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六百四十五章这药叫什么名字?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华灯初上,晚上七点,中年男子和艳丽贵妇把孩子送入医院急诊。

  一番检查后,医生判定没什么大碍,只是伤口痊愈过快,新肉引起痕痒而已。

  大人能够控制抓挠,但小孩子自制力差,加上玩耍一天,汗水浸染,所以抓挠起来。

  医生给孩子打了消炎针,开了针水和消炎药,告知住院两天就没事。

  中年男子和艳丽妇人松了一口气,对叶凡更加鄙夷不已,对他危耸听污蔑红星白药很是气愤。

  因此他们一边让儿子住院,一边把遭遇发帖子,把经历告知众人,千万不要叶凡这种人忽悠。

  发帖之后,他们就顺手把叶凡刺入的几枚银针拔掉。

  “啊”几乎是银针刚刚一拔,躺在病床的孩子又尖叫起来,伸手把刚刚敷好的红星白药挠掉。

  指甲还不断深挖,让止血的左臂,再度血肉模糊。

  手上吊着针水的针头也被抓掉,没入右手掌心却毫无痛觉。

  他只想抓挠左臂让自己止痒。

  衣服和床单很快一片血迹,孩子脸色也因痛苦变得煞白。

  中年男子和艳丽妇人吓的手机都掉了,然后一把按住孩子喊叫:“不要挠,不要挠!”

  “快叫医生,快叫医生。”

  艳丽妇人看着儿子手臂揪心揪肺喊着。

  七八个医护人员赶赴过来,七手八脚按住孩子,虽然很快处理了伤口,但孩子却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医生只能打一支镇定剂让孩子睡一会……“老公,老公,孩子又挠了,快叫医生。”

  凌晨两点,一个晚上没睡觉的艳丽妇人,看到孩子醒来又想抓挠,忙死死抓住他的右手。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刚刚眯眼的中年男子打了一个激灵,忙冲出门去叫医护人员。

  欲哭无泪。

  虽然黄昏时打了镇静剂,但孩子就睡了几个小时醒来,然后就反反复复折腾,让他们夫妇身心疲惫。

  医护人员也没有办法,短时间无法再打镇静剂,只能固定住孩子双手,叮嘱家属多多留意。

  只是一个晚上七八次闹腾,每一次孩子都是又喊又叫,直到精疲力尽睡去,大家才能喘口气。

  这也让中年男子夫妇心力交瘁。

  “这究竟怎么回事?”

  艳丽妇人满脸憔悴看着红星白药:“难道这药真有问题?”

  凌晨三点,金豪顶级公寓,抱着被子呼呼大睡的赵司棋,感觉左掌有些发痒。

  她一边嘟囔,一边抓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突然惨叫一声,一股剧痛涌入了掌心。

  还有黏糊糊的东西。

  她睡意全无,腾地坐直身子,扭开大灯,不开灯还好,一看,魂飞魄散。

  她发现,自己左掌的疤痕不知什么时候挠开了,有着几十道指甲痕迹,血肉模糊,剧痛无比。

  枕头、床单、被子全是鲜血。

  最让她惊慌的是,左掌依然奇痒无比,让她控制不住去抓挠。

  一抓一挠,很是舒服,根本停不下来的态势,也让伤口更加可怖。

  “不,不能挠!”

  赵司棋死死咬着嘴唇,忍住再挠下去的冲动,担心把一只手活活毁掉。推荐阅读sm..s..

  随后,她双手颤抖着拿起手机打给了120……在赵司棋寻求求救时,郑乾坤也从床上摔在地上,捂着腹部痛楚不已。

  刚刚手术没两天的伤口,被他自己活活挠开了,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而且心脏还一颤一颤的,好像遭受过剧烈运动一样。

  最让郑乾坤眼皮直跳的是,明知道伤口剧痛,他却还忍不住又挠几下。

  因为他感觉腹部有无数只蚂蚁爬来爬去,不挠几下根本承受不住奇痒,而且一挠,说不出的舒服。

  痛并快乐着。

  怎么会这样?

