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七章我要离婚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怎么不去死?

  他怎么不去死?”

  刚刚回到唐家别墅,大门都还没有关上,压抑了一晚的林秋玲暴怒起来。

  “让这废物给我滚出去,滚出我们唐家。”

  她指着还没进门的叶飞吼道:“有多远滚多远。”

  叶飞当众揭穿字画是赝品,不仅狠狠打了韩剑锋的脸,还把她这个主角陷入尴尬。

  连一个吃软饭都能看出的赝品,她和唐建国却看不出,岂不是连废物都不如?

  林秋玲又不能告诉大家,她是故意偏袒韩剑锋。

  当然,她真正愤怒的,是那一枚人参果。

  价值三百万啊。

  延年益寿啊。

  这么贵重的玩意,叶飞独自吃了个干净。

  要知道,这原本是送给老唐和自己的啊。

  这让林秋玲心里滴血。

  那是三百万彩票被自己洗衣机洗掉的感觉。

  她丢脸,她愤怒,她憋屈。

  但她不会去怪韩剑锋夫妇,只会痛恨忤逆的叶飞。更新最快s..sm..

  “滚啊,听到没有?”

  林秋玲对着叶飞尖叫:“唐家不要你这个白眼狼。”

  唐三国满脸无奈,想要说什么却最终沉默。

  叶飞没有进门,免得噪音污染。

  修炼太极经和掌控生死玉后,叶飞不知不觉变得自信从容。

  “妈,我有什么错?”

  叶飞一改昔日的懦弱,落落大方开口:“画又不是我送的,是姐夫送的,要骂也是骂姐夫送赝品。”

  “还有,那枚人参果,也是你们说垃圾的。”

  叶飞坦然面对林秋玲的凌厉目光:“你再怎么难受,也不能怨恨我啊。”

  “你当我脑子进水,看不出那画是假的?

  那人参果是真的?”

  “我一眼就看穿了全部。”

  林秋玲厉喝一声:“但那种场合,我能打你姐夫的脸吗?”

  “你不能打姐夫的脸,难道就可以打我的脸?”

  叶飞流露一抹戏谑:“而且颠倒是非,对我很不公平。”

  唐若雪止不住皱眉,感觉叶飞跟以前有所不同。

  “打你的脸?

  你一个上门女婿能有什么样的脸?”

  林秋玲更加暴怒:“你的脸比得上你姐夫的脸吗?”

  “只会做家务的家庭煮夫,怎么跟你做老板的姐夫相比?”

  “剑锋每年孝敬唐家几十万,而你花了唐家几十万,怎么比?”

  “我打你的脸,是你这个白眼狼的荣幸。”

  她指着叶飞大骂:“荣幸,懂不懂?”

  在林秋玲看来,叶飞就该承受一切欺压和不公,但凡反抗,那就是大逆不道。

  叶飞淡淡一笑没再说话,只是把目光望向唐若雪,希望她能说几句公道话。

  叶飞不是害怕林秋玲的撕破脸皮,而是希望这一刻自己不是一个人。

  他想要自己知道,他是有妻子的人。

  唐若雪冷冷淡淡对视一眼,稍显不耐:“好了,大晚上,你们都别吵了。”

  “叶飞,给妈道歉。”

  “无论如何,妈都是长辈,让她生气了,就是你不对。”

  唐若雪最终站在母亲这一边:“赶紧给妈赔不是。”

  唐三国附和一句:“叶飞,道歉吧。”

  林秋玲指着外面喝道:“我不要他道歉,我要他滚蛋。”

  叶飞上前一步,淡淡出声:“妈,我要跟若雪离婚。”

  “好啊”林秋玲下意识接话:“离就离”话到一半,她打了一个愿。手机端sm..

  脑中,十八年前初识的印象又出现。

  只是人是会变的,当初那个虽有脾气却恩怨分明的小姑娘,早就没了“离婚?”

  林秋玲也反应了过来,气极而笑:“一个吃软饭的也敢甩脸离婚?

  你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啊?”

  这几个月,她不止一次要唐若雪跟叶飞离婚,可每次总是有各种意外不成功。

  林秋玲心里巴不得叶飞早点滚出唐家。

  只不过现在她却不那么想了。

  因为这是叶飞主动提出来的。

  这样不仅仅她的女儿,就是她和唐家,也觉得没面子。

  “你有什么资格说离婚?”

  林秋玲手指点着叶飞怒道:“没有唐家,你这个废物出去,不用两天就会饿死。”

  叶飞目光平和:“离婚吧,我不想跟唐家有半点牵扯。”

  不想跟唐家有牵扯?

  林秋玲气极而笑:“行啊,离婚,要离婚也可以。”

  “五十万就不提了。”

  “这一年,你吃唐家,喝唐家,还住唐家,你欠我们一个天大人情。”

  她声音忽地拔高:“要想离婚,可以,先把这笔账还了。”

  叶飞平静开口:“怎么还?”

  “四海商会欠我春风诊所两百万货款。”

  林秋玲冷笑一声:“你这么有能耐这么有魄力,你明天去把这笔钱给我讨回来。”

  “讨回来了,我马上让若雪跟你离婚。”

  她把叶飞往死里逼:“不然你就是去搬砖,去卖血,做鸭做狗,还唐家这笔账。”

  唐若雪俏脸一变:“妈”“闭嘴!”

  林秋玲打断唐若雪的话,盯着叶飞冷冷出声:“有没有问题?”

  叶飞点点头:“没问题。”

  随后,他就沉默着穿过大厅,走上二楼,来到了唐若雪的卧室。

  卧室是一个套房,进去是一个小厅,小厅后面是一个里间。

  唐若雪住在里面,叶飞睡在小厅沙发。

  这一年,叶飞跟唐若雪一墙之隔,却从没有进过里间更没肌肤相亲。

  林秋玲时不时还讽刺他是看门狗。

  无数次,叶飞渴望着自己能睡进里间大床。

  只是一年下来,叶飞越来越清楚那是遥不可及的幻想。

  今晚,更让叶飞知道,是时候放手了叶飞刚刚在沙发坐下,唐若雪就推开房门进来,气势汹汹:“叶飞,你算什么东西?

  你有什么资格嫌弃我?”

  她毫不客气质问:“你凭什么跟我离婚?”

  叶飞故意刺激她:“一个不明是非的疯女人,不离婚留着过年?”

  “疯女人?”

  唐若雪怒极而笑:“那你算什么?”

  “工作找不到,家务干不好,还要找疯女人拿钱治你妈,你简直就是连疯女人都不如的废物。”

  她对叶飞更加嫌弃了,懦弱无能之外,还狂妄自大。

  叶飞不置可否笑道:“我竟然是废物,那就早点离婚,好聚好散。”

  唐若雪恼羞成怒:“你没资格说离婚,只有我可以休掉你。”

  “你以为你能讨回两百万,叶飞,别不自量力了。”

  她轻蔑一笑:“四海商会的债,你这样的废物,讨一百年也讨不回来”说完后,唐若雪就摔门出去。

  她是绝不会相信,叶飞能够讨回两百万的债。

  但是她心里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因为刚刚她跟叶飞对视的时候,看到了那双眼睛里面的深邃。

  另外,还带着一种无比的自信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