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七十七章纸钱,白布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飞离开警局的时候,李云波和赵荣升瘫倒在地。

  叶飞没有追问他们的结局,但知道绝不会有好下场。

  就算杨耀东不清掉这些蛀虫,章大强和林百顺他们也不会让两人好过。

  下午三点,金芝林门口,杨耀东亲自把叶飞送了回来。

  他还给医馆重新办了营业执照等,刘富贵马上屁颠屁颠挂起来,还顺手给叶飞和杨耀东拍了合照。

  警首杨剑雄跟在杨耀东身边,相比杨耀东的沉稳,杨剑雄要桀骜不顺很多,身上也流淌着枪火气息。

  他一直用锐利目光审视着叶飞,似乎要从他身上挖出什么。

  不过他没有打断杨耀东任何行径。

  “叶兄弟,李云波和赵荣升已经拿下问罪,昔日的贪赃枉法足够他们喝一壶。”手机端sm..

  杨耀东一改昨天的高高在上,对叶飞说不出的恭敬:“赵荣升交待,这事是唐若雪让他办的。”

  叶飞微微沉默,想不到女人还真说到做到,动用关系来查封金芝林。

  “不过唐若雪只是让他不给你行医,免得医术不精的你祸害了街坊。”

  杨耀东把口供如实告知叶飞:“真正让他下死手,还让李云波密切配合的,是东阳集团少东。”

  叶飞淡淡一笑:“赵东阳?”

  杨耀东笑着点头:“看来叶兄弟门清啊。”

  叶飞脸上划过一抹戏谑,赵东阳还真是心狠手辣啊,借着唐若雪打击自己赶尽杀绝,可进可退啊。

  无论最终是否封掉医馆,他都可以挑拨自己跟唐若雪关系。

  杨剑雄也玩味看了看叶飞,一个被妻子叫人封医馆的主,生活中要多失败多窝囊啊。

  “杨厅,谢谢你了,剩下的手尾,我来处理吧。”

  叶飞不再理会此事,望着杨耀东一笑:“昨天出事了?”

  杨耀东闻马上握住叶飞的手:“有眼不识泰山啊,有眼不识泰山啊。”

  他揭开自己的衣衫,露出厚实的胸膛,上面有四处瘀伤,黑青无比,但不致命。

  接着,他又掏出叶飞让钱胜火给的护身符。

  红纸做的护身符,只是此刻已变成一堆灰烬。

  风一吹,顿时飘飞无影杨剑雄微微惊讶:“哥,究竟发生什么事了?”首发..m..

  杨耀东看了弟弟一眼,随后讲起昨天的遭遇,昨天从醉仙楼离开后,他就开车回家睡午觉。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睡,怎么都起不来,明明意识在,但身体和眼皮重的不行,好像鬼压床。

  所幸在他快要窒息时,心口一烫恢复清明,让他能够睁开眼睛喘息。

  饶是如此,他也累的精疲力尽,全身是汗。

  杨剑雄嘟囔一句:“什么鬼压床,这不过是累过头了,有什么好稀奇的。”

  “闭嘴。”

  杨耀东训斥了弟弟一声,随后继续刚才的话题。

  杨耀东当时也归结于自己劳累,可傍晚的时候,女儿行径又让他惊出一身冷汗。

  七岁的她拿妻子口红,把嘴唇涂的鲜艳刺眼,接着还拿白布玩惊悚游戏上吊。

  他想要冲过去却双腿沉重,根本挪都挪不了,幸亏危急时心口一痛,让他能张嘴叫来妻子救了女儿。

  听到这里,杨剑雄眼神震惊,没想到侄女玩这么大。

  可他依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过是小孩子看电视看多了模仿。

  要知道,他小时候还学楚霸王自刎呢。

  杨耀东在医院安抚女儿睡下后,想要找妻子聊一聊,却发现她正翻过医院八楼阳台,神情恍惚。

  如非胸口的滚烫,让杨耀东爆发出猎豹速度,及时冲到阳台拉住妻子,估计现在摔成肉饼了。

  最吊诡的,今天上午他带着妻女回家,在快速道上发生十三撞的连环车祸。

  一共有七部车子失控撞击杨耀东,最后一次更是大货车压了过来。

  好几次杨耀东以为必死无疑,结果胸口一抹灼热刺经过后,就让杨剑雄定位手机,然后直奔街道警署。

  听完大哥讲述,杨剑雄感觉惊心动魄,只是更多把它归成意外。

  之所以一连串冲击,不过是因为凑巧。

  不过杨剑雄没开口,背负双手看着叶飞,寻思他怎么处理此事。

  “叶兄弟,你的能耐,我已经领教了。”

  比起弟弟滚刀肉的作风,亲身经历一切的杨耀东,看着叶飞的目光多了敬畏:“只是我这车子,真的没有去过墓地或接触过邪物。”

  他还补充一句:“我还亲自搜了一边车厢,也不见有人藏进脏东西。”

  “我先看看这车子。”

  叶飞浅浅一笑,随后上前绕着奥迪转起来。

  虽然杨耀东连连出事故,但奥迪却一点都没损坏。

  这也佐证了叶飞的推断,人亡才会车毁。

  杨耀东没死,作为煞气根源的奥迪也不会出事。

  杨耀东和杨剑雄跟了上去,左看看,右看看,像是好奇宝宝,可却什么都看不出。

  “车厢我和大哥亲自搜的。”

  杨剑雄淡淡出声:“什么可疑的都没有。”

  叶飞没有说话,审视车子一番,最后目光锁定车底。

  他身子一躺,眼睛盯向底盘,然后伸手一撕。

  “哗啦”一声脆响,一张黄色纸钱出现在叶飞手里。

  纸钱惨白的吓人,上面缠绕着无尽怨气杨耀东震惊不已:“纸钱?

  我车子怎会有纸钱?

  谁干的?”

  杨剑雄也是惊讶,看纸钱样子,应该有些时日了。

  “区区一张纸钱,还不足有这份煞气。”

  叶飞微微眯起眼睛,细细审视纸钱上的纹路。

  接着,叶飞又滑入奥迪车底,摸索一番后又拿出三尺白布。

  就是孝子孝孙戴在头上的白布。

  杨耀东兄弟眼睛张大,没想到车底卷入这玩意。

  叶飞看了看白布,又钻入车底,这次取出一枚红色寿鞋。

  杨耀东身躯晃动。

  杨剑雄也变得头皮发麻。

  叶飞把东西放在地上,再次滚入车底,三分钟后,他手里多了半张相片。

  遗像!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