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九百二十六章飞雪连天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3: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在叶凡消化着叶堂的事情时,主持人也宣告第二场比赛进行。

  这一次轮到神州这边抽签。

  有了第一场比赛的胜利,孔桃李脸上很是高兴,从一百个比试题目中,随手抽出一个。

  针灸病人。

  主持人对着全场宣告比赛项目,随后就按照上面流程,让联合小组迅接来两个病人。

  两个躺在担架上闷哼不已,只是看他们扭曲的面孔,就知道他们痛苦不已。

  他们随身携带的片子也显示,两人都是急性腰扭伤,病情严重程度几乎一样。

  联合小组又推来两张活动病床,固定后把两名患者移了过去。

  期间不小心抖动了几下,又让两人杀猪一样惨叫。

  “此病乃急性腰扭伤,选手各选一人,进行当场施针,时间半个小时。”

  主持人站在高台上宣读了胜负规则

  “谁能让他们病情最大程度减低,谁就会是这一场比试胜利者。”

  “病人被救治后的情况,也会由国际医疗团队就地检测作出对比。”

  他大手一挥“对战选手,血医门,酒井松子,华佗杯,菩萨。”

  很快,一个阳国女人和菩萨走到了高台。

  主持人又喊出一句“为了公平起见,你们要对病人抽签。”

  菩萨抽到了一号病人。

  酒井松子抽动了二号病人。

  抽签敲定自己病人后,两人就拿着主持人提供的银针来到病人面前。

  “这个病,简单,我将会使用血医门的飞雪连天针法,用冰凉效果缓解病人的剧痛!”

  酒井松子脸上流露出强大的自信

  “我今儿针一次,就可以令伤者疼痛骤减,躺上三天就能下地行走。”

  说完这句话,酒井松子转向了菩萨,眼睛里依旧是光芒闪动,脸上却是一片挑衅之色。

  换成其余病人,或许她没有把握胜过菩萨,但对这种急性扭伤的病人,却是酒井松子擅长。

  因为她的针法能够立竿见影止痛。

  北庭川他们一伙也重新涌现信心。

  在场不少人更是一片惊讶,伤筋动骨一百天,酒井松子却能让病人三天痊愈,不愧是血医门高徒啊。

  龚老他们也不太相信,可是,眼看着酒井松子脸上的神情,又似乎是有绝对的把握。

  这一局,难道真让血医门撞大运了?

  袁青衣也微微一惊“这女人会飞雪连天?传闻这是血医门一流针法,不是核心子弟都学不到。”

  叶凡依然漫不经心“应该有两下子。”

  只是在他看来,酒井松子有点道行,依然不会是菩萨对手。

  菩萨也如叶凡所料,没有半点惊慌,只是好奇看着酒井松子,还有她手里银针。

  此刻,主持人大手一挥“开始,三十分钟,倒计时。”

  话音一落,酒井松子就散去了倨傲,捏着消毒过的银针开始救治病人。

  “嗖嗖嗖”

  八十一枚银针宛如雪花一样,气势如虹钉入二号病人的身体。

  银针不仅在身上形成一片片雪花模样,还激出一片冰块一样的白芒,向病人扭伤之处汇聚过去。

  度之快,白芒之美,真像是天空不断飞雪。

  很快,病人扭伤处就堆积了不少白芒,也让红肿之色渐渐褪却,看起来真像是冰块消肿一样。

  病人痛苦闷哼也都弱了起来,扭曲的脸无形缓和。

  转眼间,病人身上就插满了银针。

  酒井松子没有就此停歇,双手在银针上拂动。

  这丝毫不像一个医生在施救,反而像充满了表演激情的乐师。

  无数人见状惊叹不已,血医门天骄果然名不虚传。

  “收!”

  十五分钟后,酒井松子娇喝一声,把八十一枚银针全部收回。

  病人也出一声尖叫,随后惊喜一摸腰椎

  “哎呀,妈呀,不怎么痛了,也能使上一点力了。”

  “姑娘,你真是太厉害了,我刚才痛得要死要活,现在却感受不到那股剧痛了。”

  病人很是高兴“还冰凉冰凉的。”

  “休息三天就没事了。

  酒井松子彬彬有礼“不过这几天不能乱动。”

  在场众人又是一片震惊,没想到酒井松子的针法这么厉害。

  接着,众人又望向菩萨,神情更是震惊。

  他们现,菩萨动都没有动。

  他就捏着一把银针站在旁边,好奇看着酒井松子和二号病人身上银针。

  他面前的一号病人,依然如杀猪一样嚎叫。

  酒井法子也是一愣,随后冷笑一声“是不是知道自己要输了放弃抵抗了?”

  龚老着急起来“菩萨,时间就剩下十二分钟了,快治疗啊。”

  虽然他内心已经绝望,除了时间浪费了之外,还有就是酒井松子撞大运了,所学对所长。

  袁青衣也多了一丝紧张“叶凡,菩萨会不会输啊?他在干吗啊?”

  叶凡此刻也有点懵逼了,这小子傻乎乎浪费时间干吗?以他能耐,治这急性腰伤毫无难度啊?

  “难道,他不会用银针治病?”

  叶凡打了一个激灵,差点给了自己一巴掌,早知道问清楚他们三个所长好了。

  如果菩萨真不会用银针,只会丹药治病,这一局就是千里马跟老水牛比力量了。

  “嗖嗖嗖”更新最快s..sm..

  就在全场下意识要摇头时,菩萨突然踏前一步,对着一号病人开始针灸起来。

  八十一枚银针嗖嗖嗖飞射,好像雨雪一样钉入病人的身体。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银针落下,变成一片片雪花,还伴随着一股晶莹剔透的白芒。

  度之快,白芒之美,让人惊叹不已,也让人感觉眼熟。

  “飞雪连天?”

  酒井松子下意识惊呼一声“你怎么也会飞雪连天?”

  全场又是一片哗然,难于置信看着这一幕。

  他们也现了,菩萨使用的针法,正是酒井松子刚才用的飞雪连天。

  这怎么回事,菩萨也会血医门秘技?

  北庭川也本能直立身躯“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黑川暮雪最先反应过来“他这是现学现用,现学现用……”

  不管最后效果怎么样,这份临场学习的天赋已经惊人。

  全场闻目瞪口呆。

  只看一遍,就把酒井松子的秘技学会了,这也未免太妖孽了。

  只是他们现,更妖孽的还在后头。

  八十一针很快落下,病人红肿彻底消散,比酒井松子的手法还彻底。

  片刻后,菩萨学着酒井松子吼出一声

  “收!”

  银针一拔,病人一股子刺痛,他尖叫一声,直接从病床上跳了下来。

  他还一口气退了十几步。

  病人担心临场学习的菩萨把自己治死了。

  只是他很快又停止了步伐,他现全场震惊欲绝看着自己。

  接着,病人也如坠梦中一般,张着大嘴巴,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腰部和双腿

  “好了?”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