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七十八章崩溃了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遗像主人很年轻。

  一个瓜子脸女子,五官精致,长发高盘,只是目光带着凶厉,盯着遗像看,让人很不舒服。

  “纸钱?

  白布?

  寿鞋?

  遗像?”

  杨耀东差一点就摔倒在地:“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他怎么都无法相信,自己的新车底部卷入那么多东西,而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叶飞看着他:“杨厅没印象?”

  杨剑雄声音一沉:“哥,估计有人要对付你,八成是那要回来的王八蛋干的”杨耀东刚要点头,却突然想起一事:“难道是那次冲撞灵车?”

  叶飞看着杨耀东问道:“杨先生想起什么了?”

  “上个月,我赶时间去机场,在路上碰到一支殡葬队伍。”

  杨耀东神情凝重:“因为走的是小路,转弯处必须有一方停下来避让。”

  “我当时急于飞去京城开会,就踩尽油门抢先转角,把对面来的殡葬队伍碰了一下。”

  “几个人也因此跌倒了,我忙着去机场,就没有理会,但从车窗丢下两万块钱”他扫过一眼遗像:“死者不会因为这就缠上我吧?”

  “碰了一下?

  杨厅没说实话啊。”

  听到杨耀东轻描淡写讲述,叶飞不置可否看着他开口:“纸钱和白布掉落,说明你惊吓了活人,不然它们不会随便洒在地上,更不会被你车子卷走。”

  “寿鞋和遗像,更说明棺木都受到惊扰,否则逝者脚上的鞋子怎会脱落?

  遗像又怎会变成半张?”

  他嘴角勾起一抹戏谑:“杨厅,你这时都不坦诚,那我帮不了你。”

  “叶兄弟,我错了。”

  杨耀东深呼吸一口气:“我当时车速很快,虽然没碰伤人,但让队伍人仰马翻,我对不起他们。”

  “这就对了。”

  叶飞看着地上黄纸和遗像等物开口:“死者为大,路上遭遇殡葬队伍,如果是同一个方向,你可以选择绕道先走。”

  “如果是迎面而来,你就必须礼让。”

  “结果你不仅冲撞队伍,还吓得人家棺木掉落,事后又没道歉安抚,也就怪不得人家怨气十足。”

  叶飞指出他的鲁莽:“昨天应该是对方的三七,所以你一家才会险境环生。”

  杨剑雄觉得匪夷所思,可又不知道怎么反驳,只能静观其变。

  杨耀东一把握住叶飞的手:“我错了,叶兄弟,现在应该怎么化解啊?”

  “不开这部车?”

  他追问一句:“还是给这女人多烧点纸钱?”

  “煞气已经蔓延到你身上,无论你开不开那部车,它都不会消散,只会继续凝聚。”首发..m..

  叶飞能够感受纸钱上的愤怒:“接着影响你的家人和朋友。”

  “要化解,必须消掉那股怨气。”

  叶飞取了杨耀东五滴鲜血,洒在纸钱、白布、寿鞋和遗像上。

  “拿打火机烧了。”

  杨耀东忙掏出打火机点燃。

  只是让杨耀东震惊的是,火苗儿变成了幽幽地绿色,而手里拿的纸钱,却怎么烧也烧不着。

  杨耀东懵比了:“叶老弟,这是啥意思?”

  杨剑雄微微皱眉,他不信邪,拿出自己的打火机去点燃,让他惊讶的是,连火苗都没有。

  杨耀东冷汗渗出。

  “小姐姐,他知道错了。”

  叶飞手指轻轻一抚相片:“莫要一般见识了。”

  随后,他让孙不凡拿来银针,在杨耀东身上相续刺下。

  八卦破煞!九针一出,身上煞气就脆弱不堪了。

  落完针后,叶飞微微偏头:“再点。”

  杨耀东再次点火。

  这一次,火苗正常了,东西也很快燃烧了起来。

  “啪啪啪”一缕缕青烟升腾,却没有四处飘散,而是不断朝着杨耀东蔓延。

  他脸上的黑气,立刻扭曲起来,如同毒蛇一样翻腾着。

  没有多久,黑气散掉大半,只剩下双腿缠绕。

  杨剑雄难于置信看着这一幕,如非亲自经历打火机打不着,他都以为叶飞在玩魔术。

  黑气烧掉大半,杨耀东顿感浑身一轻,精神也变得抖擞起来:“叶兄弟,事情解决了?”

