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七百零七章还有另一场凶险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慈祥老妇给亥猪打出电话时,叶凡正坚定地向墓园门口走去。

  一棵树木突然一震,一名杀手悄无声息坠落,对着叶凡脑袋刺了下去。

  叶凡连闪都不闪,军刀蓦然一挥。

  刀光瞬起。

  当!那名杀手的利剑顿如被雷霆击中,从中间断裂开来,整个人也被这一刀劈成了两半。

  那种万夫莫可抵御的气势威力,让所有人在吸了一口冷气的同时,都不由暗自惊凛。

  “杀!”

  不过敌人很快又向叶凡蜂拥而去!叶凡脸无惧色,军刀如毒蛇般四处钻出,瞬间劈落五六人。

  浓稠化不开的血腥气息,让所有人都变得更加疯狂起来。

  杀手像是蝗虫般冲锋,死去,但再聚集,再冲锋!清冷灯光中,浑身是血的叶凡依然前行:“挡我者死!”

  无数杀手怒吼着冲向叶凡。

  毒针、毒箭、毒烟,近身战,轮番攻击,如此起彼伏的惊涛巨浪。

  相比杀手们鱼死网破的疯狂攻击,叶凡却表现出更加强猛的一面。

  他的手中军刀极尽险速、狠辣。

  面对攻击而来的敌人,叶凡不仅一步不退,而且还常常以更快、更猛、更狠的招式还击。

  挥刀之间,密如连珠,几乎没有间隙,也没有半点停缓。

  而被他刀锋劈向的敌人,很多没来得及躲避,便已经被刀刃劈中,仰身向后跌倒。

  虽然杀手也出刀砍杀,但都被叶凡挡开。

  几十号人,竟然没人能阻挡叶凡。

  很多杀手连叶凡衣角都没碰到,便由鲜活生命变成一具尸体。

  五十多米的路,硬生生被叶凡杀了过去。

  沈红袖紧紧跟在叶凡身后,不断斩落从后面偷袭的暗箭。

  她的脸上被飞溅血滴染成斑驳之色,如点点盛放的红梅,她隐隐都能听见叶凡喘息之声。

  她知道叶凡之所以一步一步杀出去,没有灵活周旋对敌,其实是担心那些人伤害到自己。

  如不是要保护她这个累赘,叶凡早就杀个人仰马翻离开,哪里需要这一一寸土一寸血对抗?

  看着叶凡庇护自己的脸庞,沈红袖心里生出一抹异样。

  她止不住再次喊道:“叶凡,不要管我了,你快走吧。”

  “闭嘴!”

  叶凡毫不客气打断沈红袖的话:“我杀了乌衣巷那么多人,管不管你,他们都会追杀我。”

  “可你带着我很难冲出去的。”

  沈红袖喝叫一声:“他们一直没对我下死手,就是要用我拖累你。”

  这一路攻击,杀手除了袭击叶凡外,还时不时围攻沈红袖,就是要分散叶凡精力和体力。

  “别废话,你这拖累不算什么,好好一条心跟着我杀出去。”

  叶凡毫不客气呵斥:“再胡思乱想,那真是把我折在这里。”

  “我再厉害,也不可能带走一个不想走的人。”

  “走”叶凡看都没看倒下去的敌人,领着沈红袖继续走向出口。

  距离出口只剩下十几米。

  杀手也是杀红了眼,豁出去性命不顾,前仆后继的围攻叶凡。

  充满杀意的叶凡,神挡杀神鬼挡杀鬼,当身上多了十余道伤口后,他也把全部敌人斩在刀下。

  伤口都是保护沈红袖留下的。

  “砰”当叶凡一脚踹飞一名杀手后,围攻就彻底消停了。

  满地不是伤者就是死者。

  前方视野开阔,畅通无阻,只剩下门口的慈祥老妇一人。

  她拄着牛头拐杖,一脸平静看着叶凡。

  “休息够了就动手吧。”

  叶凡军刀一挺:“我赶着回去吃宵夜呢。”

  沈红袖咳嗽着退后了几米,浑身是伤,脑袋也昏沉,帮不上忙。

  她还暗下决心,一旦叶凡处于劣势,她就自杀,让叶凡不用再保护自己,可以一个人杀出去。

  她绝不做拖累。

  “叶凡,虽然你很强大,但对战这么多人,经受这么多毒烟,想必也是强弩之末了。”

  此刻,慈祥老妇正看着叶凡淡漠一笑:“这样的你对我叫板,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再厉害的高手,激战百名精锐后也成死狗一只,何况还有无孔不入的各种毒烟。手机端sm..

  叶凡再怎么能解毒,这种环境也只能压制,而不可能当场化解。

  所以她有强大信心对付叶凡。

  叶凡笑了笑:“我是不是强弩之末,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嗖!”

  没有再废话,一道枯瘦的人影一闪而逝。

  慈祥老妇像是利箭一样窜出。

  双眸磷光大盛。

  眼里闪烁无数灵魂呐喊凝成的血腥和冷酷,她向叶凡扑了过去。

  慈祥老妇跑动时的样子很是古怪,身形明显低矮了下来,似乎四肢皆用,却又迅疾如风,真像是一匹疯牛。

  行进途中,她右手一沉,拐杖探出一片尖刀,闪烁一片摄人光芒。

  沈红袖下意识喊道:“叶凡,小心!”

