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六百二十二章你在我这里没面子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关门?

  如此嚣张。

  如此狂妄。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叶凡把他们瓮中捉鳖呢。

  这份自大,完全颠覆了在场众人的认知。

  青木太郎也算是一个枭雄了,死了弟弟都能忍住悲伤和愤怒,等待神州警方抓叶凡的人,诛他的心。

  但此时,青木太郎,仍旧是气的想要吐血。

  双手紧握,青筋凸出。

  这,不仅是在挑衅他的权威,还是无视青木家族的份量。

  他看着叶凡狞笑一声:“本来还想让神州警方做主,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

  “确实没有必要。”

  “当青木三郎横死的真相,比不上郑家那点利益,你们就彻底成为了我的敌人。”

  叶凡手指在武士刀上滑过:“对于一条道走到黑的对手,我一向都是有多少杀多少。”

  看到叶凡这个样子,郑思月气的肝疼。

  这是上流社会才该有的态势,一个吊丝凭什么这样耀武扬威?

  “狂妄自大!”

  青木太郎退后一步吼道:“动手!”

  一声令下,六十多名阳国人瞬间暴动,二话不说就向叶凡冲过去。

  对于他们来说,服从命令远比真相更重要。

  郑思月也重新抢起枪械,只要有机会,她不介意给叶凡一枪。

  “嗖”没等叶凡亲自动手,独孤殇已经冲了过来。

  他巧妙避开指向自己的枪口,却速度不减,迅速前行。

  单枪匹马!以一挡十。

  十米!五米!三米!独孤殇不急不缓。

  最后一米,独孤殇前行的身影骤然一变。

  身形爆冲。

  他犹如一把隐忍多年的长刀,眨眼间出鞘,锋锐无匹,轮廓分明。

  一米的距离,独孤殇几乎转眼间到达,右手猛地一挥。

  一道黑光凌厉闪过,三名挥刀砍下来的阳国人,咽喉就被剑尖瞬间撕出口子。

  “嗖!”

  三道鲜血几乎同时迸射出来,发出秋叶被吹响的声音。

  三人瞪大着眼睛,一脸不甘的倒地。

  独孤殇没有半点波澜,脚步一挪,犹如幽灵一般避开六支弩箭。

  下一秒,他右手一抖。

  两名从背后偷袭的黑衣忍者无声倒地。

  见到五名同伴相续横死,其余阳国人愤怒不已,武士刀挥砍过去。

  独孤殇面色不变,身体骤然发力。

  “嗖!”

  他像是利箭一样,冲过一名阳国精锐的身边。

  后者武士刀落到一半,身躯就瞬间一震,腰部迸出一大股鲜血。

  在他瞪大眼睛倒地的时候,锋利黑剑又像是毒蛇一样,迅疾地刺入另一人咽喉。

  不等后者捂住致命伤口,黑剑又穿过一人心脏。

  干脆利落的不像话。

  连杀数人,独孤殇却面不改色,黑剑凌厉,剑尖如蛇,挡路的两人很快被刺翻。

  也就在这时,三把武士刀同时刺来,光芒交织,封死独孤殇的躲避角度。

  只是独孤殇并没有躲开,黑剑反手一劈。

  三把武士刀瞬间荡开。

  下一秒,它们又诡异的齐齐弹射回去。

  “啊”三记凄厉惨叫响起!三名敌人的虎口和肩膀都渗出血水。

  独孤殇又踏前一步,割断他们三人的喉咙。

  看到独孤殇如此霸道,郑思月俏脸难看,向一名亲信打出一个眼色。

  一名郑氏保镖抬起枪口锁定独孤殇身影。

  “扑”叶凡脚尖一扫,一截断刀飞射出去。

  “嗖!”

  刀锋与空气摩擦发出嘶嘶声响。

  随后,半截断刀穿入了要开枪的郑家保镖胸膛,并带着他削瘦的身子飞了出去,最后轰然倒在柱子上。

  鲜血染红了身周鲜花。

  后者握着胸膛上的断刀,眼神兀自还带着不可置信的恐惧,似乎没有想到自己就这样被对方干掉。

  死不瞑目。

  郑思月她们脸色巨变,没想到叶凡这样杀了保镖。

  叶凡淡淡出声:“不要打黑枪,最好连枪都不要开,否则死的一定是你们。”

  郑思月俏脸阴沉,想要反驳却最终闭嘴。

  六名握着枪械的郑氏保镖,神情尴尬低垂枪口。

  他们不想被叶凡这样吓到,但又不敢拿枪对着他和独孤殇。

  “嗖嗖嗖”这时,双方激战已进入白热化。

  在独孤殇胳膊一痛多了一道伤口时,十几名阳国武士趁机围了上去。

  十多把利刀光华流窜,星芒闪动。

  杀气漫天笼罩了独孤殇。

  独孤殇反手一抖。

  一道剑光忽地而起,如惊芒掣电,如长虹惊天。首发..m..

  满天杀气凌厉的刀光,忽然发出了“当当当”声响,刀光全部消失了。

  唯一还有光的只剩下一把剑。

  十多把武士刀全部被独孤殇斩断。

  随后,独孤殇身躯一展,黑衣飘飘中,剑尖连连抖出。

  “嗖!”

