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五百八十三章洗清叶凡的证据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十分钟后,唐若雪走入了张氏花园。

  她把保镖留在灵堂外面,然后自己换了一双白鞋走入进去。

  张氏临时腾空出来的偏厅,正处于一种极其压抑的气氛之中。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飘舞在空中的灰烬,明灭不定的烟火,还有居中摆放的冻柜,使整个灵堂看上去鬼气森森,阴寒可怖。

  比灵堂更加阴寒可怖的是,那张隐藏在明暗光影中的狠厉脸颊。

  每一道纵横交错的皱纹里,都闪动着伤心、烦躁和痛苦,猛一眼瞅见仿佛厉鬼。

  张豪坤,张氏集团董事长。

  张豪坤平时看上去笑呵呵的,跟弥勒佛没什么两样,但此刻却荡然无存不见一丝宽厚。

  除了儿子的死是巨大打击之外,还有就是刚才收到手下电话。

  派出去捣乱的张氏子侄,竟然搞出武力冲突,还动用了燃烧瓶,结果被警方全部抓了。

  他心里怒骂一群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这不仅会让金芝林取得同情,还会让他受到官方的重点关注,毕竟这种事太敏感了。

  随后他收敛住情绪,望向不速之客唐若雪。

  唐若雪上前,给张玄上香,然后走到张豪坤身边:“张总,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顺变。”

  她还给了一个白色礼包给理事。

  “谢谢唐总关心。”

  张豪坤显然知道唐若雪,眼皮都不抬开口:“唐总说找我有事,不知道交易什么?”

  “我要能洗清叶凡的证据。”

  唐若雪蹲了下来,捏起一张纸钱放进火盆:“筹码就是张总的命。”

  “混账!”

  张豪坤闻大怒:“唐若雪,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叶凡杀了我儿子,你找我要洗清他的证据?

  你是脑子进水,还是来耍我?”

  “而且我还没问责大唐夜色,你先给叶凡来洗白,是不是觉得我张豪坤软弱可欺?”

  他怒目瞪着面前的女人,一副随时要活撕唐若雪态势。

  “张总怎会软弱可欺?”

  唐若雪俏脸没有半点情绪起伏,一点都不在乎张豪坤生气:“如果张总能够欺负,赵三春,钱立马,孙小杨,李建民他们就不会坟头长草了。”

  说话之间,唐若雪从手袋掏出一叠资料,一张一张丢入火盆焚烧起来。

  上面不仅有文字,还有照片,让张豪坤的眼皮跳动不已。

  别人可能不知道唐若雪口中名字代表什么,但对张豪坤却是一个不小的刺激。

  这些名字都是早年跟他抢资源时,被他悄无声息失踪的人。

  张豪坤厚实的胸口起伏了两下,终不再拿这个女人当花瓶看了。

  不过他脸上保持着强势,冷笑一声:“你提这些人有屁用,这么多年了,坟头草都长两米了,对我能有半毛影响?”

  “你也别拿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吓唬我,出门去打听打听,我张豪坤是不是被人给吓大的。”

  张豪坤丢入一叠纸钱:“不过你也挺牛的,这点烂事都能挖出来。”

  年代久远,时过境迁,唐若雪这叠资料看似没用,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女人挖掘东西的能耐让人胆战心惊。

  “我也是朋友帮忙查出来的。”

  唐若雪又掏出一叠资料,一张一张往火里丢过去:“没想到张总还记得他们,不知道张总还想知道谁,我继续查一查,让你感受一些当年情怀。”

  “王新城?

  马大康?

  张兴海?

  叶青阳?”

  “他们好像都是你以前的合作伙伴,后来一个个不是背负债务,就是被你踢出局。”

  唐若雪看着张豪坤笑道:“单独的他们不是张总对手,不知道联手起来,会不会让张总惊喜?”

  张豪坤眼皮直跳,皮笑肉不笑:“你试试,能不能用这些奈何我。”

  “对了,听说当年一个不给你审批的人,后来遭遇车祸死了。”

  唐若雪继续不紧不慢开口:“他两个儿子跟你闹得不可开交,可惜没有证据最后不了了之。”

  “我恰好找到那个肇事司机,也恰好联系到他两个儿子的下落。”

  “不知道张总想不想他们,我可用组一个饭局,让大家坐下来好好聊一聊。”

  “还有一事,张总好像很喜欢刘署的新夫人,有人给我送了你几张半夜出入的照片。”

  “如果张总真的喜欢,跟我说一声,我做个红娘,让刘署成全你们。”

  唐若雪轻声细语,在外人看起来,好像是安抚张豪坤节哀顺变,但张豪坤自己却掌心出汗。

  他有一种被人彻底脱光的感觉。

  张豪坤怎么都没有想到,唐若雪把自己挖的这么深,这么狠,这些事捅出来,他根本不用在龙都混了。

  他脸上肌肉抖了下,怒急,突然露出了点笑容:“唐总,你今天还真是用心了。”

  他叹息一声:“叶凡有个好前妻啊。”

  唐若雪语气变得淡漠:“我只是追求一个真相而已。”

  张豪坤笑容变得阴森:“你意思是说,我儿子不是叶凡杀的,而是自己主动找死?”

