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五百九十七章终于来了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十分钟后,整个酒吧的人都被驱赶出去。

  接着,一零三门口出现大批黑衣保镖,他们分立两侧,没有冲进去,但虎视眈眈盯着木门。

  没有多久,一阵高跟鞋敲击声响起,不紧不慢,却带着一股凶意。

  “咔”在叶凡捡起狂鲨的墨镜给自己戴上时,房门也被一只手不可遏制推开了。

  一阵香风涌入进来。

  紧接着,郑相思和青木三郎现身,端着酒杯晃悠悠走入房间,身边跟着不少阳国人和郑家好手。

  黑压压一片,让厢房气氛无比沉重,也给人说不出的窒息。

  他们先是扫视地上十几名伤者,随后望向郑相思的手印,最后锁定悠哉喝酒的叶凡。

  看到狂鲨死狗一样躺着,十几个郑家精锐见状勃然大怒,纷纷要掏武器对付叶凡。

  郑相思轻轻挥手制止,随后挪移脚步上前,望着叶凡嫣然一笑:“他这只手,你断的?”

  笑容娇媚,但谁都能感受下面的杀意。

  “没错。”

  叶凡干脆利落回应:“他给我看你手印,我看不清楚,他不肯上来,我不肯过去,我只能让人斩断拿过来了。”

  这份狂妄,让在场不少人愤怒不已,狂鲨可是郑相思左膀右臂,你说断就断?

  青木三郎也打量着叶凡,只是后者戴着墨镜,他看不出太多东西,反而把叶凡当成装酷的愣头青。

  “有点意思!”

  听到叶凡吊炸天的回应,郑相思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你是要跟我郑相思为敌吗?”

  对于这个女人来说,她更希望别人怕她胜过郑家。

  “为敌?”

  叶凡轻轻摇头:“你不配。”

  “够狂!够有种!咯咯咯……”郑相思不怒反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狂妄的家伙,有趣有趣!”

  “不过你可得想清楚了,也得掂量掂量,你是否能承担得起后果!”

  “对了,忘记告诉你,酒吧被我清场了,门里门外有一百多人,还有血医门高手。”

  她对叶凡突然有了兴趣:“我真想看看,你是怎么走出这间酒吧的。”

  一干手下气的蠢蠢欲动,只要郑相思一声令下,他们马上撂倒叶凡。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叶凡轻轻一推墨镜:“我只想着,你们对我朋友下药,该怎么给我交待。”

  郑相思依然保持着甜美笑容,居高临下看着叶凡开口:“青木少爷看上你的女人,那是你天大的荣幸。”推荐阅读sm..s..

  “你应该感激涕零才对,而不是这样不知死活。”

  她环视一眼:“对了,你女人呢?”

  “把她叫出来,待会我收拾完你,我还要让她给青木少爷泄火呢。”

  叶凡看到,听到事关汪清舞,青木三郎呼吸变得急促,目光炽热跟着环视四周。

  随后他又掏出一个小瓶子,倒了一颗药粒丢入嘴里。

  叶凡瞄了一眼瓶子,又嗅了嗅空气。

  “你该不会让她离开了吧?”

  没找到汪清舞身影,郑相思浅浅一笑:“没事,收拾了你,你会让她乖乖回来的。”

  “郑相思,你怎么不给青木做玩物?”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门外冰冷传了进来:“你这副嘴脸真丑陋。”

  门口响起了一阵呵斥和喧杂,随后就大批脚步声传了过来,一身黑衣的汪清舞走入进来。

  她的后面,跟着周管家和无数汪氏保镖,一个盯一个,把郑相思他们的人全部盯住。

  青木三郎看到汪清舞眼睛一亮:“宝贝,你又出现了……”“畜牲!”

  “啪”话没说完,经过的汪清舞突然一耳光打过去,青木三郎脸上顿时多了一个巴掌印。

  他身子晃了晃,没有还手,只是一摸脸颊,笑容更加旺盛。

  胸膛再度起伏不定。

  郑相思则俏脸一变:“汪清舞?”

