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这儿子我认定了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5-24 13:44: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滋”此时,放入锅的小鱼煎了一面,叶天东用锅铲小心翼翼把它翻过来,让另一面承受热油和滚烫。

  翻过来鱼儿,也不知是叶天东有意为之,还是天意巧合,鱼尾粘锅扯掉些许皮肉,有些零散。

  叶凡多少能知道叶天东的意思。

  这是叶天东借煎鱼跟自己谈论叶堂的局势。

  现在的叶堂如鱼,要想煎好煎的完美,不是简单的动或不动,必须看各种火候顺势而为。

  否则容易烧焦或者碎裂。

  叶凡一下子理解叶天东的处境了。

  叶天东侧头望向叶凡一笑:“不知道换成叶国士来掌厨,会用什么方式煎出一条美味的鱼?”

  他的目光有着好奇有着期盼。

  “我”听到叶天东这一句话,叶凡一愣,随后笑了笑:“我就一个医生,治治病人可以,哪会什么煎鱼啊?”推荐阅读sm..s..

  当然,他会煎鱼,但他知道叶天东要求的是美味的鱼完美的鱼。

  这很有难度。

  “叶国士客气了。”

  叶天东笑了笑:“治病跟煎鱼其实一脉相承,有些病,下重药可能会吃死人,但不下重药又治不了病。”

  叶凡若有所思点点头:“叶先生之有理。”

  叶天东一笑:“所以我相信,叶国士面对这种情况,肯定也有自己的医治方案。”

  感受到叶天东的真挚以及期盼,叶凡思虑一会最终开口:“煎小鱼,有时候避免破碎确实不能乱动,但也不能为了避免破碎惧怕翻动。”

  “对于我来说,一条完整的烧焦鱼儿,远远不如破碎的煮熟鱼儿有胃口。”

  “搅动它,或许这鱼会烂,口感会变,味道也不如人意,甚至骨肉破碎混成一堆。”

  “可它终究还是一条鱼,还能入嘴吃几口,至少喝一口汤对不对?”

  叶凡一边向叶天东说出心里话,一边接过他手里的铲子,动作熟练把快要烧焦的鱼儿铲翻过来。

  他还不断翻开鱼肚,让热油渗入进去,让鱼儿受热能够均匀。

  “一旦过于担心它的完整,或者纠结火候让它烧焦了,那可是连鱼汁都喝不到半口。”

  “很多东西很多食物,过于精心,反而会适得其反。”

  “当然,这只是叶凡的个人看法,论手艺论水准,叶先生比我丰富很多。”

  “这鱼最后怎么煎,依然是叶先生说了算。”

  叶凡又把铲子交还给叶天东。

  对于他来说,铲除叶禁城这些毒瘤固然有风险,搞不好还会分裂。

  但长痛不如短痛,叶堂大破大立才能更长久。

  “说的好!”

  没等叶天东开口,背后又传来一记笑声,随后赵明月出现在厨房:“天东,我这儿子怎么样?”

  “是不是如我所说的,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上得庙堂?”

  女人一身素衣,笑容宠溺,伸手挽住叶凡手臂开口。

  “夫人说笑了。”

  叶凡忙打了一声招呼,想要挣脱赵明月的手,却被挽得更紧。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很是尴尬:“我随口一说,没什么建设性。”

  “哈哈哈,叶国士,你谦虚了。”

  叶天东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你这一番见识,不仅比同龄人要强,就是中坚一辈,很多也比不上你。”

  “明月,我现在算是明白,你为什么要认这个儿子了。”

  “这一次,你确实捡便宜了。”

  叶天东又望向了赵明月,丝毫没有在意两人的亲密:“叶国士,人中之龙,生子当如此啊。”

  感慨之余,叶天东眼里划过一丝落寞,如果自己的孩子还活着,也差不多是这个年纪了。

  不知道他有没有叶凡的一半成就?

  “那是,我儿子当然是龙。”

  赵明月看着叶凡欣慰一笑。

  随后她有意无意望着叶天东开口:“天东,你要不要这样的儿子?”

  叶天东回过神来,看到妻子目光炽热盯着自己,以为她要自己认叶凡做干儿子。

  “能收叶国士这样的人做干儿子,当然是我叶天东的荣幸。”

  “不过要看叶国士愿不愿意。”

  他笑容很是温润:“毕竟我只长他年龄,相比成就,叶国士甩我一条街。”

  赵明月忙高兴地催促着叶凡:“叶凡,快叫爹。”

  “这”叶凡嘴巴止不住张大,这都什么事啊,自己已经一个养父,一个义父,还来一个爹?

  赵明月可怜兮兮的看着叶凡:“叶凡,你不愿意认他吗?

  行,妈也不要他,下午就离婚。”

  叶天东差一点摔倒:“为了干儿子,连老公都不要了?”

  赵明月毫不犹豫点点头:“当然,只要叶凡陪着我,天大江山我也可以不要。”

  叶天东很是无奈看着叶凡,正要劝告叶凡什么却鼻子一抽。

  “不好,要烧焦。”

  他打了一个激灵转身,同时右手一抖,把煎得金黄的鱼儿捞了起来。

  动作迅速,行云流水。

  鱼儿出锅,姜葱一洒,啪啪作响,香脆诱人。

  看到叶天东这干脆利落的一幕,叶凡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他止不住冒出一句:“叶先生,少壮派的存在,是叶先生刻意为之?”

  听到叶凡这一句话,不仅赵明月一愣,叶天东的动作也是一滞。

  他转头看着叶凡,眼里不再是欣赏,而是一抹惊讶。

  毫无疑问,叶凡窥探中了他内心深处的东西。

  随后,叶天东落落大方一笑:“为什么你会这样认为呢?”

  “因为以叶先生烹煮小鱼的周全,你是不会让这些祸患存在的。”

  叶凡头脑很是清晰:“现在之所以存在,不过是你需要他们存在。”

  叶天东笑容变得深邃。

  “其实,你一直绝对掌控着局势,之所以对叶堂现状没太多反应,不过是因为你还在烹煮这条鱼。”

  叶凡眼里闪烁一抹光芒:“没有收锅入盘子那一刻,一切隐患和打闹都不过是调味料。”

  他觉得,自己尽量高估叶天东,没想到还是低估了。

  叶天东目光多了一丝金属般的明亮。

  叶凡又追问一声:“七老、四王、少壮派,只是叶先生你手里的油盐酱醋?”

  叶天东没有直接回应,只是一拍叶凡肩膀对赵明月开口:“明月,这儿子,我认定了……”“吃饭!”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