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压制全场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5-24 13:44: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只是一巴掌,齐横脸就肿了。

  全场一片死寂。

  陈轻烟她们没有想到,叶凡猖狂到这个地步。

  这小子不仅敢威胁齐横,还敢当众抽他的脸,要知道,这可是睚眦必报的主。

  叶凡就不怕齐横的歇斯底里和报复吗?

  而对于卫成河他们来说,则是说不出的痛快。

  一直被压着的憋屈,都随叶凡这一巴掌得到释放。

  同时,一些久违的热血在卫成河他们心中苏醒。

  随后他们横下一条心上前,阻挡齐氏保镖和会所精锐,免得他们对叶凡放冷枪。

  武器林立,剑拔弩张。

  而此刻,齐横正缓冲叶凡一巴掌带来的情绪。

  这是他出生以来的奇耻大辱,可是他无法跟刚才一样,不管不顾跟叶凡来个死磕。

  手雷一炸,就一命呜呼了。

  他不怕死,但不代表随便死,叶凡这个无名小卒,还没资格跟他同归于尽。

  而且他发现,全身修为被叶凡搭在肩膀的手举重若轻封住了,让齐横想要拉开距离避开叶凡威胁都不行。

  “小子,有种啊,卫红朝的死士?

  什么名字?”

  齐横皮笑肉不笑盯着叶凡开口:“留个号,改天让我报报仇。”

  “啪”叶凡没有废话,又是一巴掌过去:“叽叽歪歪这么多干什么?”

  “要么松开手一锅熟死个痛快,要么给我道歉放人留一只手。”

  对于这种滚刀肉,叶凡心里很清楚,必须给予教训,不然他转身又会咬人。首发..m..

  齐横脸上又红肿三分。

  “啊”林依依下意识尖叫一声,随后死死捂住嘴巴。

  陈轻烟俏脸也很是难看,今晚被人欺负到家了。

  她想要悄悄离开危险之地,可惜全场都被卫成河他们堵住了,摆明不给她脱身机会。

  耻辱啊耻辱……齐横摸摸疼痛的脸颊,怒极而笑:“这两条路我都不想选,我希望可以选第三条,我不用死,还能一刀砍死你。”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还对卫红朝竖起大拇指:“卫少,不错,身边有这种人才,我要高看你一眼了。”

  “不过你要好好珍惜他,因为我一定会弄死他的。”

  他对叶凡虽然第一次见面,但是发自内心想要弄死他,他长这么大,从来没给人这样肆意羞辱过。

  卫红朝依然一不发,眸子冰冷的可怕。

  叶凡重重拍着齐横的脸:“我知道齐少很讨厌我,可是今晚只有这两条路,你怎么都要选一条的。”

  齐横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阴森森笑问:“你真不怕死?”

  “齐少背景显赫,前途无量,我就是一个酱油人物,咱们能够抱着一起死,我不会觉得亏。”

  叶凡大笑一声:“而且炸死了你,我会千古流芳,毕竟世界少了一个人渣。”

  虽然两人谈论的风轻云淡,但林依依他们却一个个听得心惊胆战,这两个都是死亡边缘跳舞的疯子。

  齐横想从叶凡身上看出胆怯,然后反过来威胁,但始终没有捕捉到那份惧怕,相反叶凡一脸无畏看着他。

  齐横最终叹息一声:“小子,你很强大,我欣赏你。”

  “我给你一个面子,我道歉,红朝,卫队长,刚才是我不对。”

  他轻飘飘抛出一句:“我向你们说对不起。”

  “齐少,你好像没听懂我的话?”

  叶凡看着齐横淡淡一笑:“放人。”

  “小子,别给脸不要脸!”

  齐横按捺不住,喝出一声:“我看你是条汉子份上,所以向卫红朝他们道歉。”

  “熊天骏跟我没半毛钱关系,他是东王夫人抓来的人,我哪有资格哪有权力管?”

