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八百一十四章呆若木鸡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家欣,谢谢你的好意!”

  唐若雪最终还是拒绝了钱家欣的作主,她挪移脚步站在叶凡身边:“这样吧,叶凡是我信得过的人,也保护过我几次,这次就继续留在我身边保护。”

  “朴先生是大人物,如一直跟着我抛头露面有失身份,所以朴先生替我坐镇好一点。”

  “一般小事小冲突,让叶凡处理就行。”推荐阅读sm..s..

  “遇见大事,比如苗家人的袭杀,朴先生再出手镇压如何?”

  “朴先生放心,钱小姐的酬劳上,我再加一个亿,以示我对你的敬意。”

  唐若雪化解了朴英龙贴身保护的要求,又给足了他和钱家欣面子,让朴英龙能够找到台阶下了。

  “唐小姐是雇主,我是护卫之人,我客随主便。”

  朴英龙微微皱眉,没想到自己表现的这么厉害,唐若雪还不投怀送抱,当下淡淡一笑:“不过再加一亿就算了,我来保护你主要是淬炼自己。”

  “相比一个亿酬劳,我更愿意遇见强大的敌人。”

  “而且你是钱小姐的好姐妹,我再收一分钱不合适。”

  他婉拒一个亿想给唐若雪留下好印象。

  这一番话说出来,再加上他刚才吓退寂灭师太等人的威风,又让在场几个女人赞许不已。

  “行,就照妹妹所说安排吧。”

  钱家欣也娇笑一声:“一切以你安全为主。”

  虽然她不喜欢叶凡,也不觉得叶凡厉害,可毕竟是唐若雪找来的人,她不能擅自作主驱赶出去。

  否则没什么意外还好,一旦唐若雪受到伤害,她就可能被埋怨。

  “叶凡,我妹妹这么信任你,怎么都要你做保镖。”

  钱家欣还走到叶凡面前板起脸训斥:“你不好好保护,出了事,我饶不了你。”

  “放心,有我在,若雪绝对不会有事。”

  叶凡扫视着女人:“倒是你,乳腺癌很严重,不赶紧救治,只怕要切掉一个。”

  “混账东西。”

  钱家欣俏脸一冷:“谁给你资格轻薄我的?”

  “我这不是轻薄,我这是建议。”

  叶凡松松肩膀:“不相信的话当我没说。”

  钱家欣俏脸阴寒,差点就一巴掌过去,只是看在唐若雪份上,硬生生忍住了怒意。

  “家欣,对不起,我找的这个保镖性子直,经常口无遮拦,我替她向你道歉。”

  唐若雪感受到钱家欣的怒火,忙伸手把叶凡拉到后面:“不过他医术还是不错的,我觉得你可以听从他的意见,去医院检查一下……”她对叶凡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所以目光忧虑看着钱家欣。

  “不用了。”

  钱家欣脸色不善,随后一字一句开口:“若雪,我不知道你看中他什么,我也看不出他有什么过人之处,甚至我很不喜欢这个自以为是的人。”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一次轻薄,我看你面子,不跟他计较。”

  “只是希望他摆正自己的位置,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这世上有很多人不是他能得罪的。”

  “下次再招惹我,我可不会给他好脸色。”

  说完之后,她就转身向朴英龙她们扬起笑容:“来,不说不开心的事了,开酒开酒,庆祝若雪和朴先生的到来。”

  朴英龙彬彬有礼跟几个女人打着招呼。

  唐若雪原本想要介绍叶凡是自己男人,可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再解释,就有点玩弄钱家欣他们的意思。

  于是白了叶凡一眼后,她就一脸无奈应酬……叶凡没有凑热闹,一人来到门口,要了一份快餐解决肚子。

  “叶神医!”

  “叶少!”

  在叶凡靠在栏杆吃着快餐时,寂灭师太和韩常山出现在叶凡面前。

  他们手里捧着几个热菜,以及一壶高浓度白酒,然后恭敬摆在叶凡的小圆桌上。

  掀开盖子,八珍乾坤袋,慈航如意卷、凤梨咕噜肉、如意百合虾,香气四溢。

  他们还神情敬畏拿酒倒满三个杯子。

  “师太,韩老,这是什么意思?”

  叶凡捏着筷子望向两人开口:“鸿门宴?”

  “叶少见笑了。”

  韩常山哈哈大笑一声:“对叶少,我们哪里敢摆什么鸿门宴?”

  “这几个菜,一是想要表示我们歉意,二是想要交个朋友。”

  “以前倚老卖老,多有得罪,还请叶少多多包涵。”

  他脸上再也没有那份盛气凌人,相反多了一抹诚惶诚恐:“你放心,我对子柒也道了歉。”

  “而且从今天开始,她就是韩家核心子侄,两人之下,千人之上。”

  “我知道韩家以前做了太多寒心事,一时无法让叶少相信我的改变。”

  “但你可以一直盯着,韩家绝对不会再让你失望。”

  “如果再做对不起你和子柒的事,任打任杀绝无怨。”

  韩常山微微挺直身躯,向叶凡作出最大保证。

  虽然叶凡连续打脸韩家,上次更是挑衅了韩常山的权威,可他心里清楚,跟叶凡死磕是极其不明智的事。

  哪怕不理会叶凡背后的势力和身手,就是他手里生命集团股份和唯一得到邮轮赌牌,就能让韩家鸡犬不宁。

  确认不能敌对的情况下,他就果断扭转态度,决定巴结叶凡。

  “韩先生客气了。”

  叶凡脸上掠过一抹玩味:“子柒会高兴你的转变。”

  他知道韩常山的前倨后恭,是忌惮自己灭乌衣巷据点,以及执掌邮轮赌牌的缘故。

  老家伙现在这个态势,只怕是求的自己原谅之余,还想继续分一杯赌牌的羹。

  他没有讥嘲,相反对韩常山流露一丝欣赏。

  堂堂一个豪门家主,这样放下架子和面子,太难得了。

  “叶神医,上次也是老身鲁莽了,不分清白跟你叫板,还伤害了子柒感情。”

  这时,寂灭师太也收起不可一世神情,对着叶凡毕恭毕敬开口:“那天从餐厅回来后,我就闭门反省了很多天。”

  “今天有机会遇见,我向你说一声对不起。”

  她上次被叶凡一拳击败后,心里还想着报仇出一口气,今天邀请韩常山过来,也是商量对付叶凡。

  结果她却从韩常山嘴里知道,不仅韩家被收拾了,龙天傲也被赶了,她就决定化干戈为玉帛。

  相比跟叶凡死磕到底,还不如凭借南宫燕和韩子柒关系,让自己从叶凡身上捞取好处。

  看着寂灭师太恭敬神情,叶凡又是一笑:“师太也客气了,不打不相识。”

  不是生死敌人,叶凡也不想不死不休。

  “不客气,不客气!”

  韩常山和寂灭师太齐齐举起了酒杯:“来,叶少,我们敬你一杯。”

  “我们干了,你随意。”

  他们把三两酒杯倒的满满,好像他们今天的诚意。

  “韩先生和师太这么给面子,那叶凡就跟两位交个朋友吧。”

  叶凡捏起了酒杯轻轻一碰,随后抿入了一小口。

  “谢谢叶少,谢谢叶少!”

  韩常山和寂灭师太受宠若惊,一口喝完三两白酒。

  不远处,上洗手间恰好见到这一幕的米秘书,呆若木鸡地死死抓住衣袖。

  一股浓烈震惊直冲脑海……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