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六十二章一个亿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五湖食府风波,最终以沈云峰下跪道歉告终,徐欣自此不敢再招惹刘富贵。

  叶飞也没有过多打压他们,他要的只是压压他们气焰,至于让女人后悔是刘富贵将来该干的事。

  吃完饭后,叶飞就让刘富贵送自己回去,还约好第二天早上九点去看医馆。

  回到唐家别墅,叶飞却发现唐若雪还没有回来,他微微诧异。

  以前不管是加班还是应酬,唐若雪都会十一点前回到家里,今天却超过了半个小时。

  叶飞正要拿起电话打过去,却听到身后响起哒哒哒的高跟鞋声。

  他扭头一看,正是唐若雪。

  她仍旧是职场上的那种套装,但脸上却微微红润,带着一抹酒气。

  而且她的衣袖有些褶皱,像是跟人拉扯过一样。

  唐若雪看到叶飞就笑问一声:“跟刘富贵聚的怎样?”

  “还不错。”

  叶飞上前扶住她:“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不是加班吗?

  怎么去应酬了?”推荐阅读sm..s..

  唐若雪点头:“嗯,资金困难解决,生产力十足,就多见了几个客户,顺便多喝了几杯酒。”

  叶飞追问一句:“赵东阳也在场?”

  在搀扶的手臂上,叶飞嗅到了一抹不同的香水,脑海回想一下,跟赵东阳在餐厅求爱时一模一样。

  唐若雪微微一怔:“你怎么知道?”

  “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道。”

  叶飞心里堵得慌:“你不是很讨厌他吗?

  怎么今晚又一起喝酒?”

  “他给我介绍了几个客户,说是给我赔罪。”

  唐若雪轻声解释道:“我不想关系太僵,而且公司也需要客户,就去了这个饭局。”

  “我跟他没什么的。”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补充这一句。

  叶飞看着魅惑众生的女人:“没什么身上还有他香水味?

  这是近距离接触才会留下的。”

  “你有完没完?”

  唐若雪忽然不耐烦了:“我说没什么就是没什么,你爱信不信,疑神疑鬼累不累?”

  “我也没义务给你解释。”

  本来在外面打拼已经够心力交瘁,回来还要面对叶飞追根究底,唐若雪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叶飞看到要吵起来了,就压一压心中不快:“以后能不能不见他了?”

  “不见他,你给我客户啊?”

  唐若雪一把推开叶飞:“再说了,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过问了?”

  “我都还没说你跟宋红颜来往密切,你却对我和赵东阳捕风捉影起来,吃饱了撑着?”

  说完之后,她就踢掉高跟鞋,神情烦闷进入里间,还砰的一声重重关门。

  叶飞一脸黯然,连背部伤口都忘记处理了第二天早上,叶飞做好早餐,叫醒唐若雪,想要再好好聊一次,结果唐若雪却冷着脸离开了。

  让叶飞更加郁闷的是,前来接唐若雪的不是陈小月,而是赵东阳的奔驰。

  叶飞拿出电话想要追问几句,但看着手机却突然觉得百无聊赖叫得住人,叫不住心,与其死皮赖脸维护感情,还不如让自己变得强大九点,刘富贵的车子开了过来,叶飞钻入进去,随后就让他直奔金芝林医馆。

  半个小时,叶飞出现在金芝林门口,还没来得及扫视环境,一辆凯迪拉克也停了下来。

  宋红颜笑容恬淡钻出车门。

  白衬衣、牛仔裤、马尾辫、妩媚却不乏清爽叶飞笑着走过去:“你应该很多事情处理,怎么也跑过来了?”

  “事情昨晚就搞定了,不仅扫掉了熊氏据点,熊智重伤跑路,还一鼓作气清理掉了蛀虫。”

  宋红颜一笑:“不敢说长久,个月太平还是有的,所以我有大把时间来这里凑热闹。”

  叶飞笑了笑:“事情搞定了就好。”

  他没有过多追问这些江湖事,免得陷入进去无法脱身。

  “当然,最重要的是,再大的事也没你的事重要。”

  宋红颜靠近叶飞,自然而然挽住他的胳膊:“比起五湖集团的烂事,我更想看着你把医馆开起来。”

  “到时我要做第一个患者。”

  叶飞一愣:“你有病?”

  接着又摇摇头:“不会啊,你很健康。”

  宋红颜眨眨眼睛:“我有心病,相思病”叶飞头皮发麻。

  “好了,开玩笑了,不说这些了,进去吧。”

  宋红颜娇笑一声,挽着叶飞走入进去。

  坐在车上的刘富贵一脸纠结,寻思要不要给唐若雪打小报告?

  医馆很大,占地一千平方米,前面是大堂和药房,中间是院子和六间病房,再后面是四间住房。

  只是医馆很破旧,不仅墙壁斑驳破裂,地面也是坑坑洼洼,几个角落还有蜘蛛网呢。

  如果半夜用来拍鬼片,几乎不用怎么布景。

  而且医馆门庭冷清,除了十几个老弱病人外,并没有太多人等待和走动,药房也因人手不足紧闭。

  他们看到叶飞和宋红颜进来,都好奇打量了起来,似乎这里很久没出现过年轻人了。

  宋红颜扫视一眼:“公孙医生呢?”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个端着保温杯大口喝水的红衣大妈热心喊道:“公孙医生推孙女晒太阳,待会就出来,你们先坐一会。”

  她还给叶飞和宋红颜倒了杯热水,随后又捧着自己保温杯猛喝。

  叶飞触碰到她的手背,很快了解到她病情。

  “谢谢。”

  宋红颜笑着道了一声谢,随后又对叶飞开口:“金芝林,开了一个世纪了,足足四代人,曾经是中海最具人气的中医馆。”

  “门庭若市,不外如此,我小时候生病,去的不是大医院,而是这金芝林。”

  “可这二十年来,诊所医院普及,公孙渊半途才学医,加上儿子车祸死去,为人做事消极。”

  “金芝林就开始没落了下来。”

  “很多病人流失,现在来这里看病的,都是附近老街坊,一是距离近,二是便宜。”

  “三个月前,公孙渊唯一的孙女公孙倩,双腿突然站不起来了,一检查,脊髓性肌肉萎缩症。”

  “这是致死性神经肌肉疾病,如不得到有效治疗,公孙倩顶多活半年。”

  “自己无法医治,医院也束手无策,公孙渊就彻底心灰意冷。”

  “他准备卖掉这间祖传医馆,然后拿这笔钱带孙女去国外买药。”

  “买那支价值一千四百万元的药。”

  等待中,宋红颜把医馆现状跟叶飞说了一遍:“这里无论是位置还是环境都一流,所以把它盘过来是不错的选择。”

  叶飞扫视周围一番,轻轻点头:“确实不错,可以考虑拿下来,他开价多少钱?”

  “一个亿。”

  就在这时,一个颓废却不乏尖锐的声音传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