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父与子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5-24 13:44: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哔波哔波”几十辆救护车呼啸而来,把叶禁城一伙人全部拉走了。

  伤势不重,但昏迷过去,而且尖锐的藤条划破背部,血淋淋要医治,自然也就跪不了一天了。

  于是一场负荆请罪的大戏刚刚上演就落幕。

  带着抹黑叶堂目的的安吉娜,裤子都脱了却是这个结果,气得她指着叶凡破口大骂。

  她怎么都没想到,叶凡用这种无赖方法,把叶禁城的苦肉计从容破解。

  只是看到叶凡向她扔来电击棒,她又马上掉头带着记者跑路。

  交锋多次,连连吃亏,安吉娜痛恨叶凡之余,也对他生出了忌惮。

  叶凡没有跟安吉娜过多计较,只是让没晕倒的秦牧月几个人转告,他愿意赔偿大家的医药费。

  秦牧月对叶凡很是气恼,虽然没有昏迷,但全身酸麻让她非常难受。

  所以她趁着叶凡不注意用小脚踹了一脚再跑……叶凡对这个刁蛮女人没好感,不过也没有把她拉回来打几下臀后。手机端sm..

  他拍拍身上湿漉漉的衣服就回房洗澡睡觉。

  金思妃派人把记者全部驱散干净,随后调来人手扼守山口,不让任何闲杂人等靠近望子花园。

  同时,她还派人盯着叶禁城他们,免得醒过来又跑过来逼宫。

  “叶国士,叶先生邀请你共进午餐,不知道叶国士有没有空?”

  当叶凡重新睡醒洗漱出门时,时间已经指向中午十一点。

  早已在门口等候的金思妃出现在他面前,轻轻一推眼镜毕恭毕敬开口。

  黑袜、美腿、蛮腰,眼镜,不仅勾勒出金思妃的精明干练,也把她的气质和身材凸现出来。

  叶凡看着这个女人心里感慨,赵明月也够心大,这样一个尤物跟着叶天东,她也不担心?

  “叶国士?”

  看到叶凡盯着自己发愣,金思妃淡漠一笑,似乎早熟悉男人这种目光,随后重复一句:“不知你有没有空跟叶先生一起吃午饭?”

  她对叶凡资料已经了如指掌,原本对他成就不以为然,觉得更多是五大家推出来的棋子。

  只是经历昨晚一战,以及早上破局,金思妃对叶凡就高看一眼。

  叶凡反应过来,连连回应:“有空,有空,谢谢叶先生厚爱。”

  金思妃彬彬有礼侧手:“叶国士,这边请。”

  叶凡跟着她前行,很快,来到被人扼守的饭厅。

  叶凡没有见到赵明月和叶天赐,只看到叶天东在厨房一个人忙碌。

  他系着赵明月专用的围裙,把刚刚炒好的蛋炒饭全部铲出来,然后放在一个洁白的瓷碗里面。

  接着,他又动作利索炒了两个小菜。

  每一个都色泽诱人,香气四溢,让人充满着食欲。

  此时的叶天东没有半点上位者风范,也不见昨晚的半点杀伐之意,只有说不出的朴实和亲和。

  在他的右手边,还有一条收拾干净的鱼儿。

  一斤左右,肉质新鲜,上面已经抹好了调料。

  很快,叶天东洗好锅,放入热油,开始煎鱼。

  叶凡原本想要上前帮忙,可是看到叶天东轻车熟路,特别是忙碌的身影,他就停止了一切动作。

  不仅是眼前男人让他感到温馨,还让叶凡想起了自己在唐家的日子。

  早上遛狗买早餐,拖地洗衣服,伺候完一家子去上班后,他就赶去医院照顾母亲,然后下午四点又赶回唐家买菜做饭。

  虽然舟车劳顿很是辛苦,还要遭受林秋玲的口味刁难,但晚上烧饭时还是很有期待。

  因为那意味着唐若雪很快就要回家了。

  看那女人吃自己做的饭,感受她一天的喜怒,算是叶凡那段最艰苦日子的一点色彩了。

  所以他看着叶天东就多了一丝恍惚,也让他想起了早上那个唐若雪噩梦……“叶国士,天东请教个典故。”

  就在这时,叶天东突然一笑:“老子道德经第六十章说:治大国,若烹小鲜!”

  “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

  “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

  叶天东转身看着叶凡笑道:“这是何意?”

  叶凡微微一愣,有点意外叶天东考验,不过很快笑着回应:“夏朝时,智者伊尹看到商汤是一个贤德的君主,便向他提出自己的治国主张。”

  “一次,伊尹见商汤询问饭菜的事,于是就借机道出自己的看法。”

  “他说:做菜既不能太咸,也不能太淡,要调好作料才行。”

  “治国如同做菜,既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松弛懈怠,只有恰到好处,才能把事情办好。”

  叶凡思维很是清晰:“不然就会难吃的一塌糊涂,甚至作践了饭菜。”

  “不愧是神州最年轻的叶国士。”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到叶凡这一番解说,叶天东眼里闪烁一抹光芒:“不仅医术精湛,武道卓绝,连神州文化都如此精通,难怪早上化解危机从容不迫。”

  他赞许一声:“心底有乾坤,胸中有丘壑啊。”

  “谢谢叶先生赞誉。”

  叶凡笑着摆摆手:“大学时无聊,多读了几本书消遣,所以恰好记得这个典故了。”

  “有年轻人的意气风发,却保持谦卑有礼,看来秦老对你是由衷夸奖。”

  叶天东对叶凡又多了一丝欣赏,随后转身去烹煮那条小鱼:“老子说的没错,治国确实如烹小鲜。”

  “要想烹煮出一条完美的美味的鱼,不仅油盐酱醋料要恰到好处,火候也必须拿捏到位。”

  “最重要的,煮小鱼,肉太嫩,不能多加搅动,多搅则易烂,看看,任何环节都不能出错。”

  他目光温和看着锅里的鱼:“烹一条小鱼,就如刀尖上跳舞,很是艰辛啊。”

  叶凡听得出叶天东语中蕴含一股深意,可一时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所以沉默着没有回应。

  “左动一下,右翻一下,一百条鱼也无法煎好,更不可能煎出色香味俱全的水准。”

  “只是我虽然知道,煮小鱼不能多动,可有时候,因为油,因为火,因为口味,因为心情,你又不能不动。”

  叶天东一声轻叹:“不动,它可能就焦了,可能就糊了,最后整条鱼就毁了……”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