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八百四十一章死去的白猫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只是一眼,权相国就压服了权秀雅一伙人,可见昔日威严何等惊人。

  看着脸色煞白的权秀雅他们,叶凡微微摇头,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结局,但相信不会有好下场。

  对于权相国这样的人来说,王者归来总是需要有人祭刀的。

  “老先生,你身体毒素已经化解,筋脉也都修复。”

  叶凡闪过几个念头后,就笑着上前一拱手:“恭喜老先生重返安康了。”

  “叶凡,你真是神医啊。”

  权相国披上早就准备好的衣物,看都没看跪在地上的权秀雅他们。

  他只是一把拉住叶凡的手开口:

  “我真是做梦都没想到,体内毒素还有化解之日,而且还把我废弃筋脉重新修复。”

  他努力让双脚站在地面上:“这真是神乎其技,权相国心服口服。”

  “老先生客气了。”

  叶凡灿烂一笑:“能够看到权先生站起来,也是叶凡莫大的荣幸。”

  “老先生,虽然你体内阴毒已除,筋脉也都修复,但是,久病之下,身体虚弱是避免不了的。”

  “今天又泡了三桶药力十足的药水,你未来一个月必须好好调养。”

  “待会我给你开一剂养身的中药,你按照我的说明每天服用,身体就能重新得到滋润。”

  他拿来纸笔写下药方给权相国。

  权相国笑声洪亮:“一切听叶老弟的。”

  “外公,叶凡救治你途中,还差点被一枪打死呢。”

  这时,金智媛也挣扎着走了过来,欣喜万分搀扶着权相国,接着又把权秀雅开枪一事告知。

  权秀雅脸色更加煞白,还说不出的绝望,只是连辩驳都不敢张嘴。

  奄奄一息的权相国,她尚且不敢直接欺负,现在即将痊愈的弈剑大师,她更不敢狡辩。

  “好,好!”

  权相国听了金智媛的一番话,用力拍着叶凡的肩膀喊道:

  “老夫欠你太多,自大一句话,你这个兄弟,我认了。”

  他依然没有看权秀雅他们,对着金智媛大手一挥:“智媛,去把我那东西取过来。”

  叶凡笑着摆摆手:“老先生不用客气。”

  金智媛闻眼皮一跳,看了叶凡一眼,脸上不禁浮上了一抹欣喜,急忙遵从权相国的吩咐去拿东西。

  没有多久,金智媛又跑回了屋子,手里托着一个红色盒子。

  她小心翼翼放在权相国手里:

  “外公,东西取来了。”

  接着,她又对叶凡来了一个鞠躬:

  “叶凡,你救了外公,也就是救了我。”

  “从今之后,刀山火海,金智媛任凭你驱使。”

  她一脸坚定:“不管什么人要伤害你,都必须从智媛尸体上踩过去。”

  “金会长客气了。”

  叶凡保持着温润笑容:“我是医生,救人是我本分。”

  “而且你化解我不少麻烦,说这种话,有点生分了。”

  他对金智媛孝心很是赞许,所以也不期望她回报什么。

  “无论如何,智媛都会铭记叶神医恩情。”

  金智媛微微挺直了高挑身躯,脸上的绝然神色丝毫不变。

  “叶凡,智媛说的不错,你可以不在乎,但我们不能忘恩。”

  权相国此刻大笑一声:“你救了我两次,还给了我新生,必须受到报答。”

  “来,这东西给你。”

  他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枚徽章,上面是一只白色的虎头。

  虎口大张,獠牙森然。

  “叶凡,这是白虎徽章,是我的令牌也是我的荣耀,是南国各方联手打造给我的。”手机端sm..

  “它代表着我南国第一人的位置,也代表着南国武道以我为尊。”

  “十年前,见牌如见我,南国各方势力莫敢不从。”

  “这十年来,它没怎么面世,荣耀和权威也一落千丈。”

  “放在一个星期前,它可能连一包厕纸都不如。”

  “就是现在,它也不值几分钱。”

  “但是我相信,最多三个月,它就会恢复曾经的荣光。”

  “一年后,它会再度见牌如我,神圣不可侵犯。”

  “叶凡,你的品性,你的格局,你的情义,是我这一生中见过的最好一个,没有之一。”

  “所以我把这枚白虎徽章送给你。”

  “既是你我交情的不朽见证,也是请你分享我未来的成就。”

  “来,收下它。”

  权相国把白虎徽章放在叶凡手里。

  听到这一番话,权秀雅他们身躯止不住一震。

  她们怎么都没想到,权相国如此重视叶凡,连白虎徽章都送给叶凡,这小子运气也太逆天了。

  叶凡先是一愣,随后连连摆手:

  “老先生,这不行,这不行,太贵重了。”

  以权相国的能耐和身手,他很快就能重返巅峰,再度成为南国第一人。

  到时白虎头徽章的价值势必水涨船高,自己也就可以瓜分权相国打下的江山。

  南国至尊,叶凡感觉有点承受不住。

  此一出,金智媛微微一惊,连连向叶凡使眼色,示意叶凡不要错过这个好机会。

  叶凡却依然把徽章递回去:

  “徽章真的算了,老先生如果想要感谢,八十大寿请我多喝几杯就行。”

  对于叶凡来说,这白虎徽章固然好处不小,但也会让自己受到更多算计,毕竟怀璧其罪。

  相比大风大浪的人生,他还是喜欢做一个小医生。

  “喝酒是喝酒,徽章是徽章!”

  权相国早料到叶凡会拒绝,直接把徽章塞入他的怀里:

  “你必须拿着,你帮我这么多,还差点被枪打死,我不做点什么,心里不是滋味。”

  “你不要这个,是不是想要我宝贝外孙女智媛?”

  “哈哈哈,也行。”

  “如果你喜欢智媛的话,我就让智媛嫁给你,再把我财富和武道全部做嫁妆。”

  权相国一脸高兴起来:“对,你娶智媛,智媛也该嫁了,来,把徽章还给我。”

  金智媛嘟起小嘴急道:

  “外公,你乱说什么啊,什么叫我该嫁了,我嫁不出去吗?”

  她俏脸通红,眼睛却瞄了瞄叶凡。

  叶凡忙向后退几步,避开权相国抢回徽章的手,然后把白虎徽章揣入口袋开口:

  “老先生,我突然觉得,见证你崛起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这徽章我收下了,谢谢老先生的好意。”

  “哎呀,天色不早,我先回去吃饭了……”

  说完之后,叶凡也不等权相国他们回应,一溜烟跑出了屋子。

  唐若雪跟韩子柒的事已让叶凡心颤了一回,叶凡是不敢再随便招惹金智媛。

  “这混蛋,跑什么跑……”

  金智媛看着跑路的叶凡,止不住翘起嘴角:

  “我就不如徽章吗?”

  在叶凡狼狈逃出南国商会时,唐若雪正站在钱家欣的花园阳台,望着春两天爆体而死的白猫。首发..m..

  目光若有所思……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