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七百零五章动红袖者死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陷阱!沈红袖一颗心沉了下去,很是后悔给叶凡打了电话。

  她发现被人盯上的时候,一时不知是苗惊云的人,还是乌衣巷的人,就给叶凡拨打暗示自己处境危险。

  虽然她只是一响就挂,还捏碎了手机,但知道叶凡会意识自己危险。

  沈红袖相信,叶凡知道她陷入困境肯定会援手自己一把摆脱敌人。

  只是沈红袖万万没有想到,乌衣巷的真正目标不是清理门户,而是要完成昔日没完成的任务。

  杀了叶凡。

  这意味着今晚的水很深。

  这让她很后悔打了叶凡电话。

  “叶凡,你千万不要过来,千万不要过来。”

  沈红袖心里默念了几句,随后俏脸一沉,挥舞袖剑向前方杀了出去。

  为了避免叶凡掉入陷阱,她一定要杀出一条血路。

  慈祥老妇漫不经心偏头:“拦住她!”

  数十名黑衣人如同潮水一样向沈红袖压去。

  面对如此众多的敌人,沈红袖抓起一把匕首,左手猛地一挥。

  “嗖!”

  匕首如炮弹般疾射出去,直接洞穿一人咽喉。

  随后,沈红袖握着袖剑扑了出去,身形宛如划过天际的流星!人快,剑更快!在黑衣杀手脸色巨变时,沈红袖已经反冲到他们面前。

  剑尖一晃,从左至右的雷霆划过,所过之处溅出片片鲜血。

  三名杀手众捂着咽喉轰然倒地,眼里都有着难于置信。

  显然他们都没想到沈红袖这么快。

  沈红袖攻击得手,马上后退几步,给自己周旋空间。

  “杀”黑衣杀手马上如蝗虫一样压上去。

  慈祥老妇没有动手,而是拄着拐杖,在一张太师椅坐下来。

  风轻云淡的样子,好像眼前厮杀跟她没半点关系。

  很快,双方就接触到了一起,只见交战的中心出片刀挥舞。

  喊杀冲天,不时有人受伤倒地,不时有人命丧当场。

  厮杀十几分钟,沈红袖身上多了十几道伤,而杀手的伤亡也是直线上升。

  十几人死在沈红袖剑下,可他们没有一人退缩。

  五六人守在外围,其余人就拼了命的向沈红袖攻击。

  杀气滔天,鲜血四溅。

  乌衣巷杀手都红了眼,锲而不舍,宁折不退,势必要拿下沈红袖。

  而沈红袖一点一点向外推进,无论如何她都要杀出重围。

  “呼!”

  在慈祥老妇的一声咳嗽中,数名杀手突然爆射出去,气势如虹冲到沈红袖面前。

  他们劈出势大力沉的三刀。

  沈红袖俏脸如霜,沉着的硬接住对方三刀,随即猛然娇喝,将手中的袖剑反掠回去。

  剑尖,直取正中光头杀手的面门。

  见沈红袖的袖剑快得出奇,光头杀手不敢大意,急忙横起军刀格挡。

  耳轮中只听咔嚓一声脆响,他手中的军刀应声折断。

  光头杀手惊叫不好,抽身想退。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可沈红袖不给他机会,手中袖剑顺势向前一划,把他鼻子斜着割掉一半。

  光头杀手发出悲惨的嚎叫,双手掩面而退,只见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隙,汩汩流淌出来。

  另外两名杀手大惊,双双发出怒吼。

  一人举刀劈砍沈红袖的脑袋,一人探刀刺她的心口。

  沈红袖眼睛清冷,右手猛地一抖,随之掠出一道寒光。

  这一道光芒,快得令人咋舌,眨眼即逝,不过两名杀手的刀却再已落不下去了。

  顿了片刻,只听滋滋声响起,两名杀手的咽喉多了一道伤口。

  扑通,扑通!随着三名杀手先后倒地,沈红袖一抹脸上殷红的鲜血。

  神情疲惫。

  但眼神凌厉不曾削减半分,手中袖剑依旧锋利。

  “谁敢挡我?”

  见到沈红袖悍不畏死推前,围攻的杀手眼皮直跳。

  他们瞧着地上的尸体,只觉得指尖冰冷,脚趾冰冷。

  冷汗慢慢地沿着他们背脊流下,就好像有条毒蛇在背上慢慢爬行。

  口干舌燥。

  他们虽然不怕死,但被人切瓜一样切了,还是有很大精神压力。

  “上!”

  只是慈祥老妇没半点波澜,眼皮子一抬发号施令。

  很快,双方再度短兵相接。

  沈红袖忍着身上伤痛,连连挥舞袖剑,敌人一个接一个倒下。

  鲜血喷涌,伴随凄厉惨叫。

  阴冷地面愈发的红艳,红的刺眼,红的惊心。

  沈红袖握紧染血的袖剑,义无反顾向前压去。

  涌动的人群这一次本能退缩,不敢贸然接触杀红眼的沈红袖。

  “丑牛大人!”

  沈红袖望向了十几米外的慈祥老妇喝道:“可敢一战?”

  “挑战我?”推荐阅读sm..s..

  慈祥老妇看着沈红袖摇摇头:“未免自大了一点。”

  “你之所以没有死,不过是我需要你活着。”

  “你死了,这个引子就失去一半效果了。”

  “而且我也需要用你磨砺磨砺我的徒子徒孙。”

  “当然,你想要受虐,我可以成全你。”

  说完之后,她从太师椅上缓缓起身,还把拐杖递给一名亲信。

  一股威压逼向了沈红袖。

  沈红袖心脏不受控制跳动了起来。

  她感到了一种对危险认知的恐惧,一种强大的足以杀死她的气机。

  不过她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畏惧:“是不是自大,试试就知道!”

  慈祥老妇戏谑一声:“幼稚!”

  下一秒,她就一拍太师椅向沈红袖扑了过来。

  她看起来跟枯木一样,神情也老态龙钟,可是一出手,却顷刻到了沈红袖面前。

  沈红袖俏脸一变,袖剑一抬,却被慈祥老妇一掌拍下。

  接着,一拳轰至!周围气流瞬间一沉!沈红袖根本来不及躲避,只能硬用双臂抵挡。

  “砰!”

  一声巨响,拳臂相碰。

  沈红袖娇躯猛地一颤,像给万斤大石轰中,全身如遭雷殛,连人带剑向后面摔了出去。

  慈祥老妇却没半点波澜,脚步一挪,又是一爪抓了过去。

  直取沈红袖的喉咙。

  “动红袖者死!”

  就在这时,一记低沉声音破空传来。

  紧接着,一个人影爆射过去,直挺挺撞向了慈祥老妇。

  叶凡!慈祥老妇感受到叶凡的凶猛,很果断放弃追击沈红袖,身子一转,脚步一挪。

  地板发出巨响!慈祥老妇扑向了叶凡,速度如咆哮狂奔的野兽,让所有人眼里出现模糊不清的影子。

  拉近距离后,慈祥老妇对着叶凡冲出一拳。

  “轰”面对这雷霆一击,叶凡也错步躬身,紧如绷弓,顺势挥拳。

  拳势若雷。

  “砰”一声巨响,两拳相碰。

  两人所有对抗动作都在电光火石间完成。

  没有人能够透过拳影看清招式的来龙去脉,只听夹杂着脚步摩擦地面的闷响传出。

  沈红袖他们凝聚目光看去,只见叶凡向后退了三米。

  慈祥老妇则跌回了自己椅子。

  下一秒,咔嚓一声,太师椅四分五裂……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