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八章误会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天,天还没亮,叶飞就爬起来了。

  他一夜没睡,还感觉非常精神。

  最让他慌成一比的是,他感觉肚子里有一团火,焚烧着它的五脏六腑。

  “难道是那人参果?”

  叶飞很快作出一个猜测,寻思是吃了人参果起的变化。

  不该啊,那不就是一个炒作出来的水果吗?

  而且这是中毒了,还是有灵效啊?

  叶飞不知道怎么处理,脑海中没留下吃人参果的应对方式,他只能跑上天台修起太极经。

  一番吐息纳气后,叶飞灭掉了那团火,精气神更上一层楼。

  只是让他郁闷的是,体内多了一股澎湃力量。

  这股力量时不时涌动,让他很想打人发泄。

  他努力压制才消掉暴戾念头。

  接着,叶飞发现生死玉没半点动静。

  白色一面还是黯淡无光,倒是黑色一面还有六片黑芒。

  叶飞搜索了记忆一遍,也没有找到恢复的法子。

  这打破了叶飞只用生死玉救人的捷径念头。

  他老老实实学习传承的医学知识。

  让他惊喜的是,效率是昨天十倍,很多要领悟的东西,现在一看就懂。

  叶飞迅速练起太极神针。

  这门针法一共九式,一式九针,每针九变,可止血、可化毒、可破煞,还可起死回生,异常强大。

  而第一式,就是九宫还阳。

  想到生死未明的茜茜,叶飞把九宫还阳练了一个透。

  接着八卦破煞、七星续命、六道伏魔、五行定血、四象化毒一口气练完太极神针后,叶飞看到还有点时间,于是又练了几本武学秘笈叶飞虽然不喜欢打架,但今天要去讨债,怎么也要学点武技防身。

  三个小时下来,叶飞感觉整个人又变化不少。

  他还发现身上多了一层油腻的污垢,粘乎乎的,非常难受。

  他连忙去冲了个澡,发现被狗咬过的伤疤消失不见,皮肤变得白了。

  就连力气也变大了许多,在浴室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把一块瓷砖砸坏了。

  “啊”叶飞刚洗澡出来,就听到二楼健身房传来林秋玲尖叫,声音无比痛苦。

  叶飞本来不想过去,但听到林秋玲很是凄厉,而且唐三国和唐若雪出去晨跑了。

  所以他神情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上楼:“妈,怎么了?”

  视野中,健身房的瑜珈垫上,林秋玲光着脚丫站立,双手合十高举,保持着瑜伽的动作。

  凹凸有致的丰韵身体,包裹在黑色紧身衣里。

  从高挺的傲然到纤细的柳腰,从光滑后背到翘起的后背,再从修长的美腿到裸着的脚弓无一不展现着成熟和曲线美。

  叶飞不得不承认,岳母大人风韵犹存。

  “滚!”

  看到叶飞出现,林秋玲嫌弃喝道:“你这废物帮不了忙,快叫若雪他们来。”

  叶飞皱起眉头:“爸和若雪去跑步了,估计要等一会才回来”“啊”没等叶飞说完,林秋玲身躯晃动了一下,随后就向地板摔过去。

  叶飞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抱住要摔倒的林秋玲:“妈,你怎么了?”

  同时,他发现林秋玲姿势怪异,双手合十高举半空,很是僵硬。

  叶飞一压她的双手。

  “啊”不碰还好,一压,林秋玲又是一声尖叫:“痛,痛,痛。”

  叶飞感受到林秋玲的疼痛,于是连忙松开往下压的手。

  他一转掌心生死玉,脑海涌现一抹信息:状态:筋脉错位,气血逆行,必须及时救治,否则将会扭伤断裂病因:练习瑜伽过度导致能量不足修复,可用太极手捏骨叶飞让林秋玲重新站好:“妈,你练瑜伽拉到筋脉了”林秋玲怒骂一声:“废话,快叫你爸和若雪送我去医院”“快点,快点,太难受,太痛苦了。”

  她感觉筋脉越来越绷紧,身体也越来越痛了。

  来不及了。

  “妈,这病,我能治,捏几个骨头就好。”

  看到林秋玲脸色越来越红,叶飞扫视着她几大穴位道:“我恰好看过一个类似的养生节目。”

  “滚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给我捣乱?”

  “你连我诊所扫地的都不如,你会治什么病?”

  林秋玲板起脸喝斥:“赶紧给我滚出去,别在我面前添乱,看到你就烦。”

  “妈,来不及了,再耽误,你的双臂筋脉就可能断裂”叶飞一个箭步上前,伸手去抓林秋玲的手臂。

  他内心是不想搭理林秋玲,可想到林秋玲残疾了,势必让唐若雪日子难过,他又只好援手一把。

  “流氓”看到叶飞浑身热气压过来,林秋玲大惊失色,这是要非礼自己啊?

  她一边怒吼不已,一边向后退了几步。

  “叶飞,你干什么啊?”

  “禽兽!”