  “没错,青木想要玷污的女人,龟田下药的女人,你郑相思想要献媚的女人,正是我汪清舞。”

  汪清舞走到了前面,站在叶凡身边,望着郑相思冷冷出声:“看来郑家是要跟汪家开战啊。”

  周管家也站了过来,语气淡漠:“郑小姐,你需要给汪家一个交待。”

  青木三郎走到郑相思身边摸着脸颊问道:“郑小姐,这位是谁?”

  郑相思简单介绍一句:“她是汪小姐。”

  汪家千金?

  青木三郎闻不仅没有惧怕,反而眼睛更加发亮,目光炽热的,都要把汪清舞融化一样。

  “汪清舞,周管家,这是一个误会。”

  郑相思微微眯起眸子,望着汪清舞和周管家笑道:“青木少爷喝高了,多嘴了两句,是龟田他们胡乱领会意思。”手机端sm..

  “龟田他们现在已经受到惩罚,我再让青木少爷跟你们说声对不起,赔偿你们一千万。”

  “这事就揭过去如何?”

  “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汪家也不会想要多两个强敌。”

  想不到牵扯的女主是汪清舞,这可是汪家给石油王子安排的王妃,汪清舞差点出事,很容易被误认郑家破坏汪家战略。

  青木三郎依然没有半点畏惧,只是笑容玩味看着汪清舞,显然对她很感兴趣。

  叶凡还看见,青木三郎背后跟着一个灰衣老者,毫不起眼,也不声不响,但感受的出不是善茬。

  “道歉不需要,一千万也不需要。”

  汪清舞也呈现出强势:“今晚如非我运气好遇见叶凡,我现在估计都被青木糟践了。”

  “一句话,我要阉了青木三郎。”

  叶凡闻竖起大拇指,这女人看起来柔柔弱弱,但做起事来确实雷厉风行。

  “汪清舞,做人别太过分,你现在不是没事吗?”

  郑相思俏脸忽然一寒:“别得寸进尺,真闹翻,你们讨不了好。”

  “给你们一分钟。”

  汪清舞很是直接:“你们不动手,我就让周管家他们动手。”

  郑相思声音一沉:“青木少爷可是血医门的天骄,你要阉掉他,是想要汪家跟血医门死磕吗?”

  汪清舞冷冷开口:“四十秒……”郑相思怒笑一声:“汪清舞,你真把自己当人物了。”

  一个阳国青年也站出来指着汪清舞喝道:“青木少爷可是我们三长老的儿子,你们别给脸不要脸……”周管家眼神一凝,锋芒毕露,右手一把折断对方手指,左手扣住对方的腰带。

  一个霸王举鼎,似乎不怎么费力,将一百八十多斤的家伙高举过头顶,然后狠狠地砸向一张茶几。

  “咔嚓”宽大茶几碎裂,阳国青年惨兮兮陷入进去,身上满是玻璃渣子和血迹,痛得都忘记了喊叫。

  四周众人也都嘴巴张大,但喉咙深邃无底,再也发不出丝毫声音。

  比起众人震惊,叶凡更有兴趣青木的反应。

  当周管家脚底踩断几块玻璃,发出得得声响时,青木三郎的眉头皱了起来,还揉了揉心脏位置。

  郑相思先是眼皮一跳,随后娇喝一声:“汪清舞,你非要一条道走到黑,那就一拍两散。”

  汪清舞不为所动:“周管家,废了青木。”

  双方保镖和高手蜂拥而上。

  “住手!”

  就在双方要大打出手时,门外又响起了一记暴喝:“全给我住手!”

  喝叫之中,还伴随一记枪声。

  全场一滞。

  接着,十几名华衣男女大步流星走入进来。

  走在最前面的,正是汪翘楚。

  叶凡眼睛微微眯起:终于来了……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