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五百五十一章他就是那个孩子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心结所致?”

  叶凡这一句话出口,在场中西医生马上哗然,很多人脸色都不太好看起来。

  华烟雨也阴沉了俏脸。

  这二十年来,给叶镇东看过病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华清风更是一直跟进。

  他们得出的结论都一样,经脉受损,气血不畅,而不是叶凡所说的什么心结导致。

  而且在他们的认知,心结摧残的只是叶镇东精神,跟双腿瘫痪有半毛钱关系?

  所以一个个对叶凡横眉冷对。手机端sm..

  华清风闻扫视过来,看到叶凡顿时高兴不已。

  他正要出声,却见孙女先踏前一步,盯着叶凡喝出一声:“叶凡,又是你?”

  “我只听过心结伤神,从来没听过心结会瘫痪。”

  “上次在天城被你忽悠过去,这次又想来哗众取宠?”首发..m..

  “我告诉你,我爷爷他们都是多年神医,不像我这样容易被你欺骗。”

  上一次在萧家,华烟雨被叶凡毫不客气打脸,还被布鲁克一番斥责,最终无地自容离去。

  华烟雨那时就对叶凡有怨,加上她认定叶凡救虎妞,是偷学了爷爷的三才通幽,她对叶凡就更加记恨。

  “是啊,年轻人,心结导致瘫痪,这医学观点很新颖啊。”

  “年轻人嘛,思路比我们超前几百年呢,说不定他还以为癌症跟感冒一样简单。”

  “小子,脚踏实地吧,这里都是前辈,不要丢人现眼了。”

  在场十几名医生也都出声附和着华烟雨,对着叶凡冷嘲热讽。

  华清风原本要出声的,此刻突然变得玩味,袖手旁观看着叶凡应变。

  叶凡不以为意上前看着华烟雨:“华小姐,你这样看不起我,那咱们就赌一把。”

  华烟雨冷笑一声:“赌一把?

  堂堂医生,动不动就打赌,素质何在?”

  “如果我让叶先生站起来,你就做我三年小药童,听计从那种。”

  叶凡背负双手笑道:“如果我输了,我给你打杂十年。”

  “好!”

  华烟雨原本想要拒绝打赌,但听到这些赌注就马上来兴趣:“不过我要再加一个条件。”

  “如果你输了,不仅去清风堂给我打杂十年,还再也不准使用我们的三才通幽针法。”

  她幻想着以后折磨叶凡的日子,比如每天数芝麻,或者去山崖采药之类,总之讨回昔日丢失的面子。

  汪清舞知道叶镇东病情,止不住出声阻拦:“叶凡不可……”“没事,我能应付。”

  叶凡轻笑一声,随后看着华烟雨开口:“华小姐,就这么定了。”

  “我也凑热闹,叶凡,你如果赢了,我把孙女嫁给你。”

  华清风突然冒出一句:“你如果输了,你就娶了我孙女。”

  华烟雨差一点吐血:“爷爷你……”“华老,我不跟老人打赌。”

  叶凡也没好气看了华清风一眼,随后就不再说话,上前蹲在叶镇东身边检查。

  很快,叶凡就让华清风拿来银针,他动作利索分成九份,每一份都九针。

  “不是说心结吗?

  你怎么也针灸?”

  华烟雨止不住讥讽一声:“我要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

  “针灸只是激活血气,不是用于治本。”

  叶凡漫不经心丢下一句,接着就对叶镇东开始治疗。

  九枚银针出现在双手间,叶凡屏息凝神,下手如电,顷刻之间就把银针刺了出去。

  他没有停滞,又是双手一闪,再拿九针,再度刺出。

  “三才通幽……”围观的十几名医生以及华烟雨,脸色齐齐一变,认出了叶凡所施展出来的针法。

  华烟雨止不住出声:“爷爷,看到没有,他偷学到我们家祖传针法……”华清风脸色一沉:“闭嘴!”

  “嗖嗖嗖”在华烟雨下意识安静时,叶凡先后把银针刺了出去,九次下针,每次九针,转眼八十一针落尽。

  “九九归一,九九归一……”华清风双目放光,颤声一句:“八十一倍功效,八十一倍功效。”

  华烟雨一愣:“爷爷,什么九九归一?”

  “施针九次,次次九针,针针功效不一。”

  华清风激动开口:“叶凡连施九次,却不代表只是重复九次,他把三才通幽功效发挥到极致。”

  “九次九针,八十一种功效,是我施展一次的八十一倍效果。”

  他由衷叹服:“巅峰手法,巅峰手法啊……”“啊”此话一出,不仅在场医生震惊,华烟雨也是目瞪口呆,随后艰难问道:“爷爷,他怎么会这么厉害?”

  “他可是偷学我们家的针法,怎么能比你还厉害?”

  她语气埋怨:“你就不该允许别人观看你施针,搞到别人都踩到我们头上。”

  “混账!”

  华清风止不住呵斥孙女:“我告诉你,三才通幽不是华家秘法,叶凡更没有偷学我们。”

  “相反,我能学会这套针法,就是叶凡在宋家时教我。”

  “没有叶凡,我估计到现在都没学全。”

  听到华清风这句话,全场又是一片死寂,难于置信是叶凡教会华清风这套针法。

  华烟雨也差一点摔倒,无法接受这个血淋淋的现实,可看到爷爷认真的样子,她又知道不是开玩笑。

  她无地自容看着叶凡。

  她一直认定叶凡偷学,却没想到爷爷才是传承叶凡。

  脸颊发烫。

  汪清舞却眸子亮起,对叶凡更加崇拜。

  “起”此时,叶凡已经全部施针完毕。

  叶镇东的双手双腿以及身上,都遍布着闪烁寒光的银针,看起来像是一只刺猬。

  只是叶镇东依然没有半点反应。

  目光呆滞,身子僵直,似乎他心已死,对于这个世间,没有半点留恋。

  叶凡无视众人的目光,走到叶镇东的身边,贴着他耳朵淡淡出声:“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有了过失应该努力去弥补,而不是坐在轮椅上做二十多年鸵鸟。”

  “丢了孩子,你苦,叶夫人苦,死去的叶堂子弟苦,丢掉的孩子更苦。”

  “这二十多年,你不去找他,不去弥补他,再多的愧疚再多的自责,再多的寻死觅活,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不是走不了路,你是不想担起责任,你不是握不住剑,是你不敢面对失败的自己。”

  “如果我是那个孩子,我一定恨你讨厌你,因为你的懦弱你的无能,让我冷冰冰地活了二十多年……”叶凡语气平缓,落在叶镇东耳朵却如巨雷,一个字一个字震得他发抖,也震得他眼睛渐渐愤怒。

  华烟雨等人一头雾水,华清风却跟着身躯一震。

  他下意识握紧拳头。

  他突然知道叶镇东的心结在哪了。

  “鸵鸟,懦夫,叶夫人苦,冷冰冰的活着……”叶镇东干瘪的嘴唇突然抖动,开始艰难的吐着字眼,脸上痛苦也越来越深。

  银针跟着颤抖起来,好像随时要迸射出去,无数气血在叶镇东身体激活起来。

  还差最后一点火候!在叶凡微微皱眉时,华清风走了上来,贴着叶镇东耳朵低语:“叶凡,就是那个孩子!”

  “啊”话音刚落,叶镇东就突然吼叫一声。

  “噗……”无数银针崩飞中,他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