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六百八十七章她有麻烦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跟叶堂的关系?

  听到蔡伶之的这一句话,叶凡微微一怔:“我跟叶堂有啥关系?”

  当初如不是遇见虎妞,叶凡连楚门和叶堂都不知道,就是现在,他对叶堂也没什么了解。

  他跟叶堂的交集,也就局限于认识墨千熊和叶镇东而已。

  蔡伶之轻轻挥手,示意几个保镖出去,随后看着叶凡低声开口:“我也不清楚你跟叶堂有什么纠葛,至少蔡家现在还没有查出你们有渊源。”

  “但郑乾坤委托的时候却无比郑重,他不仅砸出人情和金钱委托我们调查,还答应郑家也会全力协助。”

  “如不是郑乾坤发现你跟叶堂有牵扯的话,他又怎可能耗费这么多人力物力调查你跟叶堂呢?”

  “其实我爷爷他们这次去拜寿,除了请求叶堂庇护外,也有查探你跟叶堂关系的意思。”

  蔡伶之显然对叶凡绝对信任,所以掏心掏肺补充一句:“所以郑乾坤他们肯定是有什么猜测。”

  “难道我是叶堂子侄?

  某个流失民间多年的私生子?”

  叶凡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自嘲着给出一个判断:“不过就算我是啥私生子,对于郑乾坤又有什么意义?”

  “郑乾坤这个人不可小瞧。”

  影子目光也多了一抹凝重:“他刚愎自用,又不乏笑里藏刀,还能屈能伸,心思摸不透。”

  “他耗费这么大力气打听你跟叶堂关系,那就说明一旦确认你是叶堂子侄,对他来说将有巨大价值。”

  “所以叶会长你要对郑乾坤多留一个心眼。”

  “他现在对你绽放的每一个笑容后面,都可能蕴含着对你对叶堂的算计。”

  她提醒着叶凡不要轻敌大意:“某种意义来说,他比汪翘楚还要可怕。”

  叶凡闻点点头:“放心,我会警惕的。”

  老家伙最近和颜悦色,还掏心掏肺的样子,差一点让叶凡忘记他吃人不吐骨头的本性了。

  现在看来,老家伙笑里藏刀啊,只是不知道如果查出自己跟叶堂有关系,郑乾坤会有什么打算呢?

  “其实叶会长你刚才有句话说错了。”

  蔡伶之忽然抬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口:“普通的叶堂私生子,对于郑乾坤确实没意义。”

  “但如果你是叶夫人当年遗失的孩子,那对郑乾坤就具有重大价值了。”

  “到时他捏着你,进可左右叶堂局势,退可让叶堂鸡犬不宁。”

  她眼睛渐渐亮起:“没错,我总算明白了,郑乾坤怀疑你是什么人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首发..m..

  “他怀疑你是叶夫人丢失的孩子,是叶门主的亲生儿子,所以砸入大力气去查清楚这件事。”

  “一定是这样……”蔡伶之俏脸多了一抹兴奋:“叶会长,你很可能叶堂少主。”

  影子也打了一个激灵,难于置信看着叶凡道:“虽然这只是大小姐的猜测,但这也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这不仅能解释郑乾坤的查探,还能解释叶镇东为何留在金芝林。”

  “堂堂一个东王,什么都不干,留在金芝林打杂,如非你对他很重要,他怎可能这样保护你?”

  有些事情,一旦想通了其中乾坤,很多谜团也就能化解了。

  蔡伶之和影子相识一眼,眼里都有着期待和炽热,如果叶凡真是叶堂少主,这一次就抱上大腿了。

  不仅蔡家危机能够熬过去,他们还会因为抱了叶凡这一大腿,重新返回蔡家曾经有过的巅峰。

  蔡伶之俏脸微微激动。

  看到两人兴奋又高兴的样子,叶凡却苦笑一声:“什么遗失的孩子,什么叶堂少主,你们完全想多了。”

  “那孩子如果还活着,早就被叶堂找回去了,还能留到现在?”

  “再说了,我就一个草根,哪有含着金勺子出生的大少风范?”

  “东叔留在金芝林打杂,不过是厌倦了江湖厮杀,想要好好歇一歇。”

  叶凡没好气地摇摇头:“你们啊,还是少点一步登天的幻想。”

  虽然被叶凡毫不客气打击,蔡伶之和影子却没沮丧,不管此事有几分概率,都值得她们去好好查探。

  “好了,郑乾坤的委托,你们继续查探就是,毕竟你们欠缺他人情。”

  叶凡神情犹豫了一会,话锋一转:“不过查到结果时先知会我一声,我看看到时要不要给他开个玩笑。”

  郑乾坤这样居心叵测,叶凡怎么也要礼尚往来。

  蔡伶之和影子恭敬回应:“明白。”

  “好了,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你们好好处理手尾。”

  叶凡又补充一句:“为了你们安全考虑,我会让独孤殇留下来保护你们。”

  “谢谢叶会长!”

  蔡伶之眼露感激,随后低声开口:“晚一点,我会把蔡家情况和渠道传到叶会长手里。”

  “没必要。”

  叶凡挥挥手道:“搜集情报这一行,我不懂也不想理会,你全权负责就行。”

  “我的兴趣还是做一个医生。”

  “不过你们如果缺钱缺人可以找我,我多少还是能帮点忙的!”

  叶凡一如既往做甩手掌柜,而且他也不想介入这江湖太多。

  “明白。”

  蔡伶之和影子对叶凡更加敬佩,只顾付出,却不在乎回报的人,值得她们一生托付。

  “对了,叶会长,还有一事,我觉得需要知会你一声。”

  蔡伶之忽然想起一件事:“唐若雪最近有一些麻烦……”下午五点,夕阳西下,若雪集团。

  两辆商务车护着一辆红色宝马慢慢驶离大门,在横贯集团的水泥大道上缓缓行驶。

  没有多久,保镖所在的车辆就驶出了大门,在保安恭敬的敬礼中红色宝马也驶到岗亭。

  “兹!”

  就在红色宝马探出半个车身,一辆时速百码的面包车就呼啸冲来。

  黑色轮胎与路面剧烈摩擦,兹兹作响散发出焦灼气味。

  事出突然,担任司机的高静愣了一下。

  唐若雪娇喝一声:“小心!”

  “呜”高静打了一个激灵,右手猛地一转方向盘,全力偏转车头让垂直车子变成倾斜。

  几乎是刚打完方向盘,众人就听到砰一声,红色宝马半个车头被撞毁……一地狼藉。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