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这面子,不给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5-24 13:44: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齐横住手!”

  秦牧月见状大吃一惊喝道:“你干什么?”

  卫红朝也怒气一冲:“齐横,你脑子进水,拿枪顶我?”

  “有本事你就开枪。”

  “不开枪你是我孙子。”

  进门时他已经受气,现在又被齐横威慑,卫红朝很是恼火。

  两个卫家保镖本能想要动作,却见七八名黑衣猛男拔出枪械指住他们。

  叶凡的脑袋前方,也多了两支枪械威慑。

  外面的护卫以及外籍保镖也都靠过来,把叶凡几个杀气腾腾围住。

  身为主人的陈轻烟没有喝止,只是优雅喝着红酒,显然这是她想要的下马威。

  “反骨仔,你当我不敢杀你?”

  掌控全场的齐横狞笑一声:“前跟叶凡勾勾搭搭斩杀千叶镇雄,后跟叶凡唱尽双簧夺走飞蛇,杀了你又有谁敢说什么?”

  他气势汹汹吼出一句:“我告诉你,我齐横这次回来就是清理门户的。”

  “你再刺激我一句试试,看看我敢不敢开枪?”

  他手指贴紧扳机,还打开保险,摆出要射击的态势。

  卫红朝呼吸一滞,感受到一股死亡气息,俨然齐横真动了杀机。

  他知道这个疯子狂起来很可怕,有时连叶禁城都忌惮三分,所以忍住怒火没再挑衅。

  秦牧月俏脸着记急想要拉开却扯不动。

  嗅到危险的叶凡也捏出了几枚银针。

  他很是遗憾自己站的最后,被一伙保镖和秦牧月挡着,无法雷霆出手擒贼擒王。

  而一旦混战,自己不会有事,但卫红朝和秦牧月怕要倒霉。

  因此叶凡捏着银针寻找缺口。

  齐横瞪着眼吼道:“最后一次,跪不跪?”

  秦牧月愤怒喊道:“齐横,不要欺人太甚?”

  “滚开!别妨碍我收拾叛徒,不然连你一起动了。”

  齐横一把格挡开秦牧月,依然恶狠狠盯着卫红朝:“我数三下,不跪,我就开枪,我什么后果,我不清楚,但你会立刻就死。”

  他伸出手指喊着:“一,二……”“扑通”似乎感受到齐横的疯狂,也似乎想要完成正事,向来吊炸天的卫红朝咬牙跪了下来。

  秦牧月下意识喊道:“卫少!”

  想要出手的叶凡微微眯眼,银针一压,收敛杀意,眼里多了一丝赞许。

  “狂啊,怎么不狂了?”

  “不是刺激我吗?

  继续刺激啊?

  继续挺着不跪啊。”

  “早就看你不顺眼,整天牛哄哄,结果护不住我姐,护不住叶禁城,还让夫人伤心,我不弄你弄谁?”

  看到卫红朝跪了下来,齐横用枪械狠狠砸了卫红朝脑袋几下。

  一抹血迹从卫红朝额头流淌下来。

  卫红朝咬着嘴唇一声不吭,只是眼里的怒意越来越浓,越来越冷。

  叶凡喜欢这种仇恨,于是决定静观其变。

  秦牧月尖叫一声去推齐横:“齐横,你干什么啊?”

  “齐横,退下。”

  就在这时,一记慵懒恬淡的声音响了起来:“卫少是自己人,不是什么叛徒,他也是被逼的,不要怪他。”

  “再说了,你爆掉他的头,卫老会伤心的,万一把卫老也气死了,那就不好了。”

  一直看戏的陈轻烟红唇轻启:“再说了,卫少今晚过来,很可能是向我赔礼道歉,你不要动刀动枪还让人下跪。”

  女人说话如水温柔,还一副处处为卫红朝着想的态势,但字眼却展示着对卫红朝的敌意。

  “妈的,看夫人面上,今晚我就饶你这个叛徒一命。”

