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咬人的竹叶青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6-11 01:48: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贱人,阴我?

  叶凡马上反应过来,差一点就一巴掌打了过去。

  随后,他一把推开陈轻烟:“滚!”

  他暗呼自己大意了,一不小心就着了陈轻烟的道。

  什么给儿子求情,什么聊几句,什么投怀送抱,全都是虚假的,这女人就没想过向自己低头。

  这样一副楚楚可怜,不过是要挑拨自己跟叶镇东的关系。

  他很想给陈轻烟几个耳光,却不想当着叶镇东的面动手,不然也等于打东叔的脸了。

  “啪”叶凡要打开车门出来,陈轻烟却一把锁住了车门,不让叶凡钻出去解释。

  车门纹丝不动。

  叶凡吼出一声:“开门!”

  他伸手去按车门解锁的地方,陈轻烟却直接熄掉车子,还把车钥匙放入自己胸口。推荐阅读sm..s..

  尼玛!叶凡大怒,打消抢钥匙的念头,旋转身子,抬脚就要踹开车门。

  只是刚刚抬脚,他就看到叶镇东钻入车里,随后一列奔驰车队悄然驶离了贵宾通道。

  “走了,来不及解释了。”

  陈轻烟看着愤怒的叶凡咯咯笑了起来:“要不抢钥匙追上去?”

  她有意无意抖动一下心口,让宝马车钥匙若隐若现,宛如胜利者一样挑衅着叶凡。

  “真是贱人!”

  看到叶镇东他们消失无影,叶凡渐渐收敛情绪:“真是你这挑拨离间手法太幼稚太低级了。”

  “东叔的老江湖阅历,以及对我的信任,你这一出能有用才怪。”

  叶凡盯着陈轻烟冷冷开口:“倒是让我看清你蛇蝎心肠的本性了。”

  “叶镇东当然不会掉入陷阱,他的老练也能轻易看穿我心思。”

  陈轻烟脸上没有情绪波澜,捏出一支十五美金的莱茵河女士烟点燃:“但看穿是一回事,肌肤相亲又是一回事。”

  “无论如何,我都是他的初恋,他的第一个女人,跟他侄子亲密动作,心里肯定会不舒服。”

  “以后他看到你,就会本能想到我在你怀里。”

  “他都没享受过的温柔,给你这个侄子拥有了,会耿耿于怀甚至生出刺。”

  她对着叶凡徐徐喷出一口浓烟:“想一想,你家的唐若雪,哪怕只是逢场作戏刺激你,跟一个小鲜肉抱着,你会怎样?”

  香烟气味很淡,还带着薄荷气息,让车厢充满着暧昧。

  “你还真是其心可诛!”

  叶凡心里微微一沉:“陈轻烟,你这是彻底要撕破脸皮啊。”

  他心里知道,陈轻烟这一招确实歹毒,即使不能挑拨离间成功,也会让叶镇东心里不舒服。

  叔侄相处会很微妙。

  “撕破脸皮?”

  “捅我儿子半截筷子,让他抓入侯门,抢走熊天骏,断了齐横的手,打我一巴掌……”陈轻烟收敛住怒意:“我们早就撕破脸皮了。”

  “之所以没有对你讨回公道,只不过不是时候,而且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也不要想着拿叶金锋来威胁我。”

  “他是我儿子,是东王儿子,我们可以允许他吃点苦头,但绝不会让你们折磨他半分。”

  “不信你让叶镇东试一试?”

  “知道这些日子发生什么事吗?”

  “几十个国家的华人商盟出事,还有十几起绑架事情发生,东王正调集人手紧张解救。”

  “这些事情不处理好,叶门主的五十大寿都别想过得安稳。”

  “你说,叶金锋这时候出事,是不是等于这些神州子民出事?”

  她眸子很是炽热:“自家儿子都护不住,又哪有精力哪有心情护住神州子民?”

  “你们还真是阴险啊。”

  叶凡一眼看到问题所在,一针见血开口:“东王这样对叶门主逼宫放人不觉得很无耻吗?”

  “呵呵,无耻?”

  陈轻烟冷笑一声,不屑看着叶凡:“叶凡,怪不得你跟叶镇东这么投机,原来你们都是迂腐的一类人。”

  “你们可以做流血又流泪的英雄,但我们绝不会这样任人欺压。”

  “今天带你过来,只不过是对你讨点利息。”

  她一字一句开口:“我们的战争,才刚刚开始呢。”

  “无耻!”

  叶凡抬手就要一巴掌打过去,想要狠狠出一口被算计的恶气。

  可是手刚刚抡起,他又硬生生停住了。

  这个女人如此阴险歹毒,不会傻乎乎刺激自己动手,现在这样挑衅,肯定还有更深处的算计。

  果然,叶凡很快捕捉到后排座椅的一个粉色熊猫。

  他身子一探拿了过来,不等脸色微变的陈轻烟阻挡,就咔嚓一声扯开了熊猫肚子。

  很快,一个录音机器出现叶凡面前。

  叶凡又把熊猫眼睛拆下来,上面果然是两个微型摄像头。

  “你还真是阴险啊,一环扣一环啊。”

  看到这个隐秘运作的摄像头,叶凡倒吸了一口凉气:“先是挑拨我和东叔关系,然后再激怒我动手,只要我刚才一巴掌下去,你就能把摄像头剪辑出我对你施暴的视频。”

  “搞不好你还能弄出我借叶金锋一事对你施压,要求霸王硬上弓没有得逞,恼羞成怒打你一巴掌的戏码。”

  “到时往老太君、往东王一脉一放,我欺压东王夫人的名头就坐实了。”

  “东王上下出于男人的尊严,都会义愤填膺对我喊打喊杀。”

  “别说叶夫人了,就是叶门主都未必能压得住此事。”

  “如此一来,我就是不死也要滚出宝城,叶镇东也可能受到牵连……”叶凡心里生出一抹后怕,妈的,这女人实在是太阴狠了,真是咬死人不偿命的竹叶青啊。

  幸亏自己及时收住了手,不然怕是麻烦巨大。

  “咔嚓”叶凡手指猛地用力,捏碎了监控和存储卡。

  接着,他又目光锐利搜寻了车子一番,确认没有监控和录音才松一口气。

  “叶凡,你还真是出乎我意料啊。”

  陈轻烟收起了不甘,也散去了挑衅,更是没有了温柔,恢复了当初金媛会所的高高在上。

  “怪不得叶禁城他们在你身上连连吃亏,你的身手和心思确实非常人能及。”

  “我这样挑衅你激怒你,你都没有昏了头,不简单啊。”

  “不过也好,你这样强大,游戏玩起来才有意思。”

  她又对叶凡喷出一口浓烟:“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放心,我一定好好满足你。”

  叶凡玩味一笑:“就怕你年老色衰,刚不赢我这个年轻人。”

  听到年老色衰,陈轻烟俏脸一沉:“滚下去!”

  叶凡一脚踹开车门,随后钻出了车门。

  他绕到另一边车窗,望着陈轻烟一笑:“你就这么想我打你?”

  陈轻烟抬头冷笑一声:“可惜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

  “啪”叶凡直接一巴掌抽在女人脸上。

  清脆,响亮。

  摄像头都拆了,还有什么不敢?

  随后,叶凡扬长而去。

  “呵呵”陈轻烟一怔,随后怒笑不已。

  状若癫狂……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