  一人躲闪不及,喉咙被破,惨叫都没发出倒地。

  独孤殇没有手软,黑剑再度绽放杀意。

  第三十一个,第三十二个,第三十四个……一脸萧杀的独孤殇脚步不停,毫无凝滞的冲入了人群。

  黑剑如狂风暴雨,倾泻。

  不到三十分钟。

  厮杀停止。

  独孤殇浑身是血,身上多了十几道伤。

  而六十三名阳国武士全部倒地。

  无一生还!郑思月和六名郑家保镖目瞪口呆。

  他们原本以为,独孤殇会被阳国人剁成肉酱,毕竟青木家族连忍者都搬出来。

  可是没想到,独孤殇屁事都没有,阳国人却死了一堆。

  青木太郎也是震惊不已。

  六十三名精锐,怎么连独孤殇都杀不了?

  随后,他对着夜空吼叫一声:“死,死,你们全要死!”

  他拳头一沉,咔嚓一声,全身衣服崩裂,接着一把抓起武士刀。

  “叶凡,你们今晚全要死!”

  衣衫猎猎,独孤殇看着青木三郎,一步跨出。

  杀气逼人。

  “嗖嗖嗖”青木太郎双脚一踩,几十枚银针从鞋尖射向独孤殇。

  独孤殇身子一闪,黑剑一荡,把银针当当当击落在地。

  “嗖”趁着这机会,青木太郎脚步一挪,没有向独孤殇攻击,而是到了苍狼面前。

  他要一刀宰了这活口。

  他已经报警,只要死了苍狼,警方赶到,加上郑思月作证,叶凡就必死无疑。

  不然,今晚不仅同伴和弟弟白死,青木和郑家关系也会闹僵。

  “孺子不可教也”就在他挥刀的时候,叶凡轻轻摇头,身子一弹。

  他看起来很清瘦,一阵风都是能够吹倒,可是他一出手,青木太郎却无法抵挡。

  第一掌拍出,青木太郎的武士刀断了一半。

  第二掌拍出,他射出的毒针落地。

  第三掌拍出,要灭口的青木太郎骇然后退。

  只需一秒就可结束苍狼性命的他,却不敢冒这区区一秒的险。

  青木太郎相信,如自己迟上一秒后退的话,叶凡绝对会拍碎自己的脑袋。

  在青木太郎下意识退后时,叶凡贴着他踏出了几步,还再度拍出了三掌。

  “砰砰砰”他出了三招,青木太郎已经退了八步。

  他是青木家族长子,身手高明自不用说,可一退再退还是躲不过叶凡一只手。手机端sm..

  他无奈之余,半截武士刀一横,拦在身前。

  他只望能阻上一阻。

  叶凡手臂一探,一掌绕过武士刀,拍到青木太郎的胸前。

  郑思月她们见到叶凡出手软绵绵的好像没吃饭,可青木太郎却被他一拍之下,鲜血狂喷,凌空跌起。

  没等青木太郎落地,叶凡的手又捏住了他咽喉。

  郑思月指向苍狼的枪口重新缩了回去。

  叶凡看着青木三郎淡淡出声:“你输了。”

  简单三个字,让青木太郎说不出的绝望。

  没见到叶凡之前,他尽量高估叶凡的实力,自认可以对抗一番,现在他才知道,叶凡一只手就能吊打他。

  只是他依然没有低头:“我是阳国使者身份来神州,你杀我试一试……”叶凡笑了笑:“我肯定满足你。”

  郑思月娇躯一颤,拿着手机连连拨打。

  “住手!住手!”

  这时,一道苍老威严的声音,在灵堂一侧骤然响起。

  又是十几名阳国男女提着武士刀现身,还带着一股不同于青木太郎的威压。

  接着,一个白发苍苍不怒而威的和服老者大步流星走到了前面。

  独孤殇微微眯眼,握着黑剑的手,紧了三分。

  “爸。”

  “青木老先生。”

  和服老者一出现,青木太郎和郑思月齐齐发声,脸上还露出获救的欣喜。

  显然老者就是青木道寺了,银牌医师,用毒专家,玄境高手。

  郑思月还寻思,如果青木道寺能够杀了叶凡,那今晚事情就完美了。

  青木道寺没有理会儿子他们喊叫,只是目光炯炯看着叶凡。

  他终于近距离看到了青木家族的敌人,看到了血医门的敌人,可他知道此刻怒不得。

  儿子被叶凡捏死狗一样捏着。

  叶凡坦然迎接着对方目光,没有半点惊讶和忌惮,只有淡淡的冷漠。

  “年轻人,把青木太郎放下。”

  “青木三郎一事,我已经知晓,我会仔细查探清楚。”

  “如果你真是无辜的话,青木家族不再找你寻仇,神州警方也不会逮捕你。”

  青木道寺向叶凡摆出自己身份:“我是青木道寺!”

  “一九鼎!”

  “请你给我一点面子!”

  “放了青木太郎!”

  “面子?”

  叶凡咔嚓一声捏断青木太郎的脖子:“不好意思,你在我这里没有面子……”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