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八百四十章瑟瑟发抖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金智媛全身酸麻,一时凝聚不了力气:

  “权秀雅,你们太无耻了。”

  接着又对年轻女子喝道:“小贞,你太让我失望了。”

  “这不叫无耻,这叫成长。”

  看到金智媛被制住,权秀雅露出一抹得意笑容:

  “小贞一直是我安排在南国商会的棋子,专门盯着你一举一动的。”

  “金志豪出事,爷爷被人救治,我全都知道。”

  “虽然我对这个南国商会不放眼里,但是也不能让你金大小姐太蹦哒,免得哪天给我带来威胁。”

  “你说你,在这个破商会做会长就好好做会长,找什么医生给爷爷治病啊。”

  她扫过还在昏迷的权相国一眼:“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让我睡不着啊?”

  “他们说的是真的,原来你真不希望外公醒来。”

  金智媛咬牙切齿:“原本我还不相信,毕竟舅舅和你是外公的直系血脉啊。”

  “而且外公伤势治好了,外公重返巅峰了,对你对舅舅对权家难道不是好事吗?”

  “有弈剑大师坐镇的家族,不比你现在看各大财阀脸色要好吗?”

  她愤怒控诉着,甚至想到叶凡曾经说过的,给外公下毒的人,一定是亲近的人。

  “别给我说有的没的!”

  权秀雅没有跟金智媛废话,直接对几名黑装保镖喝道:“把那小子拿下!”

  五名黑装保镖再度扑向了叶凡。

  双方冲突到现在,叶凡全都听到了,但他没有精力搭理。

  他不想停下救治工作让权相国功亏一篑。

  只是叶凡没有想到,权秀雅这么没有底线,为了阻止自己救治,连内线都启用了。

  这也让他更加坚定必须治好权相国。

  “去!”

  现在看到五名黑装保镖向自己冲过来,叶凡就大喝一声,把最后一枚银针刺入权相国丹田。

  阴毒已经被叶凡逼了出来,这一针,是重新启动权相国的身体机能。

  银针一闪而入。

  权相国依然没有反应,但皮肤更加红润

  “砰砰砰”

  施针完毕的叶凡就地一滚,避开一个保镖砸下来的拳头。

  接着来了一个扫堂腿,把一人扫飞出去,摔在权秀雅面前。

  “混账东西,敢还手?”

  权秀雅喝出一声:“一起上,废了他!”

  五名保镖摸出匕一起压向叶凡。

  金智媛喊叫出声:“叶凡小心,这是退役黑虎兵。”

  黑虎兵?

  叶凡微微皱眉,换成救治前,收拾这五人跟玩一样,现在却不得不强撑精神应付。

  五人也不废话,前边四人径直逼过来,挥舞军用匕封死叶凡上中下三路,配合的滴水不漏。

  普通高手面对四人巧妙配合下的犀利杀招,估计只有坐以待毙的份儿。

  后边有一人压阵,寻找出手时机,就是说叶凡若躲过四人的合击,他负责快上去补刀子。

  俨然是军中高手。

  叶凡一边运转太极经凝聚力气,一边用迎风柳步躲避对方攻击。

  几个回合后,叶凡找了一个空挡,将几人撞的脚步虚浮。

  滴水不漏的合围站位转瞬垮掉。

  叶凡随后以凶悍姿态穿入四人中间。

  从四柄军用匕划出的光弧间穿过,同时格挡开刺向胸口的一记军刺,然后顺势扭身用后背撞向一人。

  片刻之后,三名黑装保镖倒地,捂着断裂的肋骨闷哼不已。

  他们很是惊讶看着叶凡,怎么都没想到,一个小医生这么强横?首发..m..

  “真是废物!”

  权秀雅前行的脚步微微停滞,笑容也变僵硬,一样没有想到叶凡能重创三名手下。

  接着她又喝出一声:“盯死他。”

  两名保镖没有再攻击,只是一挺匕对着叶凡。

  年轻女子也一偏枪口指向叶凡。

  叶凡微微皱眉,不知道权秀雅什么意思。

  他也懒得搭理,只是全力运转太极经,尽快让自己恢复力气。

  此刻,权秀雅瞄了叶凡和金智媛一眼,接着大步流星走向权相国。

  金智媛脸色巨变:“权秀雅,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

  权秀雅冷笑一声:

  “当然是救爷爷了。”

  她理直气壮:“爷爷被你害的这么惨,受这么多的罪,我不能再让他受折磨了。”

  叶凡闻声音一沉:“老先生现在毒素已解,身体机能也在恢复,他很快就会没事了。”

  “你一个毛头小子,懂个屁的医术,连国手都化解不了的毒素,你靠嘴吹解毒啊。”

  权秀雅对叶凡所说嗤之以鼻,前行途中从怀里摸出一个骷髅盒子。

  打开盒子,掏出一个针筒和一支药水。

  金智媛大惊失色:“权秀雅,你要干什么?那是你爷爷。”

  她本能想要冲过去横挡,无奈电击过后的身子没恢复,刚挪两步就扑通跪地。

  她急眼喊道:“权秀雅,你不能伤害外公。”

  叶凡眼皮直跳,但没再出声,又让太极经运转一圈,准备强行冲破阻拦救人。

  “我怎会伤害爷爷?我只是送他一程。”

  权秀雅一边前行,一边拿针筒抽取药水:“外公痛苦太久,是时候解脱了。”

  金智媛痛哭尖叫:“你不能伤害外公,外公没事了,不会再受折磨了……”

  “我说他有事,他就是有事。”

  权秀雅来到浴桶前面,看着气血十足的老人一怔,似乎没想到权相国身体真的好转了。

  随后,她眸子变得更加凌厉。

  叶凡身子一纵,不顾匕,撞飞两名保镖厉喝:

  “住手!”

  权秀雅不仅没有停下,反而动作更快把针扎向老人脖子。

  “嗖”

  就在这时,昏迷的权相国突然睁开了眼睛,那是雪狼一般清亮的眼睛:

  “你要干什么?”

  权相国虽然声音有点虚弱,但却透射着一股子威严。

  权秀雅打了一个冷颤,手掌下意识一抖。

  针筒掉入了浴桶。

  她惊慌失色:“爷爷……”

  权相国看着权秀雅淡淡开口:“你要杀我?”

  “不……不……”

  权秀雅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手机端sm..

  做贼心虚让她根本无法淡定,毕竟她面对的是权相国。

  只是她退后几步就停止行动。

  在权相国深邃的目光中,她感觉心脏被一只手揪住,只要再挪一步,就可能捏碎死去。

  同时,她现,带来的保镖以及年轻女子,全部跪了下来。

  七窍流血,瑟瑟抖……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