入龙都想要拿他人头祭祀。

  毕竟叶镇东再怎么废物,也是叶堂血脉,叶堂昔日四大高手之一,杀掉他,意义重大。

  “今年,这是第四次袭击了。”

  汪清舞苦笑一声:“叶叔以前杀敌太多,血仇不少,所以二十年过去,他们依然惦记着他这颗脑袋。”

  “那些人都希望,在叶叔老死或者自杀之前……干掉他。”

  “半小时前,叶叔晒太阳,护卫转身拿件衣服,就有人施放冷箭射伤了他。”

  她望着前方呢喃不已:“叶叔,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我还等着你做我证婚人呢。”

  叶凡微微抿着嘴唇,没想到又遇见叶堂的人。

  不过听汪清舞这样一说,这叶镇东跟墨千雄一样是顶天立地汉子。

  说话之间,车子很快抵达东山疗养院。

  这疗养院跟官方无关,属于私人投资,所以入住的多是有钱人,服务不错,但安保力量比不上官方疗养院。

  汪清舞拿出证件,叶凡通行无阻,很快来到一栋小别墅门前。

  门口不仅多了不少保安,还有警方巡视,两侧更是停着十几辆车子,还有两辆属于医院救护车。

  叶凡跟着汪清舞走入进去,很快看到大厅中间围着一堆人,有警员,有医生,有护卫,还有官员。

  他们中间摆着一张轮椅。

  轮椅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国字脸,鹰钩鼻,满面皱纹,目光呆滞,精神极为萎靡。

  他的肩膀缠着纱布,上面流淌着血迹,俨然是中箭了。

  伤口已经处理完毕,仪器系数也显示他身体没有危险,但叶镇东却没半点情绪起伏。

  花白的头发,让叶凡不仅感受到他的衰老,还感受到一股死气。

  行尸走肉,不外如此。

  “叶叔”汪清舞从嘘寒问暖的人群挤过,来到叶镇东面前低呼一声:“你没事吧?”

  一动不动的叶镇东看到汪清舞出现,呆滞目光总算有了一丝变化。

  不过他还是没有开口说话汪清舞眸子有着愧疚:“叶叔,对不起,我应该给你多派几个保镖的……”“清舞,让一下,我来给小叶针灸。”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记喊叫,接着,华清风带着华烟雨他们急匆匆从外面走来。

  速度过快,让华清风忽略叶凡存在。

  汪清舞刚刚起身让开,华清风就站在叶镇东面前叹道:“对于小叶来说,箭伤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双腿双手。”

  “只要能够重新站起来,重新拿起剑,他就什么都好了,不然,怕是撑不过今年了。”

  华清风显然很了解叶镇东的性子,他一拍后者的大腿:“小叶,我再给你施展一次三才通幽。”

  “我用这针法,治好了十几个双腿有问题的人,有些甚至比你更严重,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对你无效。”更新最快s..sm..

  华清风流露一抹遗憾,他苦学三才通幽,还临床十几人,就是希望治好叶镇东。

  可惜一直不起作用。

  “不过你放心,我会全力而为的,就算我治不好,我到时帮你请个小神医。”

  他眼里绽放着光芒:“他医术比我强,应该对你有帮助。”

  听到华清风这一番话,叶镇东没有反应,也没出声,好像一切跟他无关一样。

  在场医生也都轻轻摇头,以为华清风纯粹安慰叶镇东。

  华清风都无计可施,其余医生又能有什么成效。

  华清风笑笑没再说什么,拿起银针给叶镇东针灸,也不在乎身周十几名医生观看。

  倒是华烟雨时不时挪步,阻挡周围人目光,好像不想别人学会爷爷的针法。

  半个小时后,华清风施针完毕,满头大汗。

  “奇怪,还是没有进展,这不应该啊。”

  “经脉扭结,气血不畅,三才通幽下去,该立竿见影才对。”

  他把脉一番,止不住摇头:“究竟哪里出错呢?”

  “他的瘫痪,不在于形,而在于心。”

  一个声音风轻云淡传出:“他站不起来,最根本原因是心结导致……”叶镇东的狭长眸子,突然掠过一抹光芒……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