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负荆请罪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5-24 13:44: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禁城,禁城,不好了!”

  在叶天东震惊赵明月的蜕变时,洛非花的手机也响起,接听片刻就马上变了脸色。

  她一把扯掉脸上的面膜,火急火燎冲入儿子的书房:

  “叶金锋他们出事了。”

  “他们抓高韵芝的时候跟叶凡发生冲突,叶凡把叶金锋激怒和打伤了,叶金锋就失去理智动了枪。”

  “打伤好几个护卫和佣人,叶天赐也中了一枪。”

  “就在这时叶天东带着暗影回来撞个正着。”

  “他一怒之下杀了四名飞蛇精锐,打断叶金锋双腿,更是让人把他往南陵侯门送去异地审问。”

  “快,快拦下叶金锋。”

  她催促着儿子做事:“不然进了侯门,不仅叶金锋完蛋,你这个下令的人也可能被问责。”

  正在视频会议的叶禁城微微皱眉,随后关掉了电脑走回书桌旁边,拿起手机看了看。

  他发现确实有不少电话。

  他迅速把情况了解了一番,接着靠回沙发上倒了一杯酒。

  很是悠哉。

  “禁城,你干什么啊?”

  洛非花着急喊道:“快下令阻拦飞机啊。”

  “不,你拦不住,这是叶天东的指令,找老太太,快找老太太。”

  高韵芝那些语音讯息,像是一根刺一样刺着洛非花,她担心把自己和叶禁城卷入进去。

  “妈,没什么好慌张的,而且事情到这个地步,慌张也没什么意义。”

  叶禁城绽放一个笑容:“就让飞机再飞一回吧。”

  “你怎么心这么大?”

  洛非花一脸不解看着儿子:“叶金锋是我们派出去抓高韵芝的。”

  “现在高韵芝没抓到,叶金锋倒被送入侯门,你别忘了,我们是为了什么去抓高韵芝的。”更新最快s..sm..

  “那些语音短信或者高韵芝吐露机密,我们不仅会被扣上杀人灭口的罪名,搞不好还要追究当年的事情。”

  她补充一句:“而且叶镇东跟叶正阳一家有仇,一定会往死里整的。”

  “妈,别慌。”

  “是,我让叶金锋抓高韵芝,可没唆使他冲撞望子花园和开枪伤人啊,叶天东和赵明月能怪罪我什么?”

  叶禁城保持着从容淡定:“至于抓高韵芝,她确实有盗窃叶堂机密嫌疑。”

  “她外籍男朋友叫朴大杰,是南国一名实打实的特工。”

  “他想要通过高韵芝获取叶堂机密,还试图通过高韵芝对来往明月酒楼的母亲下毒……”

  “我们把他挖出来了,经过审讯和吐真剂使用,他招供出了自己身份,还承认收编了高韵芝做卧底。”

  “我们获取这个惊人的情报,派叶金锋去抓高韵芝回来审问有何不可?”

  说到这里,他拿出手机调出一个视频放上屏幕。

  洛非花一看,正是高韵芝的外籍男朋友招供自己是特工的视频。

  她愣了愣:“朴大杰是特工?这……怎么可能?”

  “当然不可能,这只是我安排的剧本。”

  叶禁城淡淡一笑:“在叶金锋去抓人时,我就寻思如何善后,消除高韵芝那些语音短信的可信度。”

  “所以我派韩少风带人把高韵芝的男朋友朴大杰拿下。”

  “接着逼迫朴大杰照着剧本承认自己是特工,以及收编了高韵芝一事,把高韵芝拖下水成为居心叵测之徒。”

  “如此一来,不管语音短信是不是暴露,对妈妈你都不会有太大影响,至少你可以辩解高韵芝挑拨离间。”

  “当然,赵明月可能不相信你,相信高韵芝,但那不重要,其他人相信高韵芝泼脏水就行。”

  “一个连娘家人都敬而远之的疯癫女人,对我们毫无杀伤之力。”

  “至于赵明月揪着语音短信的大方向查探……”

  他很是淡定:“事情过去二十多年了,别说证据,很多人骨灰都没有了,拿什么定你的罪?”

  “你早有安排啊。”

  洛非花先是一愣,随后娇笑一声:“不愧是我儿子,想得就是周到。”

  “不过叶天东他们如果提审朴大杰……”

  她眸子有着一抹担忧。

  “押解回来路上,朴大杰突然暴起伤人跑路,被韩少风他们乱枪击毙。”

  叶禁城定了母亲的心:“我还让人真搞了一本朴大杰的南国特工证,估计明天就会搜出来定死朴大杰的身份。”

  他原本只是想着完善高韵芝这个罪名,没想到恰好能掩饰自己所为,不由感慨自己真是天选之子。推荐阅读sm..s..

  “啪”

  洛非花狠狠亲了儿子一口:“儿子真聪明。”

  “高韵芝一事能暂时压住,可叶金锋现在怎么办?”

  “他是我们派出去的,伤成这样,东王和陈轻烟他们肯定会埋怨我们。”

  她提醒一声:“我们必须想个法子救回叶金锋。”

  “救是要救,但不必真的去救,你我做做样子,摆出尽力而为,却被叶天东再三拒绝的态势就行。”

  叶禁城坐直身子,眼里闪烁着一抹光芒:

  “叶正阳不是十年前的叶堂大将,更不是二十年前的小马仔,而是拥兵十几万的大东王。”

  “某种意义来说,他手中执掌的人手和资源比我们还要多。”

  “所以让他跟叶天东讨人,让他们一帅一将好好碰撞,无论最后结局是什么,都对我们有利无弊。”

  “叶正阳讨儿子不成,必会生成隔阂和怨恨,不仅会对叶门主阴奉阳违,还会更加坚定站在我们阵营。”

  “叶天东如果扛不住压力,把欺负妻儿的叶金锋放掉了,他的权威必会大受折扣,四王七老以后会更加得寸进尺。”

  “我们也就可以进一步窥探叶门主的底线了……”

  他早有着自己的算计。

  “好儿子,好儿子,算得这么长远,你这么一说,妈心里就安心了。”

  洛非花拍拍自己白皙的胸膛:“不然妈今晚会睡不着。”

  叶禁城笑了笑,话锋一转:“爹还在老太君那里?”

  “老太君一向宠溺你爹,一天不见都不行,今晚下雨,她就留你爹住下了。”

  洛非花眨了眨眼皮,随后又生出一丝恨意:

  “都是你三叔,不是他当年抢你爹的位置,哪里有现在这堆烂事?”

  她心里很是恼怒,本该最美的年华享受最旺盛的风光,结果因为叶天东上位,让她至今不能成为宝城的王。

  “给爹打个电话,把事情跟他说一说,让他知道跟奶奶说些什么。”

  “然后你联系一下轻烟阿姨,不用安抚情绪,告知是叶凡先出手捅伤叶金锋就行。”

  叶禁城放下酒杯站起来:“晚一点,我也要联系一下少壮派了。”

  洛非花一愣:“你要干什么?”

  “砰”

  叶禁城抓起一个酒瓶,对着自己脑袋就是一砸。

  玻璃碎裂,酒液四溅。

  “负荆请罪,还我金锋!”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