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六百四十四章是时候收网了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天,叶凡又出去折腾一天,还是劝告无门。

  临近黄昏,叶凡只好又回到金芝林。

  这一次,他发现唐若雪和秦世杰他们都在。

  “你又去医药署了?”

  唐若雪显然也知道叶凡这几天的动作,看到他回来就迎接了上去,还把自己的热茶递给叶凡。

  叶凡端起茶水喝了几口笑道:“去了医药署,工商署,还找了杨红星,不过都失败了。”

  “叶凡,算了。”

  看到叶凡一副操劳过度的样子,唐若雪眸子有着一抹疼惜:“我知道让你的心血付之东流,你心里很伤心很难过。”

  “但现在真的无力回天了,你没必要再做无用功,也不要再揪着此事折腾,那会让你整天压抑的。”

  她脸上流露愧疚:“这事都怪我,没有防备好七姨……”“叶医生,秘方一事确实尘埃落定,我研究过很多官司打法,但最后推演都是输。”

  秦世杰也符合一句:“没有了林七姨这个证人,秘方是拿不回来了,我们山寨之名也坐实了。”

  “而且舆论现在也是一边倒,全都认定秘方就是汪翘楚的。”

  “我们再纠缠下去没有意义,只会给我们带来无尽伤害。”

  “我们现在最理性的做法,那就是跟汪翘楚他们和解,赔偿一点钱取得谅解,让高静从拘留所出来。”

  “早上红星制药的律师还给我打了电话,告知如果你再四处说他们白药有缺陷,他们就要告你诽谤。”

  “叶医生,这一局,我们认输吧。”

  秦世杰呼出一口长气:“将来的路还长着呢,咱们没必要计较一时的得失。”

  话虽然说的漂亮,但秦世杰心里也惋惜,价值千亿级别的秘方被人占为己有,有几个人不发疯。

  叶凡低声一句:“这产品真有缺陷……”“叶凡,事情就交给秦律师处理吧。”

  唐若雪一把挽住叶凡的手臂:“你陪我去东北滑雪散散心好不好?”

  显然她担心叶凡钻牛角尖钻的走火入魔。

  叶凡笑了笑:“我们怕是走不了……”“大夫,大夫,救命啊。”

  就在这时,一辆车子冲到了金芝林门口,车子还没稳住,车门就打开了。

  叶凡他们扭头望过去。

  正见一个衣着光鲜的妇人抱着一个孩子冲过来喊道:“大夫,快救救我儿子。”

  “儿子,你不要动,不要挠。”

  接着又带着哭腔喊道:“快救救我儿子。”

  妇人四十多岁的样子,衣着很时尚,还珠光宝气,她怀里抱着一个五岁小孩。

  小孩瘦小,力气却很大,此刻一边挣扎一边哭喊,一副很是痛苦的样子。

  他的左手鲜血淋漓。

  右手有好几次想要去抓挠左臂,但都被艳丽贵妇一把按住了。

  小孩不断哭叫:“妈,我痒,我痒……”停好的车子也跑出一个中年男子,冲入医馆帮忙按住小孩的手喊道:“医生,快救人。”

  卓风雅他们反应了过来,一边把小孩固定住,一边给他伤臂清理。

  只是不碰还好,一碰,小孩更加扭动不已,疯狂喊叫着:“痒,痒……”卓风雅他们一时无法处理。

  “我来!”

  叶凡上前,拿出银针刺了几下,小孩身体软了下来,双臂也无力,只是依然不断痛苦喊叫。

  孙不凡向家属问出一句:“究竟怎么回事?”推荐阅读sm..s..

  “我也不知道啊。”

  看到儿子不再挣扎,艳丽贵妇情绪好了两分,只是俏脸依然焦虑:“我们今天带他去游乐园玩,刚刚出来一会,他就喊叫手臂发痒,然后死命挠。”

  “挠的血肉模糊,还越挠越疯狂,我看不对劲,就把他按住。”

  “看到这里有医馆,就带过来看一看。”

  中年男子也跟着附和:“对,他突发性的,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疼惜看了看儿子,也不知道儿子哪根筋不对,把自己手臂抓成这样。

  不过现在慢慢平静,他心里又好受多了。

  叶凡拿起小孩子左臂审视一番:“他这左臂受过伤?”

  “受过伤。”

  艳丽贵妇一拍脑袋:“昨天下午打碎窗户玻璃,手臂被碎片割了一下。”

  “不过伤口不深也不长,就三厘米左右,我们那红星白药敷了两次,就止血结疤了。”

  “好的太快,我都忘记他受过伤了。”

  她抬起头惊讶望向叶凡:“你该不会说红星白药有问题吧?”

  “对啊,红星白药。”

  中年男子掏出一瓶药膏:“孩子现在伤成这样,正好用红星白药治疗,我怎么没想到。”手机端sm..

  “不能敷!”

  “红星白药有缺陷,它跟你孩子体质不合。”

  叶凡伸手制止对方:“他奇痒无比,还抓挠出血,就是红星白药的后遗症。”

  “红星白药虽然让你孩子昨天止血结疤,但因特质不合并没有完全融合进去,残留在疤痕下面的伤口。”

  “孩子今天玩乐一天,出汗出力,又把白药激活起来,让疤痕下面的新肉受到刺激。”

  “你孩子控制不住就把旧伤撕破来缓解痕痒了。”

  叶凡提醒一句:“你现在又拿白药敷上去,只会让它恶性循环越来越痒。”

  “缺陷?”

  “这词怎么有点熟悉?”

  艳丽贵妇一拍大腿认出叶凡:“啊,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记者会上捣乱的人?”

  “对,对,他就是若雪制药的人,高仿红星制药不成还四处污蔑的人。”

  中年男子也打了一个激灵:“原来是你,怪不得逮到机会就给红星白药泼脏水。”

  “我儿子这样抓挠,很可能只是一时情绪烦躁,或者长新肉发痒,跟红星白药没半毛关系。”

  “红星白药真有问题,我儿子昨天或者上午就该抓挠了,又怎会等到现在?”

  “你啊,做什么医生,心太黑了,这么好的药也敢污蔑?”

  “呸,没医德的人,医术肯定也不怎么样。”

  “走,我们去大医院治疗,不要这里被他谋财害命。”

  “小子,我告诉你,你刚才扎了几针,如果我儿子有事,我跟你没完……”中年男子一把抱起儿子,不忘记点着叶凡鼻子骂道:“我姐夫是医药署的人,你等着倒霉吧。”

  看到儿子安静不少,中年男子底气十足,迅速带着儿子和老婆钻入车里,然后一脚油门驶向大医院。

  唐风花止不住一拍桌子:“这什么人啊,帮他救人,还牛哄哄的样子。”

  孙不凡他们也纷纷摇头。

  唐若雪从后面走了上来,一握叶凡的手掌开口:“别生气,他们也是爱子心切,一时口不择。”

  “生气?”

  叶凡笑了笑:“我高兴才对!”

  “是时候,收网了……”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