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八十六章左右开弓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疯了!真是疯了!这是一个吊丝该说的话吗?

  袁静和杨芊芊她们齐齐戏谑。

  “好,好的很。”

  陈厉阳怒极而笑:“本少第一次遇见这么牛逼的人。”

  “黄会长,不管你今晚什么态度,你这个兄弟,我动定了。”

  陈厉阳一声令下:“废了他。”

  三名保镖从后面走出,齐齐拔枪指向叶飞。

  “嗖嗖嗖”就在这时,金光一闪,只见三名陈氏保镖惨叫一声,手腕多了一枚金色飞镖。

  鲜血直流,枪械落地。

  “哪个混蛋动我保镖?”

  接连被人当众叫板,陈厉阳彻底暴跳如雷:“老子杀他全家。”

  “杀我全家?”

  “哼,陈家好大的威风啊。”

  “连我韩南华都要杀了,不知道的,还以为陈家是中海的王了。”

  一道冰冷却霸道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随后就见韩月一伙人簇拥着韩南华出现。

  围观众人见到韩南华出现,纷纷毕恭毕敬打招呼:“韩先生!”推荐阅读sm..s..

  陈厉阳脸色巨变。

  千宝集团虽然是正儿八经的合法古玩集团,但陈厉阳知道它动怒起来足够踩平陈家十次。

  韩南华最初就是靠走私古董发家,手里沾染的鲜血比黄震东还多几倍。

  而且千宝集团能够成为古玩巨头,倒腾成千上万的宝贝,又怎可能是人们眼中的善男信女?

  传闻为了保证玉矿开采和原石运输,韩南华在境外圈养了不少私军。

  所以陈厉阳招惹不起这尊大神。

  “血洗我韩南华全家?”

  韩南华拄着拐杖盯着陈厉阳:“你打电话问问你父亲,他敢讲这句话吗?”

  “韩老,对不起,是我失,是我失。”

  陈厉阳一改嚣张态势,连连鞠躬道歉。

  韩南华淡漠出声:“给叶兄弟跪下道歉。”

  杨芊芊她们眼皮直跳,叶飞不就一个上门女婿吗?

  怎么引得黄震东和韩南华都出头?

  袁静心力交瘁,怎么收拾一下叶飞这么麻烦?

  陈厉阳脸色一变:“我”“啪”韩南华一耳光甩过去:“道歉。”

  陈厉阳脸颊剧痛:“韩老,这是误会”“啪”韩南华又是一巴掌:“道歉。”

  这就尴尬了。

  刚刚还耀武扬威,要废掉叶飞的陈厉阳,此刻被人打狗一样左右开弓。

  陈厉阳咬着嘴唇:“看我爹份上”“啪”韩南华又是一巴掌。

  “道歉。”

  脸都肿了。

  陈厉阳咬着牙对叶飞道歉:“叶少,对不起。”

  同时,心里怨毒至极。

  他会记住这笔账,连本带利还给叶飞。

  “耳朵聋?

  忘记我刚才说的?”

  “跪下,道歉,赔偿一百万。”

  叶飞摸摸身上的酒液,然后全部抹在陈厉阳脸上。

  “你”陈厉阳下意识喝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啪”叶飞一耳光把他扇翻:“欺负不起你吗?”

  陈厉阳愤怒至极:“混蛋”叶飞又一脚踩了过去,把陈厉阳乌龟一样踩翻。

  几名陈氏保镖下意识上前,却被韩月眼神一冷瞪了回去。

  看到陈厉阳被叶飞踩住,杨芊芊等人呆若木鸡。

  袁静脑海更是一片轰鸣,她刚刚搭上的大靠山,竟然被叶飞踩在脚底。

  这让她怎么接受这个现实?

  她想要看的是叶飞卑微惶恐,跟借钱时一样跪地求饶,而不是现在的意气风发。

  “叶飞,别欺人太甚。”

  陈厉阳愤怒挪开叶飞的脚:“别当老子是软柿子。”

  “啪”叶飞又是一耳光:“欺负你咋了?”

  陈厉阳怒不可斥:“你想怎么样”“跪下,道歉。”

  叶飞毫不客气又一巴掌:“赔偿一百万。”

  韩南华声音也一沉:“听不懂叶兄弟的话吗?”

  狗仗人势!狗仗人势!陈厉阳心里无比憋屈,很想暴怒而起一枪毙掉叶飞,但被韩南华气势死死压着。

  他还想不管不顾,连韩南华和黄震东一起干掉,恶狠狠出一口气后亡命天涯。

  但他清楚,一旦这样做,整个陈家要陪葬。

  同时陈厉阳发现,韩氏保镖早已经占据有利位置,右手放在腰间摆出大开杀戒态势。

  怒不得他最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行,行,我认栽。”

  “叶飞,不,叶大少,对不起,我错了。”

  接着,陈厉阳又写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给叶飞:“请你大人大量,放我一马。”

  他笑容满面,却蕴含着杀机。

  叶飞毫不在意,拿过支票开口:“这才有点样子。”

  黄震东也玩味笑道:“就是,早点这样,就不用挨打了。”

  “陈厉阳,回去好好烧柱香吧。”

  “你今天捡回了一条性命。”

  他的意思是,陈厉阳即时服软,避免了叶飞出手,不然陈厉阳今天怕是要丢掉小命。

  杀白蛇都跟杀鸡一样的主,干掉陈厉阳完全小事一桩。

  只是对于陈厉阳来说,今晚倒霉不过是遇见韩南华,否则他能把叶飞跟蚂蚁一样踩死。

  金钱权势就不说了,单单身手,他就能碾压叶飞几个轮回。

  “叶飞,不要给我机会,不然,老子一定弄死你。”

  陈厉阳咬着牙站了起来,眼神怨毒低语:“连你家人都要倒霉。”

  “嗖”叶飞身子一转,眼神瞬间冰冷陈厉阳上了他的死亡名单。

  陈厉阳一伙很快狼狈离去,袁静和杨芊芊俏脸哀怨,怎么踩一个叶飞就这么难呢?

  餐厅很快恢复清静,黄震东走到叶飞身边开口:“叶老弟,陈厉阳是一条疯狗,为了一个女人,他敢咬钱胜火十年,被他记恨上很麻烦。”

  “要不要一不做二不休”他做了一个割喉动作。

  叶飞轻描淡写:“不用了,我来解决。”

  他倒不是不想黄震东斩草除根,只是觉得黄震东自己都一堆事,这样麻烦他很不好。首发..m..

  “行,那你自己安排。”

  黄震东对叶飞充满信心:“有需要尽管吱声,兄弟我义无反顾。”

  不过他还是向几名手下偏头,让他们全天候盯着陈厉阳,免得疯狗咬人。

  不远处的韩南华闻多看了叶飞几下,除了杜天虎外,他第一次看到黄震东对外人掏心掏肺。

  这让他又高看了叶飞一眼。

  黄震东跟叶飞和韩南华寒暄几句后就匆匆离去,看得出今晚怕是有不少大动作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