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不得不死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6-11 01:48: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嗯……”房门无声再开,让禅房变得更加幽深。

  叶凡眼皮一跳,感觉虚空中,一股磅礴力量向他抓了过来,仿佛如来佛的手攒住了孙悟空。

  一股说不出的窒息感让叶凡大汗淋漓,脸色苍白。

  只是叶凡没有任人宰割,咬牙停住了身子,释放出一股宁折不屈的强势。

  她强我更强。

  如果说叶凡之前只是还没出鞘的宝刀,那么此刻,他就是一把锋芒毕露的绝世神兵。

  “呼”那股厚重的浩然气息,仿佛被叶凡瞬间撕裂了一道口子,再也无法对叶凡的心境产生丝毫影响。

  “赤子神医,医武双绝,诚不欺我。”

  一记听不出感情的沧桑声音从禅房传出:“叶凡,你让我很意外,你算是年轻一代,唯一能挡住我威压的人了。”

  “假以时日,你的武道成一定惊震天下,很大概率高于那条半路出家的狗。”

  她罕见露出一抹欣赏:“百年难得一见的好苗子……”叶凡忙松了一口气:“谢谢老斋主赞誉。”

  此刻,白衣女子等人已经赶赴到叶凡身后,手持利器杀气腾腾盯着叶凡。

  只是看到洞开的禅房,她们又赶忙退后几步,收敛杀意,毕恭毕敬低头。

  她们显然知道老斋主被惊醒了。

  “叶凡,你跟叶堂的恩恩怨怨,跟慈航斋的打打闹闹,我没有兴趣理会。”

  老斋主话锋一转:“师子妃也会全权处理好此事。”

  “但你今天擅闯通天古寺一事,你就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老斋主语气很是淡漠:“如果不能让我满意,我就让叶天东、赵明月他们给我一个交待。”

  “扑通”听到老斋主的问责,叶凡毫不犹豫跪下:“老斋主,今日鲁莽闯入,不是叶凡想要得罪,而是人命关天,叶凡逼不得已才冲进来冒犯老斋主。”

  他咚咚咚三个响头表示自己歉意。

  看到叶凡这个样子,白衣女子、灰衣尼姑、青衣女子她们神情缓和些许,眼中敌意也无形中削减。

  老斋主淡淡开口:“叶神医医武双绝,富可敌国,人脉通天,还有你解决不了的事?”

  “我妻子唐若雪不小心摔倒,血崩让身体流血严重,威胁着她和胎儿的性命。”

  叶凡抬起头揪心揪肺的开口:“而她的血又是极其罕见的a3血型,整个神州乃至国外都没有库存储备,具有这种血型的人也屈指可数。”

  “若雪现在情况危急,虽然我护住了她的心脉,但必须尽快得到a3血输入,不然很可能一尸两命。”

  “时间紧迫,我没有法子,只能厚着脸皮来求老斋主。”

  “希望老斋主能够援手一把。”

  他又咚一声磕头:“只要老斋主能够救人,就是把叶凡碎尸万段,我也无怨无悔。”

  “放肆!”

  没等老斋主出声,白衣女子就窜了上来,一脚把叶凡踹飞出去。

  “叶凡,你脑子进水吗?

  找老斋主输血?”

  “先不说慈航斋跟你恩怨不休,也不说双方无亲无故,就说老斋主这个年纪,你也好意思让她输血?”

  “你妻子是命?

  老斋主就不是命?”

  她又是一个箭步上前,一巴掌打在叶凡脸上:“滚!”

  灰衣女子她们也都齐齐呵斥:“滚!”

  叶凡先是跌飞四五米,吐出一口鲜血,接着脸颊又一痛,多了五个指印。

  只是他没有抵抗,换成他在慈航斋立场,只怕也会拳脚相交,让八十多岁的老人输血,实在是大逆不道。

  老斋主没有出声,没有恼怒,也没有阻拦,似乎饶有兴趣等着叶凡应对。

  “我知道对老斋主很冒犯,只是事关她们母子,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一试。”

  叶凡擦掉血迹喊道:“老斋主,只要你援手一把,我一定铭记你的大恩大德,哪怕做牛做马都行。”

  “而且我不需要抽很多血,只要三百毫升就够,有这三百毫升补充,我就能让若雪的血重新进入正轨运行。”

  “老斋主,希望你能帮帮我。”

  对于叶凡来说,只要三百毫升的血,他就能让唐若雪如鱼得水一样平安没事。

  “三百毫升?”

