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七百九十六章诚意,有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辰龙大人请讲。”

  叶凡彬彬有礼笑道:“叶凡洗耳恭听!”

  “第一,我想要带回龙天傲,虽然他犯了大错,给组织造成重大损失,但始终是我儿子。”

  辰龙一脸真挚开口:“他再怎么罪大恶极,我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他死去。”

  “所以希望叶少高抬贵手放龙天傲一条活路。”

  “作为回报,我已经取得权限,这一艘十二层的艾丽莎号,从现在开始属于叶少了。”

  他打开自己的蛇皮袋,拿出一份合同放在叶凡面前。

  正是艾丽莎号的归属。

  龙天傲下意识低呼:“爸”

  他能够忍受自己的失败,却不想看到父亲的低声下气。

  只是辰龙对他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多说。

  艾丽莎号产权?

  “够大方够痛快!”

  叶凡没有看合同,只是竖起大拇指:“这可是一只生金蛋的鸡,辰龙大人真舍得送给我?”

  “老实说,不舍得,毕竟穷人出身,一分钱看得比天大。”

  辰龙一脸真挚开口:“但比起我儿子,这又算不了什么。”

  “只要他能够平安,这船就易主吧。”

  他补充一句:“只希望叶少能给个机会。”

  “这一个交易,我答应。”

  叶凡毫不犹豫回应:“当然,我答应你,并非纯粹因为这艘邮轮价值昂贵。”

  “更多是你们父子情深感动了我。”

  “辰龙大人能够营救犯大错的儿子,能够左右艾丽莎号归属,那就说明辰龙大人一定付出更多东西。”首发..m..

  “这一次,为了儿子,辰龙大人怕是砸锅卖铁,还耗费大量人情,你不容易啊。”

  叶凡一拍辰龙肩膀:“所以我满足你,毕竟可怜天下父母心。”

  辰龙身躯微微一滞,人畜无害的眸子多了一丝亮光。

  他没想到,叶凡看得这么深这么远。

  这次能亲自前来谈判,还能保住儿子不死,确实是他牺牲很多利益给组织。

  不然他把儿子救回去,乌衣巷也会用家法处置龙天傲。

  这小子不简单啊。

  龙天傲也反应过来,目光复杂看着辰龙:“爹”

  “别说没用的东西了,一切都是爹心甘情愿。”

  辰龙挥手制止儿子说话,随后望着叶凡一笑:

  “长江后浪推前浪,我算是见识到了。”

  他对叶凡赞誉一句:“你真的不简单,叶凡。”

  “辰龙大人客气了。”

  叶凡一脸谦卑回应,随后又追问一声:

  “不过这邮轮属于我了,我就请辰龙先生帮一个忙。”

  “希望辰龙先生把乌衣巷杀手撤回去。”

  “这两天,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潜入邮轮,要么假装客人,要么假扮清洁工。”

  “我原本想着,等乌衣巷杀手多一点,我就直接炸掉邮轮,让他们同生共死。”

  “可现在邮轮属于我了,我有点不舍得炸掉,可我又不希望他们藏在邮轮。”

  他轻声一句:“所以希望辰龙先生把他们全都叫走了。”

  辰龙憨厚笑容微微滞,很意外叶凡早掌控了乌衣巷行动,还作出了相应部署。

  n

  bs儿子输的确实不冤枉啊。

  辰龙心里感慨一声,接着,又恢复笑容开口:

  “叶少放心,我一定把他们全部赶走。”

  “今晚零时开始,如果你发现有乌衣巷杀手潜入,你可以尽数诛杀,乌衣巷绝不偏袒。”推荐阅读sm..s..

  他落地有声,接着拿起电话,声音变得冷峻:“撤!”

  随着这一个字发出,邮轮各层很快撤出一百多名人手,钻入各种交通工具来去。

  转眼之间,他们就消失无影。

  “辰龙大人果然够效率,这样我就可以让人把炸药拿下来了。”

  叶凡绽放一个笑容:“对了,你刚才条件只是第一,想必还有第二个来意?”

  “有!”

  辰龙和蔼一笑:“双方化干戈为玉帛。”

  叶凡冷笑一声:“化干戈为玉帛?”

  “叶少,对不起。”

  辰龙看着叶凡连连道歉:

  “一切错都是乌衣巷的错,是我们有眼无珠,是我们不自量力,总之,我们错了。”

  “只要叶少答应恩怨一笔勾销,门主大人说了,以后乌衣巷看到你有多远躲多远。”

  “一辈子都不跟你为敌。”

  “沈红袖一事也到此为止,只要她不出卖乌衣巷,乌衣巷就不再找她麻烦。”

  “而且你劫走的金库,乌衣巷也送给你了,还永不追究。”

  辰龙掏心掏肺说不出的诚恳:“请叶少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换成以前,或许我会动心和相信。”

  叶凡笑着摆摆手:“但经过沈红袖一事,我对你们没信心啊。”

  “你们现在对我低头和妥协,不过是你们暂时腾不出手对付我。”

  “一旦将来有机会捅刀子,你们还是会对我新账旧恨一起算啊。”

  叶凡上过一次当,不会再轻易被乌衣巷忽悠了。

  “叶少,上次是我们不厚道,但不能说我们不对啊。”

  “我们答应叶镇东不对付你,我们就再也没有袭杀你。”

  辰龙试图跟叶凡讲道理:“后面你跟乌衣巷生死相向,不过是你先要保护沈红袖”

  叶凡声音一冷:“说这些有意义吗?”

  想到父母差一点死在亥猪手里,还差点被他们挖掉眼睛,叶凡对乌衣巷就再也不会相信。

  “对,现在说这些没意义了,我也知道,要重新取得你信任很难。”

  辰龙拍着胸膛作出保证:“但乌衣巷这次是真心实意化解恩怨。”

  “门主大人觉得双方打打杀杀下去很不好,太姥姥也撤掉了对你的悬赏。”

  “咱们没必要再死磕下去了。”

  “再说了,你多一个乌衣巷敌人有弊无利啊,何不相逢一笑泯恩仇?”

  辰龙劝说着叶凡:“多个敌人多堵墙,多个朋友多条路啊。”

  “辰龙大人,你说的很好听。”

  叶凡双手一摊:“可我只看到权宜之计,看不到歉意和诚意啊。”

  “歉意,有,诚意,有。”

  辰龙突然闪出一刀,咔嚓一声斩断了自己左手。

  一地鲜血,断手刺眼。

  辰龙却面不改色,看着叶凡和蔼笑道:

  “这就是乌衣巷的歉意和诚意,还请叶少赏脸笑纳”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