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你只是一条狗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6-11 01:48: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王八蛋,你还敢来这里?”

  “我断我的手,丢烟姨的脸,你还敢在我面前出现?”

  “你信不信老子拉手雷跟你一起死?”

  在叶禁城和洛非花算计着叶凡时,叶凡正走入奢华的特护病房。

  只是他刚刚跟着齐无极现身,坐在病床上喝水的齐横打了一个激灵,他腾地坐起来对着叶凡怒吼。

  房内还有几名华衣男女,身穿旗袍的陈轻烟也在,看到叶凡出现都投来目光。

  一个个蕴含着敌意。

  没等齐无极出声喝斥,叶凡就咳嗽一声:

  “齐少,金媛会所一事,我当时喝了点酒,脑子一热手段过激了,”

  “我今天过来就是跟你说声对不起,顺便给你治病的。”

  叶凡放低自己的姿态:“希望齐少你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

  “老子不要你道歉,不要你弥补,不要你治病。”

  齐横对着叶凡吼叫不已:“咱们的血仇,不死不休。”

  “滚,滚,让他滚出去!”

  “我的手是他断的,我的病是他弄的,我齐横就是死,也不会让他治!”

  他还把水杯对着叶凡砸了过去,似乎要跟叶凡同归于尽。

  叶凡避开水杯,一脸无奈喊道:“齐少,给我一个机会吧。”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滚,滚出去!”

  齐横怒不可斥:“再不滚,老子弄死你。”

  他还去枕头底下摸东西,很快掏出一把枪。

  “啊,枪?太可怕了”

  叶凡见状尖叫一声,马上掉头就跑,顷刻不见了踪影。

  病房瞬间安静了下来。

  齐横看到叶凡被自己吓走,狰狞脸上多了一丝高兴,只是心口绞痛又让他皱起眉头。

  他很快弯起了身子,像是煮熟大虾一样躺在床上,那份剧痛让他难于承受。

  陈轻烟他们见状惊呼不已:“齐少,你怎么了?快叫医生!”

  齐横咬着牙摆摆手,脸色煞白:“我没事,没事……”

  他拿来几片止痛药吃了进去,让自己好受一点后重新抬头,却见一直沉默的齐无极缓缓靠近。

  “啪”

  齐无极一巴掌甩在齐横脸上,势大力沉,牙齿都被打得跌落一颗。

  陈轻烟忙把齐横扶起来,还对齐无极劝告一声:

  “齐老,你这是干什么呢?”

  女人俏脸微仰,细滑粉嫩的肌肤几乎看不到岁月的痕迹,身上香气更是不时涌动,让齐横露出迷醉样子。

  陈轻烟也没有避忌,反而贴着齐横,让他感受自己的温软。

  不过齐横还是清醒了过来:“爷爷,我哪里错了?”

  “废物!”

  齐无极冷眼看着宝贝孙子:“齐横,你真是让我失望!”

  “你觉得把叶凡吓走很开心,其实人家叶凡心里更开心。”

  “叶凡一千个一万个不想给你这个仇敌治病。”

  “他今天之所以过来,不过是爷爷拉下老脸求来,他巴不得你歇斯底里让他滚蛋。”

  “你以为叶凡刚才低声下气说弥补,是他真觉得对不起你?他只不过把明面礼仪做个十足。”

  “这样一来,他就不欠我什么了。”

  “我以为,金媛会所一事,以及怒火攻心的剧痛,会让你脑子多一点智慧,没想到还是废物一个。”

  他眼里流露着失望:“相比叶凡的品性和手段,你的行径简直就是过家家可笑。”

  齐横提高了音量,嘶声吼道:“老子就是死,也不要欠他叶凡的人情”

  齐无极二话不说,又是一巴掌打在孙子脸上。

  “齐老,齐老,齐少也不是有意的,而是仇恨太深,看到叶凡本能反应。”

  陈轻烟笑着劝告:“毕竟他被叶凡断了手,还被他下禁制,现在叶凡又装好人救治,他一时抗拒。”

  “对,对,爷爷,我是真恨叶凡,所以看到他就恨不得杀了他。”

  齐横反应了过来,捂着脸挤出一句:

  “再说了,叶凡虽然是赤子神医名声响亮,但慈航斋医术也是世界一流。”

  “八星医师无法治疗,但还有九星医师她们没出手啊。”

  “再不行,我亲自去老斋主门口下跪,求她救我一命也胜过叶凡治疗。”

  他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齐老,还没到山穷水尽呢,慈航斋还没全力出手,没必要这样向叶凡低头。”

  陈轻烟嫣然一笑附和:

  “如果说神州境内医术整体水平七十分,血医门八十分,那么慈航斋就是九十分。”

  她补充一句:“只要全力以赴,肯定能治好齐少。”

  齐横也昂着头:“就是,我相信慈航斋胜过叶凡。”

  “九星医师?老斋主?”

  齐无极看着孙子冷笑一声:“你算什么东西,你有什么面子让她们救你?”

  “就是八星医师出手,也耗了齐家不少人情。”

  “当年叶镇东为了东王夫人生个孩子,在老斋主门口把膝盖跪破了,才拿到一枚改善体质的药丸。”

  “你又有什么底蕴让老斋主出手?”

  他神情淡漠扫过了陈轻烟一眼,对这个拖孙子下水的女人有意无意刺激。

  他心里很清楚,不管是金媛会所冲突,还是齐横今天驱赶叶凡,都是陈轻烟刻意引导,所以不介意拿往事出来打脸。

  果然,陈轻烟俏脸一变。

  毫无疑问,叶镇东是她心头一根刺,那颗药丸也是永远的耻辱。

  只是她无法对齐无极发飙,只能淡淡一笑:

  “齐老说得对,老斋主不会随便救人的,不过齐老拉下老脸,应该会有点效果。”

  “好了,齐老,不聊了,我先告辞了,齐少好好疗伤,过几天我再来看你。”

  陈轻烟也绵里藏针,暗示齐无极贪恋面子,没对齐横全力求医。

  随后,她嫣然一笑,微微鞠躬,从病房退了出来。

  看着陈轻烟曼妙婀娜的背影,齐横眼里炽热旺盛,口水也是咕噜噜。

  “啪”

  齐无极见状又是一巴掌,狠狠抽在齐横的脸上,恨铁不成钢:

  “知不知道她在拖你下水?”

  “知道!”

  “知不知道她不希望你伤势好起来?”

  “知道!”

  “知不知道她要你一直仇恨叶凡?”

  “知道!”

  “你又知不知道,在大家眼里你只是她一条狗?”

  “知道!”

  “知道你还这样心甘情愿做狗?”

  “所有人都觉得我是她一条狗,所以当我这条狗哪天咬死了人,那都会觉得是她这个主人唆使……”

  齐横眼里炽热如潮水一样褪去,只剩下一抹说不出的冷寂……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