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唐三国的恨意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5-27 15:35: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夫人重了!”

  听到赵明月的话,唐若雪吓了一跳,忙摆摆手开口:“我爹没有这种想法,也从没说过什么杀你。”

  她有点不好意思:“甚至他从没在我面前提起过你,夫人,你是不是对我爹有什么误会啊?”

  “我对你爹没误会,就是你爹估计误会我。”

  赵明月苦笑一声:“不过不管什么恩怨,都是老一辈的事,你们年轻一辈没必要有压力。”

  “夫人,你跟老唐真是同学啊?”

  叶凡拿来几副碗筷,随后给唐若雪倒了鸡汤,同时好奇向赵明月问了一句:“那你对他应该非常了解了,他年轻时候是不是跟传说中一样风光无限啊。”

  叶凡脑海总是浮现艾利斯号金库的那一批黄金,以及唐三国雇凶杀赵明月的事情,就想循序渐进问点东西。

  唐若雪也多了一丝好奇,她知道父亲不少传闻,但很多都是艺术夸张。

  她想从赵明月嘴里听一些真实的东西。

  “三国确实是一个人物,应该说是百年难得的天才,脑子开窍的不像话。”

  赵明月笑了笑:“学业上,攻克什么难题,学习什么东西,文科理科工科,几乎是手到擒来,还能理论和实践结合完成吹过的牛。”

  “娱乐上,什么潜水、滑雪、跳伞、高尔夫、马术、打猎、古玩、绘画,他也能半途出家成为屈指可数的大神。”

  “事业上,开公司,搞金融,弄科研,也是建树颇多,还能举一反三的扩展,深入。”

  “总之,那几年,是属于唐三国一个人的时代,比古代时的方仲永还要厉害。”

  “他那时不仅是老师眼里的宝贝疙瘩,还是无数女生心里的男神。”

  “洛非花、陈园园那些无数人追捧的校花,一个个都是三国的小迷妹。”

  “他随便唱一首歌,立马销售破亿,洛非花她们全都把饭钱拿出来,一个人买三百张专辑支持。”

  “可见他多受欢迎。”

  “我也很欣赏你爹,不过却没有情愫,只是好哥们。”

  “之所以这样,是在我眼里,你爹能力卓绝,情商太幼稚。”

  赵明月很是坦诚:“对我来说是不成熟的小男孩。”

  听到这里,唐若雪瞄了叶凡一眼,感同身受点点头:“没错,有些人二十六岁还跟孩子似的。”

  赵明月下意识笑道:“其实叶凡才二十四周岁,不过是被人年末年头拔高了岁数。”

  老太太是恨不得年三十和初一就是两年啊。

  叶凡一愣:“夫人怎么知道我岁数?”

  他小时候经历太多,别说生日了,就是岁数也是大概。

  “我……”赵明月一笑:“我猜的,你这么年轻,感觉也就二十出头。”

  叶凡没有再纠结这事,话锋一转:“照夫人刚才所说,老唐确实风光啊。”

  “可惜他的情商那时不行。”

  赵明月幽幽一叹:“不,应该说过于顺风顺水的风光,让他性格的缺陷慢慢暴露出来。”

  “他脾气暴躁,没有耐心,还常常目中无人,洛非花跟他看电影迟到了一分钟,他就当众一巴掌让她滚蛋。”

  “特别是他回归唐家,背景和地位彻底爆发后,狂妄和野心更是攀升到了巅峰。”

  “他不仅看不起年轻一代,觉得唐平凡那些人都是废物,还觉得老一辈这些前浪尸位素餐,阻碍了时代的发展。”

  “他急切想要成为唐门家主,想要成为五大家之首,甚至凌驾在三大基石上面。”

  “他不止一次喊着,神州之龙,唯我唐门。”

  “随后,三国就竭尽全力打造中海云顶山上位……”“当然,关于他打造云顶山的传闻有很多,各方解读的角度不同,解释也就不一样。”

  “对于我来说,他就是太想青史留名。”

  “我劝告他很多次,要夹起尾巴做人,特别是认祖归宗后,更要低调再低调。”

  “如果你只是一个没有背景没有底蕴的天才,你再怎么轻狂怎么不可一世,各方势力也不会想着打压。”

  赵明月眼里闪烁一抹光芒:“甚至他们会觉得你有个性丢出利益拉拢。”推荐阅读sm..s..

  叶凡冒出一句:“因为没背景的个人很难破坏固有秩序,也不会损害五大家等势力利益。”

  唐若雪眼里也若有所思,似乎想到了什么。

  “没错!”

  赵明月赞许地看了看清瘦儿子,很是高兴他能一针见血看到问题所在:“所以唐三国认祖归宗之前可以肆意得瑟,但认祖归宗之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手机端sm..

  “他不仅让整个唐门子侄大地震,还让各方势力生出了窒息感。”

  “如果唐三国成为唐门之主,绝世天才,加上唐门这种体量家族的支持,其余势力生存空间和资源必然压缩。”

  “特别是看到唐三国要打造云顶山,中海的布宫,各方势力就更加感受到不安。”

  “好像原本温和的养鱼池子里,闯入了一条食人鱼。”

  “我当时预见到风险,再三劝告唐三国低调以及停下云顶山工程,不要急功近利给各方带去窒息感。”

  “结果他却认为我头发长见识短,还告诉我放眼神州,谁能挡他唐三国兵锋。”

  “后来,云顶山工程垮台,唐三国也一夜之间跌落神坛。”

  “他认定,我这个恒殿千金提前知道东西,却没有跟他第一时间挑明,让他遭受到这种惨败。”

  “他觉得我对不起他这个知己,对不起他的信任,眼睁睁看着他陨落的恒殿也担不起公允。”

  “唐老死去,唐三国一无所有,他开始还不认输不甘心,在旗下势力被赶尽杀绝时,就要我借叶堂力量帮他。”

  “他约我见面,结果我临时有任务消失,洛非花得到消息去赴约。”

  “对着昔日爱过恨过的男人,洛非花毫不客气羞辱他,说他现在还活着,不过是陈园园脱裙子伺候唐平凡得来。”

  “她还让人打了他一顿,抢走了他东山再起的最后一笔钱。”

  “最后洛非花还打着我的旗号,让他有多远滚多远,说他不配再跟我做朋友,我赵明月和叶堂也绝不会帮一个失败者。”

  “唐三国认定是我唆使,因此恨死我了。”

  赵明月轻声一叹:“不仅喊着我对不起他,出卖了他,还说有机会一定要杀了我……”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