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七十一章拂袖而去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兄弟,你好。”

  杨耀东礼貌跟叶飞握手,只是眼中掠过不以为然。

  他想要高看叶飞一眼,无奈叶飞实在太年轻,还走的是中医路子,让他根本不相信叶飞能耐。

  估计是钱胜火夫妇求子心切,被叶飞不小心忽悠了。

  不过他也没有点破,钱胜火正在兴头上,杨耀东不泼冷水。

  钱胜火笑着冒出一句:“对了,飞弟,杨兄最近身体也是奇差。”

  “看他朋友圈,不是颈椎痛的难受,就是半夜腿抽筋。”

  “有两次中午睡觉,还差一点心脏瞬停。”

  “你替他看一看,化解一下。”

  钱胜火笑着对叶飞开口:“酬劳不用担心,他有的是钱。”

  杨耀东哈哈大笑出声:“颈椎疼痛,腿脚抽筋,不过是我久坐导致,心脏瞬停也是一个意外。”推荐阅读sm..s..

  钱胜火却兴趣十足:“飞弟,自己人,给他看一个。”

  杨耀东很是无奈,坐直身子笑道:“那就让叶兄弟看看。”

  叶飞刚才握杨耀东掌心时,便发现他煞气缠身。

  何为煞?

  凶、秽、邪物、不详为煞!何为气?

  晋葛洪抱朴子至理中说过:接煞气则雕瘁於凝霜,值阳和则郁蔼而条秀。

  煞气,便是邪物与气场凝结,行成的不祥之气。

  过年放鞭炮,初一十五上香,都是为了驱煞气,防止侵入家门。

  但是现在,叶飞却在杨耀东身上看到了黑色煞气。

  煞气已经缠绕了他大半个身子,就剩下脖子和脑袋没被蔓延,比当初的唐若雪还要严重。

  叶飞顺着黑线扫视过去,发现源头是杨耀东的左手。

  他的左手把玩着一部奥迪车钥匙。

  钥匙漆黑如墨,源源不断散发煞气。

  “杨先生,你身上有不小煞气。”

  叶飞目光锐利盯着杨耀东开口:“它不仅让你险况连出,还会让你身边人受到波及。”

  “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不仅你身体出意外,你家人也有各种症状。”

  钱胜火和沈嫣听了,神情微微一愣,没想到看病变成了相术。

  而杨耀东本人,在一愣之后,脸色却是沉了下来:“是吗?

  我有煞气?

  那这煞气哪来的呢?”

  叶飞手指一点车钥匙:“根源就是你手里拿的那把车钥匙。”

  “车钥匙?”

  这小子在胡说八道什么?

  腿脚抽筋、颈椎疼痛、心脏瞬停,这是身体疾病,跟车钥匙有关,别开玩笑了好吗?

  杨耀东的脸色难看起来。

  他是给钱胜火夫妇面子才让叶飞看的,结果叶飞开口给他说了这么一个东西。

  钱胜火夫妇揉揉眼睛,审视着车钥匙,却发现没啥不同。

  叶飞点点头:“没错,车钥匙,不,准确的说,是你的车。”

  杨耀东没有理会叶飞,只转头看向钱胜火道:“钱总,沈总,你介绍的这个小弟弟,可真会开玩笑啊。”

  语气不善。

  钱胜火神情犹豫了一下:“杨厅,飞弟并不是在开玩笑,我建议您还是听他的吧。”

  换成羞花秘方之前,钱胜火夫妇会觉得叶飞吹大了,可现在却莫名相信叶飞所说。

  叶飞追问一句:“杨厅,你的车子,有没有去过墓地,或者接触邪物?”

  “没有。”

  杨耀东毫不犹豫摇头:“我的是新车,清明后买的,刚上牌一个月呢。”

  “没去过墓地,也没接触邪物。”

  他语气不善:“车内连平安符都没挂。”

  “这不该啊。”

  叶飞微微皱眉:“煞气源头是车子,杨厅,我能不能看一下你的奥迪?”

  “不用了,车子不会有问题的,我也不会有事的。”

  杨耀东没有了任何一点耐心,听着叶飞一本正经的话,越来越觉得可笑。

  但是叶飞是钱胜火推崇的人,他也不好埋怨什么。

  叶飞不死心:“杨厅,你再想想,你的家人或者下属,有没有开车去过”“没有,没有!”

  杨耀东怒了:“我这是新车,就我一个人开。”更新最快s..sm..

  叶飞眉头紧皱:“但根源确实是车子”“够了!”

  杨耀东厉声喝道:“年纪轻轻不学好,学人家装神弄鬼?”

  “你骗得了钱老弟夫妇,却骗不了我杨耀东。”

  “对不起,胜火,沈嫣,我有事先走了,咱们改天再聚。”

  说完之后,他就拿起车钥匙出门。

  年纪轻轻,干什么不好,竟用这种封建迷信的东西来骗人。

  而且还骗到他的头上来了,简直就是胆大包天!若非是钱胜火的人,杨耀东都想报警把叶飞抓起来,好好审问一番还骗过谁。

  他还决定,回去查到叶飞的医馆,一定好好审查,免得他开起来害了百姓。

  “老杨!老杨!”

  钱胜火站起来喊道:“别走啊,叶兄弟不会骗你的。”

  “老钱,我真不知道你缺了哪根筋,莫名其妙信上那玩意。”

  杨耀东对叶飞哼了一声:“我劝你,少跟这些江湖骗子来往,不然阿狗阿猫都能骗你了。”

  “商人,就应该老老实实做生意,没事搞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连钱胜火夫妇一起骂了。

  叶飞追了出去,钱胜火他们也跟着出来。

  很快,叶飞就看到杨耀东向一辆奥迪走去。

  奥迪身周完全被黑气笼罩。

  “呼”当杨耀东用钥匙一按时,煞气瞬间沸腾,浓度达到巅峰。

  连人带车,只剩下杨耀东的额头还有一抹清亮。

  要灭顶了。

  叶飞跑了上去:“杨厅,你不能走啊,你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老钱,改天再聚。”

  杨耀东没有理会叶飞,对钱胜火夫妇挥挥手,启动车子准备走人。

  “嗖”叶飞随手扯了醉仙楼门口的红纸一片,然后咬破手指嗖嗖嗖画了一道符。

  “姐夫,把护身符交给杨厅,一定要让他收下。”

  叶飞递给钱胜火出声:“不然他过不了今天。”

  钱胜火闻吓了一跳,马上拿着护身符冲了上去。

  没有多久,钱胜火跑了回来,擦擦额头汗水笑道:“这家伙,还真是油盐不进的老顽固。”

  “最后还是看我要翻脸才勉强塞入口袋。”

  接着,他低声问道:“叶老弟,杨厅真会出事?”

  叶飞轻声一叹:“希望他能活下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