  叶凡话音一落,白衣女子又是啪一声一巴掌,毫不留情打在叶凡脸上怒道:“一个成年人的总血量约为四千到五千毫升,安全的献血量是一次两百毫升,最多不过四百毫升。”

  “你让老斋主给你三百毫升,你是想要老斋主死吗?”

  让八十多岁的老人抽三百毫升的血,白衣女子如非没有老斋主指令,不然一巴掌就把叶凡拍死了。

  叶凡没有捂着脸没有反驳,只是目光哀求看着禅房:“老斋主,帮帮我。”

  青衣女子她们也都很生气,恨不得上来痛揍叶凡一番。

  这些年,她们见过无数个要老斋主帮忙的人,但像叶凡这样疯狂的家伙却还是第一次见。

  白衣女子跟着出声:“师父,不用理会这种疯子,我把他丢出山门。”

  她伸手要拉叶凡的衣领,准备把他拖出去丢山下。

  “徐芷若,住手!”

  老斋主淡淡喝止白衣女子:“佛门禁地,不要打打杀杀。”

  白衣女子身躯一颤,收敛怒意,退后几步:“师父教训的是,芷若明白。”

  叶凡嗅到一抹转机,忙冲过去又跪在门口。

  “叶凡,如果我不帮你,你是不是就要发飙,大闹慈航斋?”

  老斋主对着跪在门口的叶凡淡淡开口:“甚至冒险拿下我抽血给你妻子输血?”更新最快s..sm..

  “叶凡不敢!”

  叶凡咳嗽一声:“一是叶凡打不过老斋主,对老斋主动手完全就是自取其辱。”

  “二是老斋主救人是情分,不救是本份。”

  “三是让老斋主输血,叶凡已经不算东西,再刀兵相见,叶凡就畜牲都不如了。”

  “若雪她们也不会接受我靠穷凶极恶抢来的血。”

  叶凡很是坦诚:“所以我只能恳请老斋主成全。”

  老斋主平静开口:“我不成全你,你又找不到血,你岂不是眼睁睁看着妻儿死去?”

  “她们死了,我会跟着她们一起死,毕竟是我没照顾好她们。”

  叶凡神情多了一丝黯然:“只是一起死之前,我要尽百分百努力,比起死亡,我还是希望她们感受这世界的美好。”

  他真心希望,孩子能够平安出世,看看这繁华世界。

  “现在的你,功成名就,富贵荣华,正是最得意最风光的时候。”

  老斋主轻声一句:“你会跟着她们一起死?”

  叶凡毫不犹豫点头:“会!”

  老斋主补充一句:“你愿意为她们付出一切?

  包括你的财富、自由和生命?”

  叶凡斩钉截铁:“只要不涉及叶凡底线,我愿意付出一切能够付出的。”

  老斋主又是一声:“救了唐若雪母子,让你离开她们,你能做到?”

  叶凡咬着嘴唇:“能!”

  老斋主没有出声,她似乎想起了自己的情根深种,想起了自己的无怨付出,想起了自己的至死不渝。

  何其相似?

  禅房重新陷入了沉默,只是掠过的晨风,让院子多了几分呼啸。

  庄芷若她们跟着沉寂,一不发。

  叶凡也没再多嘴,安静跪在门口,等待着老斋主的最后判决。

  成全或者死亡,一念之间。

  天色渐亮,一缕阳光破云而出,刺入了幽暗的禅房。

  “嗖”几乎同一时刻,一物飞射而出,落入叶凡的怀里。

  接着,老斋主沧桑威严的声音渐行渐远:“叶凡,记住了,你欠我一个天大人情!”

  “将来,我要你活,你不得不活,我要你死,你也不得不死……”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