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九百一十八章蜕变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这伤,我有三十六种法子治好。”

  “三个小时,最多三个小时,我就能让伤口结痂,还生长出新肉。”

  “我现在就可以让他止痛,不用坐轮椅,直接行走。”

  叶凡的特护病房里,叶凡还没跟洛神三人好好打招呼,他们三个就围着叶凡的伤势研究开来。

  那副认真的样子,好像要随时解剖一样。

  “叶凡,你也是华佗杯省级冠军,这点伤势应该很容易治好啊。”

  菩萨一脸好奇看着叶凡“你怎么住院快十天还没好利索?”

  洛神很是直接“你是不是走后门拿的冠军?”

  他在东海常驻顶级疗养院,来往的都是非富即贵,也就多少听到灰色的东西。

  拈花倒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叶凡,欲又止。

  “啧,怎么跟你们解释呢?”

  看着三个单纯过度的小白,叶凡感觉比桀骜不驯更难驾驭,毕竟说话要考虑他们纯朴心灵首发..m..

  “我这冠军是靠实力拿下来的,不过我住院这么久,主要是我想在医院清静一下。”

  “一是琢磨医术让它更加精进,二是想要好好正视自己,学医究竟是为了什么。”

  叶凡给出一个解释“我快想通了,伤势也很快会好,你们不用担心。”

  菩萨灵光一闪“苦难中修行。”

  洛神闻恍然大悟“明白了,明白了,就跟高僧一样,风餐露宿,自我折磨,让自己更好修行。”

  菩萨也是感慨一声“怪不得孔会长他们让我们听你的,你的境界就是比我们高一筹啊。”

  两人看着叶凡伤势肃然起敬。

  接着,洛神目光炽热“我有四十九种法子让你伤势三个月好不了。”

  菩萨也一脸兴奋“我有八十一种法子,叶凡,我可以帮你更好地苦难修行。”

  你大爷,你才苦难中修行,我是为了迷惑敌人。

  叶凡忙护住自己的伤口,免得洛神他们真让伤口恶化,接着忙把话题转移到拈花身上。

  “拈花,你怎么不说话啊?”

  叶凡关怀问道“是不是水土不服?还是想着刚才一巴掌?”

  “大叔,我饿了……”

  拈花弱弱看了叶凡一眼,随后扑通一声扑在床上,软绵绵的好像没一点力气,不过眼睛却清澈无比。

  一个小时后,叶凡带着拈花三人来到金芝林。

  叶凡已经思考过了,自己伤势养了快十天,也该出来转一转了,在医院呆太久反而让人怀疑。

  而且洛神他们住在医院和酒店都不方便,叶凡就寻思把他们安排在金芝林。

  一是人多热闹,还能让唐风花帮忙照顾,二是收几个免费劳动力,可以缓解金芝林的看病压力。

  “三个小神医来了?”

  洛神他们一到金芝林,唐风花他们马上围了过来,嘘寒问暖,还热情无比招待。

  沈碧琴还早早给他们安排了房间。

  洛神三人开始有点拘束,但在众人的善意中渐渐放开,很快就跟大家打成一片。

  他们还把随身带的一些东西跟金芝林众人分享。

  唐风花向来喜欢热闹,马上又定了不少原料,搞了火锅鸡来款待洛神三人。

  中午,又是两张桌坐满,吃得高高兴兴,也让洛神他们彻底融入了圈子。

  不过让叶凡意外的是,拈花三人好像跟苏惜儿走得最近,一个个兴奋围着苏惜儿转。

  他很快捕捉到原因,那就是苏惜儿会安静听他们诉说,诉说东海南藏西疆那些见闻。

  就连拈花讲起最美的情郎,苏惜儿也听得津津有味。

  “这三个孩子还真是单纯。”

  叶镇东一如既往靠在药柜望向叶凡笑道“好好笼络他们的心,以后会是你一大助力。”

  叶凡不以为然回应“三个小屁孩,助力啥呢,就跟带侄子侄女玩一样。”

  三人虽然医术不错,岁数也只比他小几岁,但叶凡始终觉得他们单纯的跟孩子一样。

  “他们只是阅历少,精力都放在医术上了。”

  叶镇东笑着提醒叶凡“一旦为人处世成长,以后绝对是一方至尊。”

  “我听蔡伶之说过,他们三个在东海西疆南藏都有至高无上的地位,被当地民众和权贵敬若神明。”

  “而且他们背后的势力根深蒂固,每一股都不容小觑。”

  “洛神背后是南方官方退休元老,菩萨背后是掌控药山的丹药世家,拈花背后更是活佛和圣女他们。”

  “你如果能收拢他们,将来可以在这三地横着走。”

  “这些地方,威望很多时候比法律还好使,就跟苗金戈一样。”

  “他们这次来龙都,纯粹就是长一长阅历,拿血医门镀镀金,未来还是要回去的。”

  他端来两杯热茶“这半个月要好好利用。”

  “想不到他们有这么深厚的底蕴。”

  叶凡生出一丝惊讶,随后又笑了笑“不过他们再有背景,我也只是当他们队员。”

  “我又没什么雄霸天下的野心,拉拢这么多人心干什么?”

  他抿入一口热茶“该怎么相处就怎么相处。”

  叶镇东意味深长笑道“就怕树欲静而风不止。”

  “东叔,你说话我怎么总是觉得太深奥?”推荐阅读sm..s..

  叶凡挠挠头开口“话说,我参加华佗杯,固然有给大姐弄药材的缘故,但更多是你和华老怂恿。”

  “你们这么希望我参加华佗杯是为了什么?”

  “多拿一个奖,让金芝林含金量更重?”

  他不解地看着叶镇东。

  “再过些日子,你就会懂的。”

  叶镇东轻轻一拍叶凡的肩膀“世态炎凉,人间冷暖,回家,也是不能两手空空的……”

  “叶凡,不好了,我身上……你来一下我房间……”

  就在叶凡一头雾水的时候,手机微微震动了起来,他拿出来接听,很快听到苏惜儿带着哭腔的声音。

  叶凡心里一紧,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不过没在电话追问,而是转身冲入了后院。

  苏惜儿一向喜欢成别人委屈自己,所以她把自己房间安排在金芝林最后面。

  叶凡冲进卧室的时候,正见苏惜儿蹲在浴室门口哭泣。

  叶凡冲过去问出一句“惜儿,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叶凡,别碰我。”

  苏惜儿忙挪开了几步,擦着眼泪望向叶凡

  “洛神教了我一套针法,拈花传了我一份口诀,菩萨给了我一颗药丸。”

  “我刚才没事干,就练了一下口诀,还吃了那颗药丸,再拿玩具练习了一遍针法。”

  “结果,我身就变得黏糊糊的,我以为出汗,就去洗澡,结果刚刚洗掉污垢,它又冒出来了……”

  “我怕死了,洗了一遍又一遍,可是,没一会儿就又出来了。”

  她眼汪汪看着叶凡“我怕是又得大病了……”

  “什么?”

  “污垢?”

  “洗完又出来?”

  叶凡心里猛地一动,上前一把抓住苏惜儿的手腕。

  他不看还好,一看脱口而出

  “靠,伐毛洗髓!”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