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欢迎回家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5-08 13:06: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妈,你对我太好了,为了我这个儿子,宁愿净身出户,……”刚刚回到望子花园,叶天赐就抱着赵明月嚎啕大哭:“你太让我感动了。”

  叶凡也微微赞许,赵明月不仅做事干脆利落,做人也有情有义,换成其余人,肯定让叶天赐这个拖油瓶自生自灭。

  如今为了叶天赐净身出户,赵明月这母亲还真是伟大。

  赵明月和华清风对视一眼,随后拍拍叶天赐肩膀笑道:“好了,别哭了,天赐。”

  “养了二十多年,别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就是一条狗也会有深厚感情,妈怎么舍得丢弃你呢?”

  “再说了,叶家子侄诸多,讲究血脉,你这个养子一直不受待见,留你在叶家,日子只怕会很难过。”

  “放心吧,妈妈会把你带在身边的,再也不让你受到欺负。”

  她柔声安抚着叶天赐,目光却望向了叶凡。

  “妈,我太感动了,你对我真是太好了,你这样对我不离不弃,我以后一定好好孝顺你。”

  叶天赐又是一阵激动大哭,只是心底感觉不大对劲,什么叫一条狗也有深厚感情?

  不过他也顾不得细想,话锋一转:“只是,妈,你确定要跟爹离婚吗?”

  他小心翼翼挤出一句:“爹对我们还是不错的,在家的时候起码护着我们,也会给我不少零花钱。”

  “我当然知道你爹还不错,他跟你小姑算是叶家最好的人了。”

  赵明月神情一滞,随后笑了笑:“只是我对不起他二十年,我不想再拖累他了。”

  “我们结婚的时候,曾经相约联手打造最强盛的叶堂,让叶堂的旗帜插到世界每一个角落。”

  “阳光所至,必有叶堂!”手机端sm..

  “可惜这么宏大的愿望,却因为我的魔怔毁灭,更是让他一人独立挑起叶堂重担。”

  “他内要周旋七老四王新旧融合的矛盾,外要防止老门主死后近百股敌对势力反扑,背后还要戒备五大家捅刀子。”

  “步步惊心。”

  “原本要两个人挑起的担子,全都让你爹一个人承受了。”

  “他找我讨论破坏鹰国基因战士的计策时,我只想着找回我儿子。”

  “他寻求我援手一把压制南国黑蟒战队时,我只想着儿子过得好不好。”

  “他希望我出使黑洲协助神州谋取十三金矿时,我只念叨儿子有没有受苦。”

  “他来找我出席叶堂五十周年庆典时,我只揪心儿子还活不活着。”

  “他为我公权私用寻人三年,我却怪他没跟我一样为儿痴狂,还每次见面都施压他去找儿子……”“老门主执掌叶堂时,因为老太君的分担,一年能有三个月在宝城歇息,你爹却几乎整年冒着风险在外巡视。”

  “他这样辛苦,都是我拖了他后腿。”

  “而且我这样魔怔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而是二十多年啊。”

  “久病床前尚且无孝子,何况是产生隔阂的夫妻?”

  “你爹这二十年没有丢弃我,没有提离婚,已经难得了。”

  “以前破罐子破摔的时候,我觉得没什么,我痛苦了,也要拉着你爹一起痛苦,毕竟那也是他的骨肉。”

  “这几天冷静下来,我才知道自己多么对不起他。”

  “我不仅没有践行联手打造最强盛叶堂的承诺,反而一次次拖他的后腿让他心灰意冷。”

  “我现在能照顾自己了,是时候给你爹松一口气了。”

  赵明月伸手摸摸叶天赐的脑袋,目光却带着一丝凄然望向叶凡。

  当初孩子的遗失,不仅让她痛苦了二十多年,也让她最美的爱情慢慢凋谢。

  难于跟上叶天东步伐,且二十多年感情空白的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成全。

  “夫人,那也不是你的错,孩子丢失,母亲肯定揪心揪肺。”

  看到赵明月情绪低落,叶凡忙安抚一句:“你陷入进去情有可原。”

  “别的母亲可以陷进去,我不该陷进去的。”

  赵明月苦笑一声:“如果叶天东这个父亲也陷进去,叶堂这二十多年都在找孩子,估计叶堂早已经分崩离析。”

  “妈,那都过去了,你现在好了,可以重头再来。”

  叶天赐大笑一声:“你跟爹重新联手,依然可以打造最强盛叶堂。”

  “有些东西错过就不可能再回来。”

  “这二十年来,我人见人厌,连娘家都对我心灰意冷,我早已没什么公信力,重返叶堂谈何容易?”

  赵明月看得很透:“以前一加一会大于二,现在一加一只会小于一。”

  “而且我的存在,也会让你爹夹在我和老太君之间为难,我折磨了他二十年,不能再让他揪心了。”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老太君的大靠山慈航斋,老斋主十几年前破了天境,成了现代版的张三丰。”

  “这扼杀了很多东西……”对于赵明月来说,卷入叶家和叶堂的风风雨雨,远不如带着叶凡过平淡安宁的日子。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靠,忘了这一茬。”

  叶天赐一拍脑袋:“老尼……老斋主不可撼动,她又是奶奶靠山,奶奶又跟你不对付,确实麻烦。”

  “你就别掺和这些了,好好收拾你的东西,到时跟我和叶凡回龙都。”

  赵明月从叶天赐面前走开,随后来到叶凡面前嫣然一笑:“叶凡,我很快就要一无所有了,以后就靠你养我了。”

  她宠溺地看着这个儿子:“我可以去金芝林扫地的。”

  叶凡一怔,随后一笑:“夫人说笑了,不过金芝林随时欢迎夫人。”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发现自己对赵明月感情变了很多,不再把她当成一个纯粹病人,还掺杂着朋友长辈的情感。

  所以他愿意和照顾这个可怜的女人,让她无路可去的时候能有一丝温暖。

  “妈,等等,你就算要跟爹离婚,你也不用净身出户啊。”

  叶天赐突然想起一事跑过来:“你多少留一点资产啊。”

  “放心吧,饿不死你。”

  “三房的东西、叶家的彩礼,各方的贺礼,我一分不要,全部留给你爹,免得老太太急眼。”

  赵明月干脆利落:“净身出户,只是放弃共同的东西,但我带来的嫁妆,我会全部拿回来……”当然,净身出户的前提,那就是今晚洛非花一事息事宁人。

  夜深人静,叶天赐他们睡下,赵明月却拿起电话,走到阳台拨出了一个很多年没拨过的号码。

  “你好,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电话响起,一阵机械声音传来,提示这是一个空号。

  赵明月没有掐断,只是安静等着,脸上没有不耐烦之色。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机械声音停止,电话被人接通了,但另外一端依然没有任何声音。

  赵明月低声一句:“哥,我找到儿子了……”一个浑厚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欢迎回家!”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