  有问题!有问题!郑乾坤对着几个护工吼出一声:“快叫医生,快叫医生……”红星白药有缺陷,除了叶凡知道外,其他人是完全不相信的。

  就连唐若雪和秦世杰也以为叶凡是气不过,所以想要抱着汪翘楚和元画一起死。

  因此唐若雪第二天早早起来,就开车前往金芝林找叶凡。

  这些日子,她希望陪伴在叶凡身边,一起熬过这个坎。

  “呜”车子刚刚停下,唐若雪还没有下来,就听到一阵汽车轰鸣声从远而近。

  接着一辆汽车冲到医馆门口。

  车门打开,钻出昨天黄昏看过的中年男子和艳丽妇人。

  他们抱着孩子冲过人群,然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大厅。

  “大夫,大夫,救救我的孩子,求你救救他。”

  他们抱着被束缚带缠绕的儿子,对着坐诊的叶凡连连磕头。

  唐若雪挤过人群一看,发现孩子伤势比昨天更严重。

  整条手臂鲜血淋漓,新伤旧痕,极其可怖。

  唐若雪看两眼就不敢看。

  孩子精神比昨天更加萎靡,脸色也煞白很多,只是左手依然死命挣扎,好像要好好挠几下。

  他始终无法平静下来。

  而中年男子和艳丽妇人也是满脸憔悴,一看就是没怎么休息好。

  “你们不是说叶医生骗子吗?

  不是说叶医生没医德吗?”

  唐风花毫不客气打脸:“怎么又跑回来叫叶医生救治啊?”

  “叶医生,对不起,我有眼无珠。”

  中年男子连连向叶凡道歉:“我也是被红星白药骗了,我以为它背景这么强大,效果这么完美,应该不会有问题。”

  “我就一个平凡人,我也是跟着媒体和新闻走啊,我分辨不出它有没有缺陷。”

  “叶医生,你要打要骂,我们无所谓,求你先救救我孩子。”

  “再这样折磨下去,我担心他左手废掉啊……”艳丽妇人也满脸着急喊叫:“是啊,叶医生,你是好人。”

  “你医者仁心,明知道站出来会千夫所指,可你依然四处奔告红星白药有缺陷,你是大善人啊。”

  “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帮我们救救孩子吧。”

  她啪啪给了自己两巴掌。

  “起来吧,我没怨你们。”

  叶凡上前把两人搀扶起来,然后又给小孩刺了几枚银针,让他身体动弹不得。

  接着,叶凡掏出一个药膏,一开,清香无比,让人心旷神怡。

  红艳艳的药膏也赏心悦目。

  唐若雪他们一怔:这药膏看着就舒服。

  叶凡把药膏涂抹在小孩手臂上。

  很快,血迹斑斑黏黏糊糊的胳膊,在众人震惊目光中渐渐止血结疤。

  孩子脸上的痛苦也如潮水一样褪去,眸子还带着一抹安宁和舒畅。

  他精气神的变化,让在场众人吃惊无比。

  叶凡拔掉银针,解开小孩束缚带,小孩不仅没有再抓挠,情绪还缓和了下来。

  他靠入艳丽妇人的怀里:“妈妈,我饿了。”

  正常了?

  看到发疯一晚的儿子,恢复了正常人态势,中年男子和艳丽妇人先是一愣,随后相拥一起喜极而泣。

  只有折腾过的他们,才知道孩子正常的可贵。

  “孩子没事了,不过伤痕太多,要用这药膏多涂两次。”

  叶凡把药膏递了过去还叮嘱一句:“还有,一个星期不要再吃辛辣的东西了。”

  “谢谢叶医生,谢谢叶医生。”

  中年男子夫妇连声感谢:“我们一定听你的。”

  “你这药膏止痒止血这么有效?”

  唐若雪拿过叶凡手里的药膏惊讶问道:“它叫什么名字?”

  她看到底部有字,一翻,四字赫然入目。

  “红颜白药。”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