  叶飞摇摇头:“烧掉这些东西,只化解了九成煞气。”

  “要彻底消除,你必须找到那户人家,然后给死者上五柱香,磕九个响头。”

  “另外,再帮忙改善一下对方家里情况。”

  叶飞把银针从他身上取了下来:“诚意到了,相信对方会放过你。”

  “明白,明白,我会赔礼道歉的。”

  杨耀东连连点头,身体的轻松,很快便传递到了精神上。

  他望着叶飞,脸色和眼神都有些复杂。

  仅仅一晚上,他对这个年轻人的看法就完全改变了。

  昨天他还是无神论者,还把叶飞当成骗子,可现在,杨耀东不再有那样的想法。

  没有叶飞帮忙,他连纸钱都点不着。

  这真是人物。

  官场上的精明,让他知道自己必须拉拢叶飞。

  不说别的,光是救自己一命,这恩情怎么还?

  “好了,事情解决了。”

  叶飞手指一点奥迪:“这车子不会有事了,杨厅可以放心开了。”

  “别”杨耀东连连摆手:“这车子,我是不敢开了。”

  “对了,叶兄弟好像还没车?”

  叶飞很老实:“暂时没有。”

  刘富贵的奔驰还能将就。

  “如果叶老弟不嫌弃的话,这车子就送给你开吧。”

  杨耀东把钥匙塞入叶飞手里:“你是高人,也只有你能驾驭它。”

  叶飞一愣:“这不合适吧?”

  车子是新车,车牌五个八,还能通行无数要地,价值怕是近千万啊。

  “哪有不合适?”

  杨耀东哈哈大笑一声:“再说了,你不收下,我不敢开,留在身边又是一块心病。”

  “老弟就当帮哥哥一个忙。”

  他很热情拍着叶飞的肩膀:“收下,收下。”

  叶飞也没有扭捏:“杨先生这么热情,那我就收下吧。”

  比起杨耀东一条命,一部奥迪不算什么,闲聊一番后,杨耀东就带着人起身离开医馆。

  杨剑雄故意落后半拍,贴着送客的叶飞一笑:“叶神医,你今日手段匪夷所思,可惜我不信。”

  “你忽悠得了我大哥,却忽悠不了我,我可以断定,你肯定玩了把戏。”

  “不过我哥这么相信你,你又暂时没有恶意,我就不说你什么了。”

  “只是我要提醒你,千万不要伤害我哥,更不要借机损害杨家利益,否则我杨剑雄不会放过你的。”

  他绵里藏针:“好自为之吧。”

  叶飞没有发火,只是淡淡一笑:“你不信这些东西,那你相信什么?”

  “拳头!”

  杨剑雄从地上拿起一个鹅卵石,放在掌心猛地一握,咔嚓一声,鹅卵石顷刻碎裂。

  一堆沙石从他掌心落下。

  “这世道,拳头才是王道。”

  杨剑雄一脸傲娇:“只要拳头够硬,牛鬼蛇神都能粉碎。”

  “可惜,你的拳头不够硬。”

  叶飞伸手一探,直接夺过杨剑雄的短枪,对着自己脑门就是一枪。

  杨剑雄下意识怒吼:“活腻了?”

  “啪”话音刚到一半,他就公鸡割喉一样停止,神情骇然到了极致。

  视野中,脑门前,射出的弹头,被叶飞用掌心硬生生抓住。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原本要脑浆迸射的叶飞,完好无损站在原地。

  风轻云淡,笑看花开花落。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杨剑雄跪了,呆了,要哭了。

  他的骄傲,他的桀骜,他的世界观、全部坍塌了。

  “杨署,留个纪念吧。”

  叶飞把滚烫的弹头丢回给杨剑雄:“好好带着它,这几天,你也有血光之灾”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