  “不好好对夫人道歉,找叶门主交还飞蛇,让夫人心情好起来,我迟早干掉你这个叛徒。”

  齐横很是不甘地收起了枪械,但还是踹了卫红朝一脚才走回去。

  几个同伴和女人也都戏谑看着卫红朝。

  邮轮惨案的骂名、卫红朝被绑架的耻辱,跟叶凡的来往密切,早让他被少壮派圈子有意无意孤立。

  叶凡眼神微冷,但没有动作,只是环视着四周,把对方人手全部铭记在心。

  “齐横,你怎么这样?”

  陈轻烟轻轻一敲齐横的脑袋,随后又很是无奈看着卫红朝:“卫少,不好意思,齐横这人性格直,做事总是不管不顾,我替他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她嘴里说着对不起,但身子却没动一下,甚至连纸巾都没丢过来给卫红朝擦拭鲜血。

  卫红朝拳头攒紧颤抖不已,想要拔枪射杀齐横却最终忍耐。

  来都来了,总要尝试一下正事。

  他接过秦牧月手里的纸巾捂住伤口,随后看着陈轻烟挣扎着起来:“谢谢夫人关心了。”

  “不客气,大家自己人。”

  陈轻烟绽放一个好看的笑容:“红朝,你今晚过来有什么事?”

  “是想跟我解释飞蛇小队一事,还想说你把飞蛇小队还给叶金锋?”推荐阅读sm..s..

  “如果是别的事情,很抱歉,我今晚没空,我跟齐横他们正讨论着营救叶金锋。”

  她流露一副拒人千里的样子:“现在我只想着救我儿子,他在侯门过得肯定不好。”

  “还不向夫人道歉?”

  齐横端着酒杯冷眼看着卫红朝,还耀武扬威解开衣服下摆扣子。

  两枚手雷赫然入目。

  叶凡见状也是眼皮一跳,这家伙确实够疯狂,随身带着这种恐怖玩意。

  “夫人,飞蛇小队一事是门主安排,不是红朝有意夺取。”

  卫红朝咬着牙开口:“门主什么时候收回去,我绝无怨,金锋一事,我也很抱歉,我已让爷爷去求情……”陈轻烟俏脸一沉:“不是为飞蛇一事,你来这里干什么?”

  “你说什么?

  不是来赔礼道歉?”

  齐横眼神忽然一冷,瞬间从身上迸射暴戾:“我耳朵不好,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他狞笑着缓缓卷起袖子,随时又要教训卫红朝的态势。

  “夫人,我知道你们抓了熊天骏,我过来是来讨人的。”

  卫红朝开门见山:“希望夫人能给个面子让我把熊天骏给我带走。”

  “什么熊天骏?”

  陈轻烟冷冷出声:“卫红朝,你在说什么?”

  “夫人清楚我在说什么。”

  卫红朝直接揭破那一层纸:“夫人抓走了熊天骏,还让小阿俏他们去抓熊夫人……”陈轻烟眸子一冷:“你抓了小阿俏他们?

  怪不得这么久没回来。”

  叶凡微微挺直身子,这可以确认熊天骏在金媛会所了。

  齐横一拍桌子:“卫红朝,你果然是反骨仔,连夫人的小阿俏都敢抓?”

  “给你十分钟时间,马上给我把人送到这里来。”首发..m..

  他怒气冲冲:“不然我就拿你的命来换。”

  “夫人,我欠熊天骏一个交情,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抓走。”

  “而且我已经跟熊夫人沟通过,熊天骏手里真没有美钞模板,那些传闻是有人想要害他们。”

  卫红朝没有理会齐横,盯着陈轻烟挤出一句:“夫人,给个面子如何?”

  “动我的人,威胁我放人,还要我给面子?”

  “啪”陈轻烟上前几步,一巴掌甩在卫红朝脸上:“这面子,不给!”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