  叶凡握着军刀踏了出去,这一步,态势瞬间一变。

  他像是被掩盖的火堆,一撩,大火冲天,火花四溅。

  下一秒,他脚步一挪向慈祥老妇横挡了过去,速如流星,比起慈祥老妇有过之而无不及。

  奔行的慈祥老妇瞳孔瞬间凝聚,还闪过了一抹讶然,似乎没想到叶凡竟然还有余力。

  要知道,他可是激战过百人,一个人宰一百头猪也会累死,何况是一百名精锐杀手?

  只是她很快压制惊讶,吼叫着向叶凡冲锋:“杀!”

  两人目光相撞、相锁、相扣,在这瞬间,都从对方眼中,看见了无畏生死的勇气。

  劲敌,这是一个劲敌,两人心中同时认定。

  叶凡也喝出一声:“杀!”

  “砰!”

  随着两人步履的接近,地上草屑飞扬,就如两头疯狂奔跑,迎面相撞的豪狮猛虎。

  彼此虽然承认对方强大,但又对自己的力量,有着绝对的信心。

  于是,两个嗜血暴力的武者,直接以一种最残酷、最原始、最血腥的方法,放手战斗。

  “当!”

  “当!”

  “当!”

  拐杖和军刀不断碰撞,不断捅刺,不断挥掠,刺耳声响不绝于耳,震彻整个墓园。

  黑色的杖影和闪电般的白光纵横交错,在草地上空不断来回。

  而兵器碰撞处,是不停爆裂的眩目火花,焦灼气息四起,让观看的沈红袖他们眼花缭乱。

  “啊!啊!啊!”

  慈祥老妇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

  她手中拐杖不断劈杀,快的让人看不清形状,似乎要把叶凡砸成一堆肉酱。

  叶凡也没有半点退却,军刀也嗖嗖嗖扎出,尽往慈祥老妇身上要害招呼。

  沈红袖和几个重伤的杀手,脸上全都变得目瞪口呆。

  太快了,太变态了,招招要害,刀刀近肉,实在让人心脏猛跳。

  乌衣巷的杀手还无比沮丧,怎么都没想到,叶凡能跟丑牛大人一决高下。

  而且还是激战一番后平分秋色。

  “当当当”此时,慈祥老妇和叶凡再度怒吼一声,狠狠碰撞在一起,手中武器毫无水分挥舞。

  动作都越来越快,越来越不能看清楚,谁是慈祥老妇,谁是叶凡。

  “扑扑扑!”

  也不知是谁受了伤,一缕缕血珠开始不时飞溅而起。

  两人的面孔都变得扭曲,显得狞厉而凶悍。

  “当!”

  随着两人再度撞击,出手,慈祥老妇的身上,倏然绽放除了十多道血花。

  “嗯!”

  随后,慈祥老妇闷哼一声,像是断线风筝一样,向后摔出七八米。

  只是在要落地的时候,她猛地一扭腰身,硬生生把后仰的身躯停下。

  单膝跪地,拐杖戳地,避免四脚朝天的狼狈。

  但胸口和背部深可见骨的伤口,还有脸上的惊愣,都昭示她受了重伤。

  叶凡也翻飞出去,落在八米外的墓碑前面,嘴角流淌着一抹鲜血。

  “咔”慈祥老妇没有停滞,一扭拐杖,牛头轰的一声,喷出四十九枚绣花针。

  毒针直取视野中的叶凡。

  这种距离,这种疾射,这种出其不意,让人根本无法躲避。

  沈红袖心神一颤:“叶凡,小心!”

  “当”叶凡没有躲闪,双手猛地一折军刀,咔嚓一声碎裂成几十枚弹射出去。

  一阵刺耳的脆响中,绣花针全部被碎片击中,当当当掉落在地。

  “小子……”慈祥老妇正要说话,下一刻,一缕剑光冲天而起。

  叶凡一闪而至。

  慈祥老妇脸色瞬间骤变,拐杖本能要朝上一扫。

  然而,动作刚到一半就全部停滞。

  “嗤!”

  在慈祥老妇惊恐的目光之中,鱼肠剑抵住了她的咽喉。

  “你输了!”

  叶凡看着老妇淡淡开口。

  简单三字,却让慈祥老妇身躯一震,全身力气和战意如潮水消散。

  她的脸上还有了一丝落寞。

  输了,不仅意味着失去生命,还意味着失去一辈子的荣耀……她抬起头看着叶凡,和蔼笑了笑:“我输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啊,乌衣巷真不该接你的单。”

  叶凡叹息一声:“可惜这世界没后悔药。”推荐阅读sm..s..

  “也是!”

  慈祥老妇轻轻点头:“如果有后悔药,这世界估计就没输赢了。”

  “不过我输了,你也没赢。”

  她轻声一句:“你也会失去很多。”

  叶凡笑了笑:“是吗?”

  “我死了,但还有另一场凶险等着你。”

  慈祥老妇抬头望着天际:“这个时刻,亥猪大人应该杀进了你们叶家……”下一秒,她身子一挺,让咽喉没入了鱼肠剑……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