  “我是你丈母娘啊。”

  她本能向后退却,叶飞却已经到了她面前,双手触碰到林秋玲的手臂。

  肌肤滑嫩。

  “啪啪”叶飞手指一捏阳池、曲池和天井三穴,让林秋玲的气血正常运行。

  接着,叶飞手指往下一移。

  “啪啪”手指落在肩贞和肩井两穴,用力一捏,又是两声脆响,林秋玲的筋脉顺利原位。

  只是手臂恢复正常,林秋玲却依然高举,初始的疼痛,让她神经高度紧张。

  她已经痛怕了。

  “嗖”这点没有难住叶飞,叶飞双手一滑,落在林秋玲的裤子上。

  他作势要往下一拽。

  “畜生!”

  林秋玲愤怒一吼,双手猛地落下,死死拽住自己的裤子。

  为了毫无束缚地练瑜伽,她连内裤都没有穿,就只穿了一条最薄的紧身裤。

  怎能让叶飞扒掉呢?

  “嗖”趁着林秋玲双手落下拉着裤子,叶飞又在她太行和腹结两穴捏了过去。

  林秋玲身躯一震,全身酸痛瞬间消散。

  “叶飞,你干什么?”

  这时,唐三国和唐若雪在门口出现,他们齐齐冲到叶飞和林秋玲面前。

  “啪”唐若雪一把推开叶飞怒道:“你敢非礼我妈?”

  唐三国也青筋凸出:“小畜生,光天化日,非礼丈母娘?

  我打死你。”

  他一拳打在叶飞肩膀。

  两人刚刚晨跑回来,听到林秋玲喊叫就冲上来,发现林秋玲一副羞愤样子,而叶飞扯着林秋玲裤子,画面不堪入目。

  他们下意识认定叶飞非礼林秋玲。

  叶飞身子晃动一下,随后抽回捏骨的双手。

  林秋玲气势汹汹:“快,快,打电话报警,送这混蛋去坐牢。”

  唐若雪满脸厌恶:“叶飞,你就是一个畜生。”

  叶飞昨天的表现,让唐若雪感觉他开始争气。

  可她万万没想到,叶飞居然是个这样的变态!非礼母亲?

  她太心痛了!叶飞面色平静,冷眼看着林秋玲:“妈,你应该还我一个清白!”

  林秋玲一怔,随后看看灵活的双手,很快意识到,叶飞刚才不是非礼自己,而是给自己治病。手机端sm..

  只是她没有向唐三国和唐若雪解释:“清白?

  什么清白?”

  她冷笑一声:“自己做什么事,心里没点数吗?”

  林秋玲始终惦记着昨晚寿宴丢的脸。

  “非礼丈母娘,被我们抓个正着,还要什么解释?”

  唐三国指着叶飞破口大骂:“滚,给我滚出去。”

  他想要报警,又怕家丑外扬。

  叶飞盯着林秋玲:“妈,你真不还我清白?”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响起。

  唐若雪咬牙切齿的看着叶飞说道:“欺负我妈,还威胁我妈还你清白,当我们都是死的吗?”

  脸上火辣辣的疼,叶飞脸上多出了五道指印。

  叶飞猛然间握紧了拳头,可是看着唐若雪惨白的俏脸,他又松了开来。

  摸摸脸颊的疼痛,叶飞戏谑一笑,看看林秋玲,随后转身离开了瑜伽房。

  唐若雪想要再喝斥几句,却撞见叶飞失魂落魄的脸,她一下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刚才的那个耳光,似乎又让两人的距离相隔得更远了一些。

  接着,她目光一挑,看到角落的摄影机。

  林秋玲喜欢把每次练瑜伽的过程录下来。

  唐若雪走过去打开视频重放。

  很快,她脸色巨变。

  “妈,叶飞不是非礼你,是你练瑜伽卡住了手臂,他帮你放下来。”

  唐若雪把摄影机往唐三国和林秋玲面前一放。

  唐三国探头一看,老脸也变了。

  他刚才被愤怒控制住了理智,现在一看视频马上发现破绽。

  如果林秋玲真被叶飞非礼了,林秋玲早把叶飞往死里整,哪会这样轻描淡写让他滚蛋?

  “是,是我练瑜伽卡住了双手,他用蹩脚医术帮我解决问题。”

  林秋玲气势汹汹一把推开丈夫:“但那又怎么样?

  我有什么义务给他解释?”

  “你们要抱打不平吗?首发..m..

  你们难道要打我吗?

  来吧,打死我吧,打死你亲妈吧。”

  她一副撒泼无赖的样子,就差在地上打滚了。

  “你”唐三国气得头皮发麻,冤枉了叶飞不要紧,可他还不讲道理的打了叶飞一拳。

  这要他怎么办才好?

  而且林秋玲推波助澜看着这件事发生,竟然没有阻止他也没有解释,这不是陷他不义吗?

  “我怎么样,我怎么样?”

  林秋玲吼出一声:“唐家养了他一年,他昨晚让我颜面丢尽,我还不能给他受委屈了?”

  唐三国感觉老脸都被林秋玲丢光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唐若雪头痛欲裂:“爸妈,你们必须给叶飞道歉。”

  “放屁,我为什么要给白眼狼道歉?”

  林秋玲不置可否:“我给他道歉,他受得起吗?

  不怕被雷劈吗?”

  唐若雪转身离开了唐家别墅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