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还会放了齐轻眉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6-11 01:48: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天早上,叶凡早早起来,做好了早餐才把女人叫起来。

  他想要跟唐若雪谈起昨晚的事情,问问她怎会有不要孩子的念头,可话到嘴边又不知如何开口。

  他只能安抚几句,寻思空出两天带她散散心,或许可以让她心情好起来。

  随后,叶凡就开车去了东篱小筑。

  这是一个市中心的四合院,虽然破败,但占地不小,还收拾干净。

  里面还种着一株芭蕉,摆着石桌石椅,影影绰绰,在夏日很是清爽。

  叶凡走进院子的时候,正见叶镇东躺在长椅上喝茶。

  看到叶凡,叶镇东马上笑了起来:“来了,正好,刚泡的碧螺春,喝几杯。”

  “东叔,你昨天撞见辰龙了?”

  叶凡看着亲人一样的叶镇东,马上笑着走过去坐下来,还主动倒起茶水。

  他昨晚也收到叶镇东传来的一些消息,所以清楚辰龙离开圣女小院后发生的事情,只是不清楚具体细节。

  “撞见了,还交手了,我还认出他是当年袭击我和叶夫人的凶手。”

  叶镇东捏起茶杯喝起来:“不,应该是四股凶手之一。”

  “辰龙?”

  叶凡一脸讶然:“他就是乌衣巷派出袭击叶夫人的凶手?”

  他虽然在金库发现乌衣巷收过袭杀赵明月的黄金,可没想到具体执行人就是辰龙老王八蛋。

  “没错!他是其一。”

  叶镇东轻轻点头:“我认出了他那卑贱的笑容,他也承认自己是袭击者之一。”

  叶凡追问一声:“那还有三批人呢?”

  “他没说,也可能真不知道,只说是默契地一致行动。”

  叶镇东眼里闪烁光芒:“不过我敢肯定,老王八蛋一定知道一些东西。”

  “不然以他的小心和谨慎,哪会傻乎乎跟别人一起对叶堂下手。”

  他作出自己的判断:“万一被人出卖了,他们可就当场死翘翘。”

  叶凡点点头:“没错,以辰龙的老奸巨猾,没点信任度,不会鲁莽跟人联手。”

  “可惜被他跑了。”

  叶镇东淡淡一笑:“这王八蛋,身手没多少长进,二十多年还没突破地境巅峰,但心思却越来越狡猾。”

  “全身上下都是暗器毒烟,一不小心就会被他暗算。”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身手还没重返巅峰,杀些小喽啰不费吹灰之力,遭遇辰龙这样的滑头还是棘手。”

  “不过我这次拦截还是收获不小。”

  “我跟辰龙激战时有人放冷枪,我追击他们时,枪手面罩掉落,我看到了他的面孔。”

  他压低声音:“你知道是谁吗?”

  叶凡眼睛微微一亮:“是什么人?”

  “郑天骏……不,应该说是熊天骏。”

  叶镇东把一张通缉头像递给叶凡:“就是上次模板事件后,你们四处要挖出来的人。”

  “他?”

  叶凡微微惊讶,看着头像很是意外:“这家伙不是离开宝城了吗?怎么又在慈航斋出现,还跟辰龙在一起?”

  “我也不知道他目的,但我昨天看到的确实是他。”

  “他也确实跟辰龙交好。”

  叶镇东目光深沉起来:“这里面的水,深啊!”

  确实深!

  叶凡微微皱起眉头:“在我认知里面,郑天骏和幕后黑手是一伙的,他们通过美钞模板对唐平凡下手。”

  “唐平凡吃大亏,震怒,就让交情不浅的乌衣巷派出辰龙追杀背锅的我。”

  “辰龙跟郑天骏应该是对立的,怎么会搅和在一起?”

  “莫非辰龙不是唐平凡派来杀我的?”

  “如果不是唐平凡要他杀我,辰龙这么大阵仗对付我又为了什么?”

  叶凡眼里有着不解:“幕后黑手干吗这样想要我死?”

