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那时他心死了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5-24 03:11: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收到卫红朝的信息,叶凡就想着救高韵芝一命。

  这倒不是他觉得高韵芝身上很多秘密,而是敌人的敌人就是盟友,他要给洛非花添一点堵。

  同时,叶凡能够判断,洛非花杀高韵芝八成是嫁祸,所以就动用关系寻找她的下落。

  知道医院发生变故后,他就让叶天赐第一时间赶回家。

  叶凡寻思,高韵芝如果走投无路,肯定会寻找望子花园庇护。

  赵明月再疯癫,也是能威慑洛非花手下的人。

  没想到,还真被叶凡猜中了,高韵芝逃到家门口。

  叶天赐的及时撞击也救了她一命。

  叶凡冲到叶天赐身边:“天赐,你没事吧?”

  像是乌龟一样躲在车里的叶天赐连连喊道:“大哥,我没事,我没事,你小心,对方有枪。”

  “哎呀,这些王八蛋跑了,我要报警抓他们。”

  他看到跑路的奔驰又喊出一声:“大庭广众开枪,太嚣张了,差点把我吓死。”

  “没事就好。”

  叶凡扫视前方逃窜的奔驰想要追击,却看到高韵芝胸膛一挺,一大股鲜血涌出。

  危在旦夕。

  叶凡神情犹豫了一下,最终打消追击杀手的念头,转而钻出车门给高韵芝救治。

  相比杀人,医生更喜欢救人。

  “天赐,先别报警了,拿个抱枕过来,再给我拿一瓶水。”

  叶凡对着叶天赐喊了几句:“快,再回家拿个医药箱。”

  叶天赐扭着胖乎乎的身子,动作利索满足着叶凡条件。

  叶凡很快对着高韵芝施针起来。

  高韵芝期间恢复了一丝意识,看到是叶凡救治自己就抖动嘴唇,神情复杂想要说什么却无法开口。

  随后,她还艰难挑了挑眼皮,扫过甩出来的手机一眼,接着又迅速闭上,好像不想让人知道她在意这个。

  叶凡捕捉到这个动作,但是没有说什么,手起手落,又给高韵芝扎了几针,止住她的内出血。

  高韵芝身子打了一个激灵,随后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全力稳定她的病情后,叶凡又让人把她抬入望子花园疗养。

  接着,他不引入注意退后了几米,把高韵芝手机捡起放入口袋……“叶凡,这是怎么回事?”

  叶凡刚刚在望子花园现身,赵明月就迎接了上来,俏脸带着急切地关怀:“听人说山下动枪了?

  有没有伤到你?

  是不是冲着你的?

  高韵芝是怎么回事?”

  看到叶凡身上沾染不少血迹,赵明月吓了一跳,焦虑地探寻着他伤口。

  “夫人,我没事,这些血都是高韵芝的,她被人追杀!”

  叶凡轻声安抚着赵明月:“不过我已经把她从鬼门关拉了过来,估计下午或者晚上会醒过来。”

  “我原本想叫救护车送她去医院,但担心杀手不死心继续搞事,所以就先把她安顿在望子花园。”

  因为赵明月的病情,望子花园不仅有一个医疗小队,还有一屋子医疗器械和药物,足够治疗高韵芝了。

  “你没事就好。”

  赵明月松了一口气,随后向一楼卧室偏头:“看到是谁要杀高韵芝?”

  “三个杀手,看着套牌奔驰,脸上戴着口罩,我认不出他们。”

  叶凡轻轻摇头:“本来想要追击的,可担心高韵芝死掉,就没有追上去拿下他们。”

  “但背后的人不难猜。”

  他掏出手机调出卫红朝的讯息给赵明月过目。

  赵明月也是聪明人,一看就眯起眼睛:“看来嫂子对我真是恨之入骨啊,为了在老太君面前告我一状,连跟随几十年的狗都舍得杀掉栽赃。”

  她曾经也在江湖打拼,清楚洛非花这一手,是想要营造自己逼死高韵芝的假象,让老太太狠狠惩罚自己。

  “我想法子救高韵芝就是不想她栽赃夫人。”

  叶凡绽放一个笑容:“不过这次大功臣是天赐,如不是他及时赶到一撞,估计高韵芝已经被爆头。”

  叶天赐闻挺直了身子,白色扇子摇得啪啪作响。

  意气风发。

  “不错,天赐长大了。”

  赵明月欣慰一笑:“难得做成一件事。”

  叶天赐顿时一脸郁闷。

  “夫人,你好好应付老太君就行,高韵芝这事我来处理,我会把她治好和说服的。”

  叶凡轻声一句:“她跟了洛非花几十年,说不定能问出一些秘密。”

  “她就明月酒楼的经理,就是给洛非花安排酒宴,或者招待她和叶禁城的贵客,能知道什么机密?”