  “而且你真当老子出不去?”

  齐横眼里迸射一抹寒芒:“我一声令下,武器扫射,你还有命站在这里?”

  说到这里,齐氏保镖齐齐踏前一步,举起武器对着叶凡的脑袋。

  卫成河他们也都压向了对方。

  叶凡看着齐横笑道:“想死很容易,没必要扫射。”

  “要么你松开手中玩意,要么我松开另一个。”

  他扬起一直压制的左手,不知什么时候,他摘下了齐横另一个手雷。

  这让齐横脸色瞬间难看。

  “放人!”

  叶凡淡淡出声:“三秒,一、二……”他重复着齐横威胁卫红朝下跪的场景。

  齐横不屈服地恶狠狠盯着叶凡。

  叶凡左手一转,手雷当一声在茶几滚动。

  “啊”林依依等女人下意识尖叫,连滚带爬趴在地上。

  陈轻烟也大脑一片空白。

  齐横的汗水更是直接就下来了!人总是容易在死亡面前颤抖,宛如对大自然威力般本能恐惧。

  他感觉一股冷气从天灵盖顺脊椎而下,冷寒到了脚底板,整个人就像是被打了一闷棍,肌肉僵硬。

  小玩意滚动一番却没炸开,滴溜溜卡在几个小吃碟中间。

  “不好意思,忘记开保险了。”

  叶凡上前拿了回来,随后要拔保险栓。

  “我放人!我放人!”

  齐横还没回应,陈轻烟扛不住那份死亡气息,站起来吼叫一声:“我放熊天骏。”

  她日子正过得风生水起,绝对不愿跟叶凡同归于尽。

  齐横扯开一个领子透透气。

  他几近窒息。

  随着陈轻烟打出一个电话,很快,熊天骏被几个会所保镖抬了出来。

  他全身伤痕,奄奄一息,俨然遭受过拷问,不过终究还活着。

  叶凡让卫红朝派人赶紧送熊天骏离开。

  “今晚我认栽。”

  看着被扭转的局势,齐横怒意已经变成阴笑,挥手让人拿来一把匕首。

  他对叶凡阴冷出声:“你不是让我长长记性吗……这一刀,你来吧。”

  以退为进挑衅叶凡。

  秦牧月下意识喊道:“这刀算了”卫成河也点点头,希望叶凡手下留情换取一点余地。

  卫红朝却没有劝阻。

  陈轻烟一字一句冷冷开口:“你敢伤齐少一根毫毛,叶齐两家绝不会放过你。”

  “齐少都这么要求我了,我不帮帮忙岂不太无情?”

  “扑!”

  叶凡拿过匕首,猛地一削。

  刀落,手断,鲜血洋洒。

  这一刀,干脆利落的叫人毛骨悚然。

  先前只感受到他嚣张跋扈气质的全场众人,骇然之余又领略他的冷血无情。

  这小子绝非是一个善茬。

  全场鸦雀无声,落针可闻,多数人发呆,仍为残留脑海那抹摄人锋芒心悸。

  整个小院,气氛凝滞。

  不适应这气氛不适应血腥场面的林依依等女人,俏脸难看,瑟瑟发抖。

  叶凡没有去瞧地上的血迹,只是盯着硬扛的齐横一笑:“齐少,山水有相逢,再见。”

  他还从齐横手里拿过手雷,捡起保险栓熟练插了回去。

  “放心,一定会再相逢的!”

  齐横舔舔溅到嘴边的血液,像是野兽一样流露危险:“不然怎么把你玩死?”

  叶凡一笑:“要把我玩死,首先,你要好好活下来……”他手指一曲,一枚银针无声射入齐横身体。

  陈轻烟站出来冷笑一声:“年轻人,我陈轻烟发誓,今晚的耻辱,我一定十倍百倍讨回来……”“啪!”

  话还没有说完,叶凡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跪下说话!”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