  叶镇东笑了笑:“我也看不透,不过我已经撒出人手,不惜代价挖出辰龙。”

  “辰龙是老油条,要想挖出他不是容易的事情。”

  叶凡眼里闪烁一抹光芒:“而且我中的冬蛰,我感觉跟陈轻烟……”

  他正要说跟陈轻烟有关系,却突然停止话题望向了门口。

  视野中,门口又多了一辆红色宝马,接着车门打开,一个婀娜多姿的红衣女人出现。

  香车宝马,很是夺目。

  正是被叶凡打过一巴掌的陈轻烟。

  看到陈轻烟出现,叶镇东的笑容渐渐收敛,缓缓靠回了椅子,神情恢复了淡漠。

  “镇东,镇东……呀,叶凡也在啊?”

  陈轻烟一边向院子走入,一边轻声呼唤着叶镇东的名字。

  她显然很熟悉这院子,轻车熟路进来,看到叶凡还笑着打招呼:“又见面了。”

  叶凡微微眯眼,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牛叉,昨天很大概率捅自己一刀,今天却依然能够笑容相迎。

  而且一口一个镇东,好像叶镇东还是她的男人一样。

  “是啊,夫人,又见面了。”

  叶凡绵里藏针开口:“昨天一巴掌还疼吗?真是不好意思,年少轻狂,冲动了一点。”

  没找到对方算计自己的证据,叶凡无法发难,只能刺激陈轻烟一句。

  “没事,我这张脸被人打多了,以前做记者的时候,被同行扇,被匪徒扇,被权贵扇。”

  “也就是认识镇东以后没人敢再欺负我。”

  陈轻烟毫无怨毒,巧笑倩兮走过来:“分手后,虽然我贵为东王夫人,但也开了金媛会所。”

  “开门做生意,难免磕磕碰碰,为了和气生财,我又挨了不少大人物或愣头青的耳光。”

  “可以这么说,金媛会所多大成就,我这张脸就挨了多少耳光。”

  “被叶神医打几下又有什么所谓呢?”

  “再说了,当年是我对不起镇东,被他侄子扇两次,算是我还债。”

  陈轻烟笑着回应叶凡,还摆出自己的心酸,想要引起叶镇东的同情。

  叶凡冷笑一声,果然是记者出身,不仅脸皮极厚,还懂得向男人卖惨。

  “陈轻烟,你来这里干什么?”

  叶镇东微微睁眼:“有事开门见山,没事请出去。”首发..m..

  “镇东,我今天过来,主要是好久没有见你,想要聚一聚。”

  陈轻烟上前几步,拿起茶壶给叶镇东倒茶:“同时化解你对我怨和心结……”

  叶镇东伸手护住茶杯:“说事!”

  茶水无法倒下去。

  陈轻烟苦笑一声:“不肯给我弥补的机会吗?”

  叶镇东语气淡漠:“说!”

  陈轻烟神情犹豫了一下:“放过我儿子!”

  叶镇东不为所动:“凭什么?”

  “他是我儿子,罪不至死,而且境内十六署你说了算,有罪没罪你一念之间。”

  陈轻烟也没有再虚与委蛇:“我不希望我儿子就这样毁掉。”

  “而且他也可以算你半个儿子,因为他是你跪求药丸换来的孩子,你让他出生,你又毁掉他,算什么?”

  “最重要一点,他的平安,也是叶堂的稳定。”

  她提醒着叶镇东:“东王正为叶堂卖命,叶金锋有事,叶堂也会动荡……”

  “别跟我说这些!”

  叶镇东很是直接:“你能付出什么?”

  陈轻烟一愣,似乎没想到叶镇东冒出这问题,这有点不符合叶镇东的性格。

  不过她很快抬起头:“只要你放了我儿子,我愿意付出一切我能付出的代价。”

  “把金媛会所给叶凡,今天就给叶凡。”

  叶镇东眼里闪烁一抹光芒:

  “我不仅放了叶金锋,我还会放了杨破局、叶飞扬,还有……”

  “齐轻眉!”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