  赵明月笑着摇摇头:“如果这个人是陈轻烟,或许能有点价值。”

  在她看来,高韵芝虽然是一条凶恶的狗,但始终太低级了,距离洛非花的核心圈子差了十万八千里。

  叶凡好奇问出一句:“陈轻烟?

  什么人来的?”

  “就是老东王叶镇东曾经的女人,现在的东王叶正阳夫人,叶金锋的母亲。”首发..m..

  叶天赐又摇动着白色扇子插嘴:“洛非花闺蜜团的骨干,也是金媛会所的负责人。”

  听到是东叔的女人,叶凡眼睛眯起,多念了陈轻烟这个名字几遍……“陈轻烟这个女人,不仅长得漂亮,还交际能力出色。”

  看到叶凡对这个女人有兴趣,也知道他对叶镇东的感情,赵明月就笑着解释一番:“年轻时是一个记者,因为没背景,经常被派去战乱之地采访。”

  “结果有一次在中洲播报石油王子登基时,遭受到一伙叫沙漠之蛇的匪徒绑架。”

  “那一次被劫持的差不多近百人,三十多名记者,六十多名宾客,赎金高达一人一个亿。”

  “一天不给钱,就一天杀一个,总赎金还不变。”

  “叶镇东当年负责中洲那一块,他就一人一剑杀入匪徒基地,歼灭八十多名匪徒,然后把人质全部救出来。”推荐阅读sm..s..

  “那一天,也是匪徒要施暴和处决陈轻烟的日子。”

  “所以老东王不仅是救了人质,也是拯救了陈轻烟的人生。”

  “那次事件后,陈轻烟就喜欢上叶镇东了,辞掉记者工作整天跟着叶镇东。”

  “叶镇东虽然是杀人王,但对感情也是菜鸟。”

  “面对陈轻烟的主动示爱丢盔弃甲,毫无还手之力,最终两人确定关系。”

  “叶镇东这个人,木讷,不善于表达,而且喜欢做不喜欢说。”

  “他不仅默默把全部积蓄给了陈轻烟,还偷偷把自己的人脉牵线给她成立金媛会所。”

  “叶镇东当时是叶堂新贵,四王之首,无数人敬畏,所以全都给陈轻烟面子。”

  “为了化解陈轻烟的老毛病痛经,叶镇东还冒险杀入南藏大山采摘藏红花,差一点从千米高空坠落。”

  “为了给陈轻烟治疗难于生育的疾病,叶镇东还去慈航斋跪了一个晚上,得到老斋主一颗宝贵的洗寒丹。”

  “叶镇东所做一切,不仅让陈轻烟调理好做记者时落下的毛病,还让陈轻烟从一个记者迅速变成宝城第一名媛。”

  “只是陈轻烟一直觉得,这是她自己的能耐和手段,跟只会杀人完成任务的叶镇东没多少关系。”

  “而且在上流社会见多识广了,她就嫌弃叶镇东的土气了,逼着他吃西餐,打领带,喷香水,说英语……”“叶镇东爱她,所以尽力满足,可惜分歧实在太大,导致争吵不断,让东王经常为此揪心。”

  “叶镇东护送我回境内的那一次,他接到陈轻烟要求分手的电话,还说喜欢上他的好兄弟叶正阳。”

  “她希望叶镇东成全。”

  “成全两个字,让叶镇东完全失去了精气神,整个人一下子垮掉了,也让他分神了。”

  “所以有人袭击对他下手,他竟然没有反应过来,一箭就射中了他这个身经百战的杀人王……”赵明月一声轻叹:“那时,他估计心死了……”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