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跪下跟夫人说话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5-24 13:44: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呜”黄昏,几辆车子驶向了金媛会所。

  卫红朝没有把陈轻烟下落告诉叶凡,反而劝告让他跟陈轻烟先谈一谈。

  他觉得叶凡最近树敌实在太多了,外有阳国一伙人虎视眈眈,内有叶禁城他们杀之而后快。

  所以双方死磕之前,还是尽量谈一谈。

  虽然叶凡对和谈救人不抱希望,但看到卫红朝这么坚持,也就任由他跟陈轻烟一谈。

  不过叶凡也要求自己跟着去现场看一看。

  熊天骏危在旦夕,叶凡不想来来回回浪费时间,一旦和谈不成就马上救人。

  为了最大可能解决问题,卫红朝还拉上了秦牧月,哪怕不能加重筹码,也能缓和紧张气氛。

  很快,车子抵达金媛会所。

  会所占地极广,除了一栋主体建筑外,还有几十座小院子错落有致遍布。

  种树、种竹、种桃花,很是诗情画意。

  会所两个停车场几乎停满车子,无数权贵和佳人谈笑穿梭,空气流淌着香艳气息。

  卫红朝轻车熟路停下车子,随后戴着叶凡和秦牧月一伙人前行。

  只是众人刚刚走到会所门口,就被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伸手拦住了:“各位,不好意思,私人会所,需要出示会员卡进入。”

  身穿旗袍的女人笑容灿烂,却带着一股子拒人千里冷漠。

  “会员卡?”

  卫红朝闻脸色一沉,一把拉下脸上的口罩吼道:“睁大你狗眼看一看,老子卫红朝,要个屁会员卡?”

  他一年几十次出入名媛会所,从来都是直出直入,脸就是最大的通行证,从来就没用过会员卡。

  他一直以来也被会所敬如贵宾。

  “不好意思,夫人有令,从今天开始,不管什么人,都必须有会员卡才能进去。”

  旗袍女子声音不咸不淡:“而且一张会员卡只能进入五个人。”

  卫红朝狞笑一声:“你确定老子也要会员卡?

  你确定你能拦住我?”

  林依依嫣然一笑:“我当然认识卫少,只是林依依职责在身,还请卫少多多包涵。”

  “如果卫少想要硬闯的话,那林依依只能冒犯了。”

  说话之间,叶凡发现十几个安保人员靠近,制高点也都多出几个枪口。

  “这是陈轻烟的意思?”

  听到对方强势不让自己进去,卫红朝想要发飙却最终按捺住,他记起自己是来这里跟陈轻烟和谈的。首发..m..

  “确实是夫人的意思。”

  “卫少如果要进去,那就去找一个会员引荐,然后缴纳申请表和一百万,估计三个工作日会答复。”

  林依依俏脸保持着职业笑容,却给人一种想痛揍之感。

  叶凡闻淡淡一笑,这是摆明刁难卫红朝啊。

  毫无疑问,飞蛇小队解散,人员补充卫红朝,让陈轻烟耿耿于怀,觉得卫红朝抢走了儿子的东西。

  卫红朝要一巴掌甩过去,却被秦牧月伸手拉住:“卫少,别动手,影响不好。”

  “会员卡,我有,我还有金卡呢。”

  秦牧月想起一事,忙打开手袋翻找了一会,然后拿出一张金色卡片递过去:“我是秦牧月,这是我的会员卡,我可以带他们进去了吧?”

  她还主动把口罩摘下来给林依依审视。

  这会员卡是金媛会所以前送给她的,虽然她也从来没有用过,但看做工精美就留下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用上了。

  “这可是叶金锋当初亲手送给我的,编号零零八呢,你们该不会不认吧?”

  秦牧月绵里藏针:“如果这卡都进不了,我可要认为金媛会所故意刁难,以后秦氏场所也不让叶金锋一家进入。”

  “看来卫家也要好好实施会员制了。”

  卫红朝拳头微微攒紧,如非要找陈轻烟要面子,他真想大闹一场,然后让卫成河过来查封这场子。

  反正撕破脸皮谁也不怕谁。

  林依依见状微微一愣,很是意外秦牧月有会员卡。

  她拿过来查看一翻,笑容难看点点头:“秦小姐,人证合一,你可以带四个朋友进去。”

  她还想给卫红朝吃瘪,可惜没有机会,再刁难,就会引得围观的会员议论。

  “你们几个留在车里!”

  卫红朝手指一点几个手下,让他们留在车队看着,自己带着秦牧月、叶凡和两个手下进入。

  前行途中,他还看了林依依一眼,似乎要把这女人记下来。

  林依依不置可否一笑,并不把卫红朝放在心上。

  “这里!”

  五分钟后,卫红朝带着叶凡等人来到一个半开放的院子。

  院子坐着十几个华衣男女,正捧着酒杯高谈阔论,四周还站着二十多名保镖。

  叶凡发现,这些男女有好几个外籍人士,一个个气质不凡,坐在位置就有指点江山的态势。

  正中间,坐着一个红色旗袍的风韵女子。

  女人脸蛋很精致,腰肢很纤细,大腿也很修长,但是,却不是她身体最惹人注意的部位。

  实际上,她最诱人眼神的还是她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气质。

  她就那么慵懒地斜靠在沙发上,却给人一种女王降临般的成熟高贵感觉。

  像是一枚熟透了的红润桃子,只要轻轻地咬破外面包裹的一层薄皮,她就可以滴出水来。

  是的,这是一个全身上下都仿佛可以滴水的女人。

  叶凡脑子一下子涌入一个名字,柳诗诗,不,陈轻烟。

  比起叶凡盯着陈轻烟审视,卫红朝目光则对她旁边一个青年皱眉:“齐横怎么回来了?”

  秦牧月也低声一句:“这疯子,不是在黑洲镇守吗?”

  叶凡偏移目光,很快看到一个身穿迷彩服的青年,跟卫红朝他们年纪差不多,但粗犷魁梧很多。

  他坐在陈轻烟的旁边,目光很是炽热和疯狂,他的气质和格调,跟现场众人也是格格不入。

  但却没有一个人轻视他,行举止都对他很是客气。

  陈轻烟也经常照顾他的存在,时不时跟迷彩服青年谈笑几句,偶尔还碰一碰酒杯。

  叶凡好奇问出一声:“什么人?”

  “齐轻眉的弟弟,嗜血狂人,身手胆魄一流,还悍不畏死,算是异类。”

  秦牧月挤出一句:“他也算少壮派一员,但很少跟我们来往,更多是跟陈轻烟这些人腻在一起。”

  卫红朝直接点破:“他就好这一口……”他没有把后面的话补完,免得叶凡觉得他们圈子太脏。手机端sm..

  随后,他示意叶凡和两个手下戴好口罩,一马当先走入了院子。

  有人走入,众人交谈顿时停止,齐齐向门口望来。

  卫红朝看着陈轻烟喊出一句:“夫人,晚上好!”

  “叛徒!”

  没等陈轻烟开口,齐横身子一转。

  他顷刻到了卫红朝面前,一枪顶住他的脑袋喝道:“跪下跟夫人说话!”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