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最绝望的时候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5-24 13:44: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血之歌。

  这是阳国血医门的洗脑神歌,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每天吃饭,或者重典,或者出征,血医门都会哼唱着起这首歌。

  它深深印入每一个血医门分子的骨髓,随便一句歌词就能刺激他们的神经,激发出他们最忠勇的热血。

  因此叶凡随意唱出一句,熊夫人柳嫣就本能接了上去。

  “嗖”

  没等熊天骏和卫红朝反应过来,柳嫣就身子一旋,对着叶凡连环踢出五腿。

  又快又准。

  腿法不算好看,但极其实用,击打方向全是要害。

  叶凡如被踢中,只怕要当场暴毙。

  卫红朝一片惊讶,他安顿过熊夫人,一双手白皙滑嫩,怎么都不像是练武之人。

  可她现在却如母老虎一样具有攻击力。

  熊天骏也是一脸说不出的痛苦。

  “嗖”

  脚尖凌厉,顷刻就到叶凡脑门面前。

  卫红朝喝出一声:“叶凡,小心。”

  “砰”

  叶凡根本没有躲闪,伸手一探,一抓,一甩。

  一声巨响,柳嫣被他扔在墙壁上。

  墙壁没有裂出痕迹,但柳嫣依然一口鲜血喷出,随后扑通一声摔在地上。

  身体的剧痛让她眼泪都出来了,也让她意识空白了一会。

  就是这个空档,卫红朝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拳打掉她一颗牙齿,随后又撕裂她两边的衣领。

  最后,他咔嚓一声脱臼柳嫣双手和双脚。

  柳嫣顷刻失去了战斗力。

  熊天骏见状捂着心口喊道:“叶神医,这是怎么回事?”

  “歌曲都还没唱完,这样急匆匆跑掉,是不是太羞辱我叶凡了?”

  叶凡没有回应熊天骏,只是缓缓走到柳嫣面前:“说吧,你在血医门什么位置?”

  熊天骏身躯一震:“什么?她是血医门的人?不是叶禁城他们收买了她吗?怎么跟血医门有关?”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柳嫣也艰难挤出一句:“叶凡,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刚才唱的,是血医门的血之歌。”

  叶凡看着柳嫣淡淡一笑:

  “不是长年累月被这歌曲洗脑的人,是不可能脱口而出接应我哼唱的。”

  “而且你的日语非常标准,比起艺术片女主还要字正腔圆,你根本掩饰不了你阳国人身份。”

  他轻声一句:“所以我可以百分百断定你是血医门的人。”

  “我是日语翻译专业毕业的,我研究过阳国风俗人情,也因好奇血医门而练习了血之歌。”

  柳嫣昂着脖子倔强开口:“我接过你的哼唱只是恰好想起那句歌词。”

  “我身份证和护照可以证明,我是正儿八经的神州人士,你把我往血医门身上推干什么?”

  “你想要为熊天骏出口气就说,别打着幌子来污蔑我。”

  “我已经说过,我确实把熊天骏出卖给洛非花,要杀要剐随便你们,但不能把我说成血医门卧底。”

  她把目光望向了熊天骏:“我的身份,我的专业,熊天骏一清二楚。”

  熊天骏忙咳嗽一声:“叶神医,柳嫣祖籍是哈城,她大学研修的也确实是日语翻译,会点偏门歌曲不算什么。”

  “如果心里没鬼,刚才干吗对叶凡下手?”

  卫红朝看着柳嫣冷笑一声:“而且练武练腿不练手,摆明就是掩饰身手和底细。”推荐阅读sm..s..

  他安排过熊夫人,一双手白白嫩嫩,毫无练武痕迹,但刚才一番攻击杀伤力却不小。

  毫无疑问,柳嫣练的是腿法。

  一个女人练武弃易选难,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掩饰自己。

  说话之间,他还把平板电脑递给叶凡,让他最快速度了解太平拳场一事。

  “我突然出手,是被叶神医眼神吓了一跳,我以为他要杀我给熊天骏出口气。”

  柳嫣一舔嘴角的血迹:“我被你们识破,心态已崩,惊弓之鸟,所以他一看我,我就本能出手。”

  “我会点腿法怎么了?我练来夹人不行吗?练来满足男人不行吗?”

  “不练手,是练手容易让手粗糙,不好看。”

  她愤怒不已地控诉:“这也能成为你们污蔑我的理由?”

  卫红朝目瞪口呆,这理由够牛叉。

  “狡辩起来还一套一套的。”

  面对柳嫣的咄咄逼人,叶凡脸上没有半点心虚:

  “只是你再多的解释也掩盖不了一个铁证。”

  叶凡扫视完平板电脑上的情报一笑:

  “如果我没有猜测的话,你的身上某个地方,一定有一个刺青。”

  “这个刺青是一朵黑色樱花,它是混合独门毒药和鲜血刺成的。”

  “它是血医门子弟的身份标记,也是血医门控制你们的手段,不死不灭。”

  “你可以继续否认,说是自己刺着玩的,但樱花上面的毒素,只要化验出来,你却是怎么都狡辩不了的。”

  叶凡淡淡出声:“熊夫人,你还要抵抗吗?”

  柳嫣身躯止不住一颤,难以置信看着叶凡,似乎没想到他能猜到自己身上有标记。

  “你……你……”

  此刻,熊天骏也挣扎着起身,一脸悲愤看着柳嫣:“你真是血医门的人。”

  柳嫣的大腿内侧确实有一朵黑色樱花。

  叶凡不可能看过自己女人的身体,而能判断出黑色樱花的存在,显然是血医门的共同特征了。

  熊天骏也就相信女人是血医门卧底。

  柳嫣的气势一下子萎靡了,她看着叶凡艰难挤出一句:“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上有黑色樱花的?”

  叶凡高深莫测笑了笑:

  “猜出来的。”

  他当然不会告知是自己嗅出来的,他的鼻子对黑色樱花气息格外敏感。

  前两次跟熊夫人打交道没发现端倪,是因为柳嫣当时有不少血迹掩盖,加上叶凡重心落在救人一时忽略。

  现在她干干净净还没有危险,叶凡自然就捕捉到那股气味了。

  “为什么?”

  熊天骏冲前一步吼道:“你为什么是血医门的人?”

  他很是痛苦,这意味着,柳嫣不会有生路了。

  柳嫣凄然一笑没有回应。

  “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熊先生整容的时候就被血医门盯上了。”

  叶凡看着柳嫣叹息一声:

  “模板和技术,对于血医门来说也是一块肥肉,只是他们也清楚熊先生吃软不吃硬的性格。”

  “所以就精心筹划了一场大戏。”

  “血医门不断压制你整容后的生存空间,让你日子越来越艰难,越来越潦倒,然后再让一伙黑人对你围攻痛揍。”

  “在你感觉自己穷途末路的时候,他们就把柳嫣送到你身边卧底。”

  “想一想,最绝望最落魄时,突然有一个女人关心你,爱护你,还愿意跟你亡命天涯,你是不是很感动?”

  “这样的女人,你是不是愿意拿出生命来呵护,拿出一切来满足?”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