  唐若雪干脆利落:“是!”

  张豪坤眼神一冷,握着纸钱的手青筋凸出,死死盯着唐若雪:“给死人泼脏水都干得出?”

  “不是泼脏水,这是事实。”

  唐若雪又掏出一份资料,放在张豪坤的面前开口:“我用一百万买到一份报告,张玄hiv阳性并且已经到达晚期,根本没有几天好日子可活了。”

  “我原先诧异,张玄这种醉生梦死的人,怎么会用生命设局诬陷叶凡。”

  “看到这份报告,我就有了答案。”

  “他跟叶凡有恩怨,最后一点生命,被人用来当枪使诬陷叶凡,也就没什么好稀奇了。”

  “这点也能从张总脸上看出,你悲催,你痛苦,你纠结,唯独少了对叶凡的仇恨。”

  “真正的白发人送黑发人,只会想着把凶手绳之于法,或者千刀万剐,哪还会在乎自己的命运归宿?”

  “你能保持理智听我讲述,还没把我乱棍打出,说明你早预料儿子要死,会死。”

  唐若雪轻声一句:“张总,对不对?”

  张豪坤避重就轻喝道:“你觉得叶凡被冤枉,你就拿着这体检报告,去给叶凡洗清嫌疑!”

  唐若雪很是坦诚:“这报告不是铁证,无法洗清。”

  张豪坤冷笑一声:“你没证据,那能怪谁?”

  唐若雪看着张豪坤:“但你有!”

  张豪坤腾地站起,盯着唐若雪喝道:“唐若雪,你什么意思?”

  “我儿子死了,我手里有他寻死证据?”

  他怒不可斥:“你这是什么狗屁不通的逻辑?”

  “没错!”

  唐若雪不为所动:“张玄虽然是纨绔子弟,但并不是一个愚蠢的人。”

  “对于他这样寻欢作乐的主来说,珍惜生命胜过很多人,正常情况下,他不到最后一刻不会死去。”首发..m..

  “之所以愿意用自己生命设局,肯定是幕后黑手承诺了巨额好处。”

  “这种好处,他一个死人是无法享受的。”

  她俏脸很是认真:“他无法享受,那受益者只能是你这个父亲。”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这是自我揣测。”

  张豪坤神情狠戾起来:“再说了,就算张玄跟人设局,又怎么可能告诉我这个父亲?”

  “活着告诉我,我肯定会阻止他,再怎么晚期,我也想他多活几天。”

  他哼出一声:“死了之后,他更没必要告诉我,好处到账,我知不知道又有什么所谓?

  告诉我纯粹添堵。”

  “不,他一定会跟你交待这件事。”

  唐若雪坦然面对着张豪坤的怒火:“对你交待,最关键的原因,就是避免幕后黑手不认账。”

  “张玄不好好交待这件事,万一跳楼后幕后黑手耍赖,他不白死了?”

  “而且为了让幕后黑手顺利兑换承诺,他也一定会留下对方的把柄。”

  “我想,幕后黑手唆使张玄陷害叶凡的把柄,此刻肯定在张总手里吧……”这几句话,宛如一根刺入了张豪坤心里。

  “哈哈哈”张豪坤突然大笑起来,对着唐若雪竖起大拇指:“唐门十三支房头果然不是花瓶,想象力就是比常人都丰富。”

  “只是我就告诉你,证据,没有!”

  “唐总,你会不会很失望呢?”

  “你刚才那些东西,顶多让我声名丧地,财富缩水,但无法摧垮我。”

  他声音忽地一沉:“我自损五百,杀叶凡一千,值了。”

  “今天早上,你派人去金芝林门口示威,人群发生冲突,医馆被火焚烧,伤了好几个人。”

  唐若雪面不改色:“你这种行径,已经触碰官方神经,你现在已被他们高度盯着。”

  张豪坤骤然抬头,一张老脸,没有任何和善,狠辣而歹毒:“我说张氏成员怎会闹大事情,现在看来是唐总手笔啊,但这有毛用?”

  “官方盯着我又怎样?”

  他摆出死磕态势:“我从现在起遵纪守法,不闹不动,你咬我啊?”

  “如果我再告诉他们……”唐若雪直接击垮张豪坤的最后防线:“三十年前,琴城抢夺金铺的世纪大盗张发财,现在改名换姓叫张豪坤……”“你说,你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