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叶凡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齐轻眉必须死

小说:王婿叶凡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6-11 01:48: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崔东浩风波落寞,金媛会所恢复了平静。

  半个小时不到,现场就被收拾干净,不仅林依依消失不见,连一丝血迹都找不到。

  占地极广的金媛会所依然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但很多人都知道金媛会所易主了。

  齐轻眉以她的铁血和残酷,加上叶凡给予的庇护,牢牢掌控了会所上上下下。

  陈轻烟对燕大海他们的影响固然存在,但已经无法动摇齐轻眉的地位,也没有人敢对她阴奉阳违。

  齐轻眉现在的指令比陈轻烟还好使。

  “一百颗子弹,九十九颗给敌人,一颗给自己……”晚上十一点,洛非花所在花园,叶金锋握着手机怒极而笑:“这齐轻眉还真是一条好狗,枉费我以前一直把她当妹妹看待。”

  “早知道她是这副走狗嘴脸,我们就不该把她也救出来,让叶镇东把她关押到死。”

  “还有那叶凡,当初在望子花园,我就该不管不顾带飞蛇小队开枪。”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是东王之子,也是金媛会所继承者,现在被叶凡夺去,齐轻眉还助纣为虐,叶金锋就怒火腾升。

  陈轻烟没有说话,只是在大厅中走来走去,俏脸阴沉如霜。

  她心里很清楚,今晚冲突过后,她对金媛会所的掌控就有变数了。

  叶禁城也是一不发品着红酒。

  他的对面,还坐着叶飞扬。

  “千算万算,没算到叶凡跟权相国的交情。”

  洛非花也靠在吧台给自己倒了一杯波尔多红酒:“不仅没借崔东浩这把刀杀到人,还让齐轻眉借机杀鸡儆猴。”

  “还牺牲了林依依这样一枚重要棋子。”

  比起众人的阴沉,洛非花要恬淡很多,似乎已有失败的心理准备。

  “叶夫人,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陈轻烟停下了脚步,望着洛非花淡淡出声:“虽然用金媛会所换回叶金锋他们已经很满足,但怎么说也是我苦心经营多年的大本营。”

  “那里不仅是我金钱的来源,还是情报交换中心,作用比得上半个蔡家,这样被叶凡他们轻易掌控太让人不甘了。”

  “而且如果被叶凡他们捏在手里,很可能成为掉转头来对付我们的利器。”

  她提醒洛非花他们一句:“一进一出,咱们可是亏大发了。”

  洛非花又是幽幽一叹:“如果没有齐轻眉,叶凡一年都未必能掌控会所,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叶凡还真是阴险。”

  “齐轻眉那个贱人,不仅认贼作父,还忘恩负义。”

  一直沉寂的叶禁城听到齐轻眉,眼里又止不住掠过一抹凌厉:“她就不想想,当初是谁把她送进去的,她就不看看,是谁耗费人力物力救她出来。”

  “就因为一个名份,她就这样背叛我,不仅成为叶凡一条凶恶的狗,还专门撕咬我们这些对她好的人。”

  “她跟卫红朝一样,就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他差一点又捏碎了玻璃杯,无论怎样告诫自己要泰然处之,但涉及曾经并肩作战过的齐轻眉,还是难于压制怒意。

  “两位夫人,叶少,我知道你们心里震怒,其实我也恨不得叶凡死。”

  这时,叶飞扬站了起来,神态儒雅从容:“只是现在不是发泄情绪和怨恨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我们要尽快把局势稳定下来,不能让它继续恶劣下去。”

  他轻声提醒着众人:“我们必须尽快做三件事。”

  叶禁城恢复了冷静:“飞扬,哪三件事?”

  “第一,东王夫人今晚之前,肯定认定会所只是易主十天半月,迟早会回到你手里……”叶飞扬望向了陈轻烟:“这意味着会所很多重要东西和核心机密没有及时运出来。”

  “咱们必须尽快解决,不然齐轻眉他们稳住会所阵脚后,就会进一步窥探会所内在东西。”

  “一旦夫人没有转移的机密落在叶凡他们手里,那才是对东王夫人的毁灭性打击,十几年给人做嫁衣了。”

  他笑了笑:“如果我估计错了,夫人可以忽略。”

  陈轻烟想到地下黑室,俏脸微微一变。

  她想要说不会有什么事,但心里莫名没了底,齐轻眉今天的表现让她有了忧虑。

  “夫人,看你神情,里面应该还有很多重要东西。”

  叶飞扬捕捉到陈轻烟神态开口:“具体是什么,我也不追问了,只是希望你尽快把它转移。”

  陈轻烟点点头:“我会尽快处理。”

  她没有点出具体是什么,虽然大家都非常熟,但并不意味着没有秘密。

  “第二件事,我不知道夫人在金媛会所留了多少死忠。”

  叶飞扬走到中间:“非常时期,希望你通知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齐轻眉做事向来狠辣无情,现在风头正盛又心怀怨恨,任何人冒出来捣乱,都会被她毫不留情铲除。”

  叶飞扬又提醒陈轻烟一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陈轻烟微微点头:“我会让他们暂时安份。”

  叶飞扬话锋一转:“第三件事,我们要对崔东浩尽快补偿。”

  叶金锋皱起了眉头:“对那人渣补偿什么?

  他是被叶凡和齐轻眉打断双手的,关我们什么事?”

  “确实是叶凡他们废了崔东浩。”

  叶飞扬拿出手机,打开一个投影仪,随后把崔东浩在医院的现状播放出来。

  双手折断,满脸怨毒。

  “但他去会所闹事,是受了陈猛和林依依他们做局,而陈猛和林依依又是两位夫人的人。”

  “崔东浩虽然好色纨绔,但他们的家族不是蠢货。”

  “权龙交出会所钻石卡,就表示他已经怀疑被人设局,崔家一定会深入调查此事的。”

  “因为权相国的关系,崔家不敢对叶凡发飙报复,必然会把怒火连本带利倾泻到我们身上。”

  “少壮派不怕崔氏财阀,但双方撕裂关系不是明智之举,我们在南国还有好几个电子厂呢。”

  叶飞扬把事情揽了下来:“这事就交给我吧,我跟金志豪交情不错,可以让他帮忙说服崔东浩。”

  众人沉思,良久,叶禁城点点头:“好,飞扬,你全权处理此事,要钱要人尽管说。”

  “谢谢叶少信任。”

  叶飞扬微微鞠躬,脸上带着恭敬开口:“其实还有一件事,也就是我最想说的事情。”

  “月底就是叶门主大寿了,我们最近不能再搞事了。”

  “我们这两个月已经犯错够多,死的死,伤的伤,关的关,走的走……”“如果再弄出一件不可收拾的事情,叶少在主寿宴上位一事,就可能被叶门主找机会拒绝掉。”

  “我们要血气方刚,但也要大局为重。”

  他劝告着众人:“不需有功,只要无过,就能达到人生巅峰的路,何必节外生枝呢?”

  “叶凡可以不招惹!”

  叶禁城一口喝干净红酒:“但齐轻眉必须死!”

  ,read3;