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八百三十七章垂死挣扎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凡没有废话,马上动手给权相国救治。

  他亲自检验金智媛采购回来的药材,然后要了三个大锅开始熬煮。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还让金智媛找来三个木质浴桶,准备一劳永逸治好权相国。

  接着,他又提前检查了权相国的身体,对他七百多个穴位简单了解。

  下午两点,阳气正盛之时,沐浴的药水也已经熬好。

  叶凡立刻着手最后一步治疗。

  随着他的吩咐,金智媛让人把木桶抬进屋子,接着端入一锅锅沸腾的汤药。

  她按照叶凡的吩咐,把熬好的汤药兑水倒进桶里,还让三个木桶的药水温度相差十度。

  一股草药的香味顿时散出来。

  “派人守着!”

  叶凡向金智媛吩咐一句:“未来两个小时,千万不要被别的人闯入进来。”

  “一旦受到干扰,轻则效果减半,重则前功尽弃。”

  他呼出一口长气:“所以你要掌控好外面。”

  这玩意虽然不会什么走火入魔,但被人打扰下手浅了或重了,对病人还是很大影响。

  金智媛轻轻点头:“放心,我绝不会让人干扰你们。”

  她马上调来十几个人扼守住院子,不让闲杂人等哪怕一只猫靠近。

  叶凡赞许地点点头,随后就让金智媛扶起权相国,把他小心翼翼放入五十度的木桶里面。

  接着叶凡又把他衣物全部挑开,待会可以让自己更好下针。

  衣物一除,没有被紫黑药水掩盖的上半身,很是清晰呈现着金智媛视野。

  看着外公满是疤痕和皮包骨的上身,金智媛的嘴角止不住牵动,眸子不知不觉中红了。

  想当初权相国叱诧风云的时候,是何等丰神如玉,风度翩翩?

  如今,被那阴寒制度,硬生生折磨成干瘪身躯,还为了以痛止痛,撞出满身的疤痕。

  “老先生会好起来的。”

  叶凡感受到金智媛的情绪,轻声安抚一句。

  权相国也和蔼一笑:“智媛,放心吧,有叶兄弟出手,我很快就好了。”

  金智媛感激地看着叶凡:“叶凡,拜托了。”

  说完之后,她就退到一旁,一边盯着屋子入口,一边等着叶凡治疗。

  “老先生,今天解毒治标也治本,可能会有极大痛楚。”

  叶凡打开金智媛备好的箱子,露出几百枚长短不一的银针:“你待会忍着点。”

  权相国闻一笑:“叶兄弟,放马过来吧,我就不信,还有比这阴毒更惨烈的痛苦。”

  “那就开始吧。”

  叶凡收起了笑容,双手银针在手,对着权相国的奇经八脉,嗖嗖嗖刺入了银针。

  银针一刺,权相国身躯一震,好像全身潜力被激。

  药水随之渗透进肌肤,让权相国身体迸射出一抹抹乌黑液体,俨然就是残留表面的阴寒之毒。

  乌黑液体逼出来后,权相国的肌肤多了一丝红润,看起来还比昔日光滑多了。

  看到权相国精气神蜕变,叶凡露出一抹笑意,又是嗖嗖嗖八十一针下去。

  他尽力激着权相国体内的阳气。

  一来适应洗髓药水的霸道药力,二来,一内一外同时力,把阴毒逼出权相国身体。

  叶凡想法很是不错,只是残留的阴毒也极其顽强。

  它像是感受到叶凡要驱毒,一经药水和银针两边刺激,马上变得暴戾起来,急地在身体里横冲直撞。

  阴毒似乎要找一个合适穴位藏起来,躲避叶凡对它的赶尽杀绝。

  没有多久,黑色液体就不再渗透出来,药水温度也开始下降。

  权相国皮肤的红润渐渐恢复正常。

  “换桶!”

  叶凡干脆利落把权相国抱起来,然后放入六十度的浴桶里面。手机端sm..

  这个木桶的药水温度更高,药力更猛。

  权相国一放进去,身体顿时响起一阵啪啪声,好像鞭炮一样动静。

  最后,竟像雷鸣一般刺激着耳膜。

  而权相国体表的皮肤下,也像是有千万只虫子在拱动一样,此起彼伏,情状很是骇人。

  随着皮肤下的急剧起伏,权相国红润的肌肤,竟丝丝裂开了。

  一缕缕暗黑色的血丝,渗出了身体,流入了浴桶中。

  到最后,那血丝竟渐渐地变成了血流,汩汩而淌,也让整个浴桶变得浑浊起来。

  权相国的神情也变得痛苦起来,双手死死抓着木桶边缘,差一点都要把它捏碎。

  金智媛止不住惊呼一声:“外公!”

  “别动!”

  叶凡伸手挡住担忧的金智媛:“药水在清除骨髓中的毒素。”

  金智媛艰难开口:“这是在洗髓?”

  “没错!”

  叶凡点点头:“第一桶伐毛,第二桶洗髓,中毒太久,有些深入骨髓,不好好洗怎么行?”

  金智媛安心了不少。

  随着时间的流逝,第二个浴桶的药水变得暗红,还散着难闻气味。

  权相国枯瘦的身体,也变成了一个血葫芦。

  他的眼睛和耳朵也都渗透出血水,而全身骨骼依然啪啪作响。

  药水摧枯拉朽般地改变着权相国的体质。

  不用亲自感受,叶凡和金智媛也能知道,权相国现在痛苦无比,可他却能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这让叶凡止不住感慨一声:“不愧是弈剑大师啊。”

  换成他怎么也要叫两声。

  不过叶凡也没有放松,一边掐着药水浸泡的时间,一边捏着银针调整身体状态。

  他牢牢把控着解毒的步奏……

  权相国体内的阴毒也很顽强,没有丢盔弃甲投降,反而四处窜动,做着垂死的挣扎。

  叶凡捏起九枚银针,准备让权相国爆潜力,把最后阴毒逼出来……

  “呜”

  几乎同一时刻,六辆黑色奔驰停在了红豆俱乐部前面。

  车门打开,先是钻出十几名南国男子。

  一个个黑色西装黑色墨镜,腰中藏械,很是专业。

  接着,中间车子又钻出几名年轻男女,一个个华衣丽服,意气风。

  其中一个比金智媛大几岁的墨镜女子走在前面。

  眼眉精致,头精心挽起,肌肤吹弹可破,身材起伏有致。

  趾高气扬,高跟鞋踩的得得作响,给人生出一种盛气凌人态势。

  门口几个守卫看到她出现,脸色止不住巨变。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