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九百零九章我不知道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杨红星这一番话,让唐石耳他们全部身躯一震。

  这一份口供,明面上看不出半点纰漏,它也完全符合杨红星抵达现场后的见证。

  可是唐石耳他们全都能捕捉到,杨红星有意无比庇护叶凡,还引导着不少人方向。

  抵达现场,发出警告,叶凡弃械,端木青狂妄开枪,叶凡防卫杀人……这是杨红星角度看到的事态发展,也给了很多没看清楚事态的宾客一个指引。

  不管是为了减少自己麻烦,还是给杨红星几分面子,这些宾客都会照着杨红星的证词给出口供。

  而且将来如果遭受到怀疑,他们还能推到杨红星身上去,我们跟杨先生看到的一样……至于前面看清楚事态的宾客,比如唐石耳和端木保镖他们,就更加只能给出杨红星一样的供词了。

  因为他们看到的也是叶凡正当防卫……不管唐石耳他们心里怎么不甘,也不管哪里不对劲,但如实招供就跟杨红星没啥出入。

  很快,探员调来足够人手,对五百多名宾客最快速度录取口供,一个不漏。

  录完口供后,又一个个签了保密协议,不得对外声张会场一事。

  叶凡半个小时后也被送去了医院救治。

  下午五点,全场宾客的口供几乎完成,只剩下最后十几个人给供词。

  杨红星手里拿到的五百多份供词,还有五百多份录像,无一不昭示叶凡是正当防卫。

  “端木青自寻死路,叶凡防卫杀人。”

  休息室内,杨红星背负着双手,目光淡漠看着唐石耳:“你是商盟大会负责人,这个结果就由你告诉帝豪银行,也由你说服端木飞雄息事宁人。”

  “顺便再叮嘱端木飞雄一句,别借题发挥联合商盟成员对抗神州。”

  他的语气没有半点商量,更多是一种命令。

  “杨先生,死的不是一条狗一条猫,也不是普通的富豪子弟,而是端木青啊。”

  唐石耳笑了笑,声音说不出的平和:“帝豪银行的少主,端木一族的继承人,端木飞雄的儿子,我说息事宁人,他们就会息事宁人?”

  “你会不会太高看我唐石耳了?”

  他绵里藏针:“别说是我,就是杨先生你,只怕也没那么大面子。”

  “没什么面子不面子,事实就是端木青找死,五百多份供词也如此。”

  杨红星脸上不带半点感情:“家有家规,国有国法,规矩怎么定的就怎么来。”

  唐石耳皮笑肉不笑:“叶凡是正当防卫,但也不妨碍帝豪银行报复啊,人家情感无法接受啊。”

  “你可以谴责他,警告他,防范他,甚至骂他目无王法,但依然不能限制他们报复啊。”

  他摆出爱莫能助态势:“我们也无法按住帝豪银行不报复是不是?”

  “情感无法接受?”

  杨红星不置可否哼道:“宋红颜差点死了,叶凡就能情感接受了?

  追跟到底就是端木青作死。”

  “不管端木青是对还是错,他现在终究是死了……”唐石耳一阵语塞,随后又冒出一句:“但帝豪银行家大业大,死了核心子侄,不报复,面子还要不要?”

  他习惯转了转掌心,却发现核桃早碎了:“这事你我都管不了。”

  杨红星冷笑一声:“我跟你讲规矩,你跟我讲情感,我跟你讲情感,你又跟我讲面子。”

  “唐石耳,你别跟我虚与委蛇,我就一个态度,错在端木青,帝豪银行就要吞死猫。”推荐阅读sm..s..

  杨红星很是强势,一字一句开口:“如果帝豪银行不认,非要借题发挥搞事,那我就彻底公开此事,公布所有人供词。”

  “帝豪银行还不息事,要来龙都袭杀叶凡,那我就奏请楚门死士营进入龙都协助治安。”

  “来多少,杀多少。”

  “再不屈服,我就把帝豪银行列入红色高危对象,让叶堂维护神州利益对它全世界赶尽杀绝。”

  “所以让你说服帝豪银行罢休,不是我怕他们捣乱,而是我不想杀太多人。”

  “这是为了帝豪银行好,也是为了你唐石耳和唐门好。”

  他提醒一句:“否则事情闹得不可开交,你这个主办人难辞其咎。”

  唐石耳嘴角牵动不已:“杨先生,你这是仗势欺人啊。”

  “还有,我也如实做了口供,叶凡正当防卫,同时全力安抚五百名宾客,我真是已经尽力了。”

  他摆出一副很是无奈的样子:“你不能再让我强人所难做说客啊。”

  杨红星波澜不惊:“我也是维护公道,也是维护神州利益。”

  “叶凡落了你的面子,打了你的脸,这些我都知道。”

  “你有能耐可以叫板他,报复他,我都不会说什么。”

  “但如果你想要借助境外势力来搞事,那我杨红星就绝对不会容忍。”

  “你就这么想看,帝豪银行疯狗一样来龙都撕咬叶凡?

  或者你希望龙都被一伙外人搅得鸡飞狗跳?”

  “再或者,真如传闻中说的,你唐石耳是唐门的钱袋子,而帝豪银行是你唐石耳的钱袋子?”

  “因为这一层关系,你不想做说客寒了帝豪银行的心?”

  杨红星轻声一句,却让笑呵呵的唐石耳眼皮一跳,呼吸都无形急促了两分。

  接着,唐石耳哈哈大笑一声:“老杨,你说笑了,帝豪银行怎可能是唐门钱袋子呢?”

  “好好处理此事吧。”

  杨红星没有再浪费口舌,只是轻轻一拍唐石耳的肩膀:“我不希望看到龙都再有大的变故。”

  “总之,帝豪银行如果无理取闹报复叶凡,我就行使我的权力让叶堂对它赶尽杀绝。”

  “到时不小心牵扯到你唐石耳和唐门,可不要说我没给你打招呼。”

  “我这一亩三分地,不允许大动荡。”

  说完之后,他就背负着双手离开了休息室。

  背后,传来唐石耳一拳打爆茶几的轰然巨响。

  杨红星没有理会唐石耳,带着秘书和保镖走入大会堂。

  大会堂基本人去楼空,七八个小时的折腾,勘查和口供都已经尾声,只剩下几个探员维护现场。手机端sm..

  原本拥挤的大会堂,现在清静无比,如非高台拉着警戒线和残留血迹,只怕难于想象早上发生过凶案。

  “杨先生,口供全部录完。”

  杨红星扫视全场一眼,很是满意,随后准备转身离去。

  这时,一个探员就快步走了过来。

  他把剩下口供全部交给杨红星过目。

  杨红星没有怎么在意,唐石耳都低头了,这些口供不会有什么问题。

  不过他还是伸手翻了翻,正要丢回给探员处理时,他落在最后一份口供。

  上面只有突兀一句话:“我不知道……”杨红星凝聚目光望向签名:唐若雪。

  王婿叶凡来源: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